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番外·港湾(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有生子情节。
狗博带新兵顺便秀恩爱的故事,这是最后一篇番外w

“听说负责带我们这一届的二师师长,是联邦史上唯一的Omega将军。”
“是那位打败了八岐大蛇的源博雅少将吗?他的机甲看起来很酷!”
“好想知道他本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啊……”
在一艘驶向平安联邦新兵训练营的飞船上,一群满怀好奇心的新兵们正低声议论着他们未来的教官。
“安静。”一道清冽的嗓音响起,宛如碎冰散落,在水面荡起丝丝涟漪。
一言过后,全场肃静。新兵们望着那名身穿黑色军服的女军官缓缓走来,目光从她佩戴的少校肩章上轻轻扫过。
“离抵达训练营还有五分钟。”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所在的部队是二师七团一营,我是营长雪女。希望你们遵守军纪,保持安静,别给一营丢脸。”

当新兵们一一走下飞船的时候,大天狗和源博雅等人已经在训练营外列队等候了。
夏日炎热的风从源博雅身旁刮过,吹起了他额前鲜红的刘海。他将飞扬的马尾拂到了肩后,在众人的注视中,昂首阔步地走上了训练场中央的台阶。
“欢迎来到新兵训练营,我是二师师长源博雅。”源博雅对着麦克风朗声说道,“首先,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个事实——从军校毕业,并不等于已经直接进入了军队。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将有三分之一的人会被淘汰。”
被淘汰的原因无非就是两种,一是体质或精神力的最终考核不合格,二是违反军纪——比如在考核中作弊,私自斗殴,恶意分裂团队等。

1703号新兵是二师七团一营的其中一员。他很早就已经觉醒了Alpha的性别,再加上天赋出众,因此在同届的军校生中显得出类拔萃。
由于训练新兵的人手不足,即使大天狗和源博雅身为师长,也需要亲自带领新兵,而不是只负责演讲以及制定训练计划的工作。
在各个部队有序地解散离场以后,他们便正式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1703被分配到了源博雅带领的部队。他对这位传说中的将军并不感兴趣,甚至因为对方的崇拜者数量实在太多,而对源博雅本人的实力产生了一些怀疑。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获得了无数赞誉的源博雅将军,是否真的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今天的第一个任务是体能训练。我已经查看过你们所有人的体质测试成绩……”
他漫不经心地听着源博雅的话,出于逆反心理提出了质疑:“体能训练到底有什么用?反正我们以后都是要开机甲的,近身格斗、枪械操作这些,根本没有训练的必要吧。”
源博雅被他出言打断了话,也不恼怒,只是解释道:“体质是驾驶机甲的基础。如果没有S级别的体质,那么你连登上机甲的资格都没有。机甲并不能随身携带,在脱离机甲的情况下,就需要依靠格斗和射击能力生存下去。”
“我拒绝。连你们这些柔弱的Omega都能驾驶机甲,凭什么我们Alpha还要训练?”
“1703号,出列。”源博雅不再理会他的胡搅蛮缠,直接下令道:“违抗长官命令,原地俯卧撑30个。”
1703意识到自己玩脱了,连忙试图解释:“我不是……”
“俯卧撑60个,马上开始。”回应他的是源博雅毫不犹豫的加罚。

1703担心自己再被加罚,只好俯下了身,双手支地,一边数数,一边做起俯卧撑来。
“1,2,3……”
源博雅笔直地站在他身前,赤色的双眸从那些新兵身上一一掠过,令他们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的声音。
1703正专心地做着俯卧撑,忽然觉得背后似乎有一道冰冷的视线牢牢盯住了自己。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只觉背脊发凉,又不敢回头去看。
60个俯卧撑,对于一名优秀的军校生而言,并不是难事。他做完了俯卧撑,刚爬起身来,就听见了源博雅的声音——
“1703号,军人的职责是什么?”
“……是服从。”新兵自知理亏,垂眼答道。
源博雅微微颔首。“但愿你以后能记住这一点,归队吧。”

“之前是哪个不守纪律的小子被罚了?”吃午饭的时候,军官们纷纷议论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我很少看见博雅将军罚人呢。”负责带领隔壁三连一排的白狼少尉说道,“也不知道那个新兵究竟做了些什么。”
“1703。”大天狗准确地说出了对方的编号,淡淡开口:“我会让他明白,什么才是一名新兵该有的样子。”
“……”被大天狗这种记仇的妖怪惦记上了,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大家都在啊。”源博雅端着餐盘走了过来,自然地在大天狗身旁的空位上坐下。他看着沉默不语的众人,疑惑道:“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唔,大概是因为……今天的菜太好吃了吧。”山兔说罢,夹起一片香芋堵住了自己的嘴。

经历了上次的被罚事件后,1703开始变得收敛许多,不再试图挑战源博雅的权威。
他本来以为,这位有名的Omega将军会因为那件事而耿耿于怀,并在日后的训练中故意刁难他——
毕竟那些皇室后裔都娇贵得很,哪里容得下这种冒犯的行为?况且源博雅看起来就不太好惹,并不像那种温和贤惠的Omega。
然而,1703很快就发现,其实是自己想得太多了。源博雅每天照常带兵训练,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哈哈哈哈哈,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激怒他吗?真是的,你也太低估一位将领的胸怀了。”源博雅的某位崇拜者如是说道。

“今天的训练任务是近身格斗。你们自己选择同伴,两人一组进行对战。”源博雅清了清嗓子,“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和我交手……前提是,不怕被我打进医务室。”
刚从军校毕业的新兵,都是一些血气方刚的少年。他们一听见源博雅傲气十足的话语,立刻就被激起了斗志。
“请源将军赐教。”一名新兵走到源博雅面前,摆出了准备进攻的架势。
“开始吧,我让你三招。”源博雅并不攻击对方,只是敏捷地闪避着他的攻势。三招过后,他看准了新兵下身的破绽,使出一记利落的扫堂腿,迅速摞倒了对方。
“下盘不稳,需要加强防御能力。”他看着新兵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腿部的模样,扬声道:“6590号,扶他去医务室上点药。下一个。”

话音刚落,1703便冲上前去,迎面挥来一记直拳,带起凛凛风声。
“不错的爆发力,可惜动作太慢。”源博雅侧身闪过,随即猛然出手,闪电般擒住对方臂膀,来了一个保留实力的过肩摔。
落地的瞬间,1703仿佛听见自己身上的骨头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这怎么可能?”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无济于事。“我可是Alpha!”
“Alpha?”源博雅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一双暗色军靴映着烈日的光辉,熠熠闪烁。“你的体质等级是什么?”
“……A级。”1703的声音低了下去。
“我的体质等级是SSS。”源博雅双臂环胸,嗤笑了一声:“现在,你还认为Alpha不需要参加体能训练吗?”

大天狗所在的一师,训练场地与二师离得有点远。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随时关注源博雅那边的情况。
偶尔中场休息的时候,源博雅也会遥遥朝他这边望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今天是练习近身格斗的日子。”大天狗开口道,“博雅看起来很开心。”
“每一个对博雅少将不服气的新兵,最后都会被他打到心服口服。”三尾狐抿嘴笑道,“这次又有好戏看了。”
大天狗在休息时间频频望向二师场地的举动,已经引起了一师许多新兵的注意。
他们经过一番讨论后,得知两位师长原来是结婚多年的伴侣,都觉得有些惊讶。而仔细一想,又发觉这完全就是合情合理的——
毕竟他们两人站在一起时,是那样地般配。

1703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喜欢上那位强大又帅气的源将军的。他只知道自己的视线始终追随着对方,从一开始的叛逆逐渐转变成了崇拜。
最后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完全无法将目光从那个无比耀眼的人身上移开了。
——十几年来,他第一次有了暗恋的对象。多么青涩的初恋,而且对方还是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的教官。
师生年下,这听起来真是太刺激了。
“鬼使黑上尉。”1703找到了自己的连长,私下询问对方:“请问我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才能在训练结束后加入源将军的部队?”

“嗯?你想加入他的部队啊,真有志气。”鬼使黑挑了挑眉,“不过,雅乐部队的审核标准可是很严格的。”
1703摇了摇头。“没关系。只要能够追求源将军,我愿意为此付出努力!”
“追求?你就不怕被大天狗将军打死吗?”鬼使黑一脸惊讶地问道,“那可是他的伴侣啊。”
“伴侣……”1703顿时陷入了茫然的状态中,“联邦史上唯一的Omega将军……居然就这样嫁人了?”
所以说,他的初恋……其实是别人的对象?
鬼使黑哈哈大笑。“得了吧,人家七年前就结婚了,连孩子都生了两个了。我喝喜酒的时候,你们这些毛头小子还在读军校呢。”

为期两月的新兵训练即将结束,为新兵们分配部队的工作也随之开始进行。
鬼使黑看着1703优异的成绩以及他选择的部队,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将此事告知大天狗。
“大天狗。”鬼使黑在对方敞开的宿舍门前敲了两下,“有一位新兵暗恋源博雅,还想申请调到他的部队。我告诉过他,源博雅已经结婚了,可是他依然没有更改分配申请。”
“哦?”坐在办公桌前的大天狗抬起头来,暗沉的眸中泛起了波澜。“是谁?”
“1703,就是当初被罚的那个小子。”
大天狗支着下颚,不假思索地说道:“那就把他调来我的部队。”

今天是新兵训练结束的日子。与双亲分离了两个月的源清风和源雅乐早早就来到了训练营,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们。
“清风都长这么大了,我记得当初你还躺在摇篮里呢。”喜爱孩童的姑获鸟走过来抱了抱他,又抱了抱源雅乐。“雅乐真可爱,和博雅少将长得太像了。”
七岁的源清风牵着一岁的源雅乐,稚嫩的脸上隐约透着父亲淡雅的风骨。他礼貌地向姑获鸟道谢,随后询问道:“姑获鸟阿姨,请问我们的父亲和爸爸在哪里?”
“两位少将正在参加新兵训练的闭幕仪式,稍后就会回来。”姑获鸟让他们在休息室内坐下等待,“我拿些点心给你们尝尝吧。”

部队解散后,大天狗和源博雅刚离开操场,就看见他们的两个孩子朝这边走来。
“父亲!爸爸!”源清风扑到了他们身上,明净的蓝眸中满是喜悦。“我好想你们啊……”
“拔,拔……”源雅乐咬着手指头,含糊不清地叫道。
“雅乐,别咬手指。”源博雅倾身抱起了幼小的孩子,耐心地劝说:“咬手指会生病的。”
大天狗轻轻将源雅乐含在口中的手指拉了下来,将他交给源清风照看,然后无视孩子们的感受,直接捧起源博雅的脸吻了上去。
当其他新兵陆续走出操场时,看到的就是他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情景。
然而,真的是其乐融融吗?
源清风神情冷淡地看着两位父亲当众拥吻,伸手捂住了弟弟的双眼,感觉自己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卧槽,原来两位少将已经结婚的传闻是真的!”“我快要瞎了,军需品里面怎么就没有墨镜呢?”“你别说,这一对看起来还挺养眼的……”
在看着大天狗和源博雅相拥而吻的那一刻,1703就已经完全死心了。他知道,那个强大的男人是自己永远无法战胜的。
这时,大天狗暂时放过了被吻得脸色通红的源博雅,神色骤冷,朝他投去了充满警告意味的一瞥——就像是被人侵犯领地的野兽,危险的眼神令他不寒而栗。
他怎么就忘记了……天狗一族可是古地球时期就已经存在的妖怪,拥有极其可怕的力量。
新兵尚未开始的初恋,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什么霸道教官爱上我,都是假的……霸道教官爱着别的教官才是现实。

“博雅,我们回家吧。”大天狗右手牵着源雅乐,左手牵起了源博雅的手。朝阳将他湛蓝的眼眸染成了淡淡的金色,宛如传说中高贵优雅的神祇。
自从成家以后,他和源博雅便不再经常住在军部,毕竟他们两人需要一些隐私的空间。
“嗯,回家。”源博雅右手与大天狗紧紧相握,左手拉着源清风,缓缓走向了停靠在训练营外的飞艇。
进入飞艇后,两人不约而同地脱下了军帽和手套,露出戴在无名指上的婚戒。两枚银白色的戒指轻轻交碰,在温暖的阳光之下交相辉映。
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能有一个让心灵停下来歇息的港湾,这种感觉真好。

(完)

评论 ( 16 )
热度 ( 62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