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番外·雅乐(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有生子情节。
关于二包子的番外w这篇居然比第九章还长,我的脑洞真是……

“滴,滴滴——”
通讯设备响起的时候,大天狗正在军部的机甲训练室中进行模拟战斗。他摘下头盔,暂停了战斗画面,然后接通讯号:“我是大天狗,有什么事?”
“大天狗少将,不好了!”白狼焦急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来,“博雅少将在会议室晕倒了!”
“什么?”大天狗闻言一惊,随即关闭了面前的模拟训练机,匆匆赶往会议室。
源博雅的身体一向很好,这种突发性昏厥的情况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
他们平时经常锻炼,即使再忙碌也没有错过军部每年的例行体检,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得重大疾病才是……

大天狗赶到了会议室,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就连室内的灯也都熄灭了,四下漆黑一片。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懵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博雅既然晕倒了,那肯定是被其他人送到医疗室了,他应该直接去医疗室才对。
果不其然,当大天狗走到医疗室门外时,他看见了正在外面等候的安倍晴明、神乐和白狼等人。
“情况怎么样?”他上前询问安倍晴明。
“会议刚刚结束,博雅突然在起身的时候昏了过去,目前还不清楚具体状况。”安倍晴明安慰道,“看起来不是很严重,你不用太担心。”
医疗室的门很快就打开了,惠比寿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慈祥的笑容让他们感觉安心了几分。

“博雅他不要紧吧?”大天狗问道。
“博雅少将没事,只是因为过度劳累,有些感冒。”一旁的桃花妖细心叮嘱道,“孕期不能随意用药,建议采用自然疗法。”
大天狗正要点头应下,却又忽然愣住——
“等等,你刚才说……孕期?”
“没错,胎儿已经6周了。”桃花妖浅浅一笑,“恭喜大天狗少将,你们要迎来第二个新生命了。”
“可是……我明明已经结扎了。”大天狗的脸上看不出半分喜悦,有的只是紧张和担忧之色。
“即使已经结扎,也会有怀孕的可能。”惠比寿解释道,“目前还没有任何一种方式能够实现百分百避孕,只能尽量减少这种可能性。”
“或许这真的是天意呢。”八百比丘尼若有所思,“既然担心的话,就好好照顾博雅少将吧。”

大天狗走进了医疗室,留下来照看源博雅。他在床沿缓缓坐下,望着对方苍白的脸颊出神。
“……大天狗?”源博雅意识朦胧地醒了过来,认出守在自己身边的人,呢喃了一句。
“是我。”大天狗握住了他的手,“博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源博雅蹙了蹙眉。“还好,只是有点头晕。我这是怎么了?”
大天狗顿了一顿,继而答道:“你有些感冒,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是吗。我都多少年没有生过病了……真是稀奇。”源博雅无精打采地眨了眨眼。
“博雅……你怀着孩子,身体自然会虚弱一些。”大天狗略一犹豫,最终还是将真相告诉了源博雅。

“真的吗?”源博雅讶异地扬起眉,脸上随即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由于大天狗的坚决反对,他们每次欢好时都会做好安全措施,没想到这样竟然都能再怀上孩子。
大概这个孩子是真的与他们有缘吧。
源博雅轻轻将手掌覆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有点不敢相信,这里又孕育了一个新的生命。
大天狗表情复杂地望着这一幕,原本想说出口的话最终被关心所取代:“军部的事务我会帮你处理,机甲训练也需要暂停。这段时间你就安心休息,先把身体养好再说。”
“嗯……”源博雅点了点头,随后便在疲惫之中再度睡去,一夜安眠。

大概是出于心理作用,在得知自己再次怀孕之后,源博雅一闻到饭菜的味道就开始犯恶心,然后冲进盥洗室,吐得头昏眼花。
除了大天狗熬的白粥以外,他根本什么都吃不下,就连服用营养剂时,都会被那甜腻的味道弄得干呕不止。
考虑到源博雅如今摄入的营养严重不足,前来为他检查身体的桃花妖便取来吊瓶,给他打了一剂营养针。
大天狗看着源博雅日渐消瘦的模样,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他抚摸着恋人手背上的淤青,低声说道:“博雅,我们有清风就足够了。”
“什么意思?”源博雅直起了身子,戒备地抱着双臂,冷冷看向自己的伴侣。
“生产次数与风险成正比,我不想让你再去冒险了。”大天狗直言道。
“大天狗,你我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能升到少将的军衔,我这双手上究竟染了多少血,别人未必明白,但是你一定会懂。”
源博雅紧紧咬着牙,瞪视着站在自己身前的人,赤红的眸中腾起了一股怒焰。
“而现在,你居然想让我亲手杀死我们的孩子?”

大天狗还想说些什么,却见源博雅神色痛楚地捂着腹部,倒在了旁边的床上。
“博雅!”大天狗吓得不轻,急忙上前查看。“你没事吧?”
“滚!”源博雅怒吼一声,而后又疼得皱起了眉,身体微微弓起。“呃……别碰我!”
“博雅,对不起。”大天狗不顾源博雅的挣扎,从身后用力抱住了他,一遍一遍地道着歉。“对不起,我再也不说那种话了。”
直到源博雅渐渐平静下来,他才抚上对方平坦的小腹,轻声问道:“还疼吗?”
源博雅没有再推开紧抱着自己的人。他慢慢放缓了气息,伸手护住腹部,与大天狗十指相扣。
“不疼了。”

源清风发现,源博雅近来的脾气似乎有些暴躁。虽然他不至于无理取闹,但是发火的次数明显比以前有所增加。
“父亲,爸爸最近是吃了炸药吗?”源清风悄悄地询问大天狗。
“不,你爸爸只是怀孕了。”大天狗如实回答。
源清风歪了歪头。“怀孕?那是什么意思?”
“博雅的肚子里,有你的弟弟或者妹妹。再过半年,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了。”大天狗选用了一个最容易理解的解释方式。
“原来是这样啊!”源清风恍然大悟,然后又追问道:“那究竟是弟弟还是妹妹呢?为什么要等半年才会出现?”
“我们暂时不知道孩子的性别,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惊喜。”大天狗微微勾起唇角,“至于为什么要等半年……大概是因为,他比较害羞吧。”

比起怀着源清风的那时候,源博雅这一次几乎可以说是无忧无虑了,既没有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也没有出战与否的艰难抉择。
尽管随着腹中孩子的逐渐长大,他的身体负担也会随之加重,但是对于久经沙场、吃惯了苦的源博雅来说,这种事情并不算什么。
唯一让他感觉有些苦恼的是,自家Alpha好像得了产前抑郁症。
——没错,疑似患上了产前抑郁症的不是源博雅本人,而是身为Alpha的大天狗。
这可真是一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事。

大天狗被源博雅辗转反侧的声音弄醒时,天还没有亮。他打开了床头灯,伸手搂住怀里的人。“博雅,是不是腿又抽筋了?”
他看见源博雅捂着高耸的腹部,低低闷哼了一声。“肚子有点疼……”
“才刚满九个月,怎么会……”大天狗一个激灵,猛地坐起身来,按响了一旁的紧急呼叫铃。“不会是要早产吧?”
“呼,呼……你先别急。”源博雅轻声喘息道,“估计还要等几个小时呢。”
大天狗轻轻揉着源博雅变得坚硬的肚子,觉得手下的触感和上次有些不同——
他摸到的并不是熟悉的胎动,而是一个椭圆状的蛋壳。
他分明记得,之前B超检查的显示结果明明是一个胎儿,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蛋?

因为是第二次生产,源博雅这次只经历了六个小时的阵痛,便被送入了产房。
大天狗一直以来的担心成为了现实。源博雅的骨盆本就较窄,加上腹中的蛋壳太过坚硬,他挣扎了一天一夜都没生下来,只能临时改为剖腹产手术。
大天狗签手术同意书的时候,源博雅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他看着源博雅惨白的脸色,感觉自己签下的几个字都在发着抖。
“手术即将开始,请大天狗少将回避。”惠比寿取出了备用的麻醉剂。
“我想留在这里陪着博雅。”大天狗不愿离开半步。
“大天狗……”源博雅气若游丝地开口,“你出去吧。”
无论是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伴侣的身体被手术刀一寸寸地割开,恐怕都会承受不住。

由于源博雅的反对,大天狗最终选择了留在手术室外等候。
他注视着墙上的挂钟,眼见时针走过了一圈又一圈,开始不安地来回踱步。
直到他看见樱花妖手上拿着几个血包,匆匆从他身旁走过,才出声询问情况。
“博雅少将大出血,需要进行急救。”樱花妖说完后便快步走进手术室,阖上了那扇白色的门。
大天狗听着樱花妖说的话,只觉得脑袋里“嗡”地一声响,然后发觉天地都变成了一片茫茫的雪白。
“博雅——”

“嗯……怎么了?”
源博雅在大天狗怀中睁开了眼,迷迷糊糊地问道。
大天狗从噩梦中猛然惊醒,已然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住了睡在自己身旁的人,确认他是真实的存在,才放下心来。
“做噩梦了吗?”源博雅拍了拍他的背,放轻声音问道:“你梦见什么了?”
大天狗依然没有答话。他摩挲着源博雅指间的婚戒,心有余悸地说道:“博雅,我们不生孩子了,好不好?”
“孩子都快足月了,就算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源博雅十分不解,“到底发生什么了?”
大天狗从背后圈住了源博雅,双手放在他隆起的腹上,感受着生命神奇的律动。在这之后,他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仔细将梦中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源博雅。

源博雅听罢,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我不会有事的,你别自己吓自己啊。”
“我不管。”大天狗罕见地任性起来,“反正我就是担心你。”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生一个蛋?”源博雅扶额道,“而且我又不傻。疼了一天一夜才决定剖腹产,我的脑子是被激光炮射穿了吗?”
“博雅,到时候我只给你五个小时。”大天狗下定了决心,“要是进产房后五个小时还生不下来,就直接剖腹产吧。”
孕期嗜睡的源博雅实在是累得很,见他如此固执,也只能同意了。“那就这样吧。”
大天狗思索片刻,又改口道:“不,还是四个小时吧。我不想让你疼那么久。”
“这种事情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赶紧睡觉吧。”源博雅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直接将大天狗拖回了被窝,然后关灯睡觉。

大天狗与源博雅的次子,出生于百夜历二十六年的夏天,取名为源雅乐。
源博雅开始阵痛的时候,正值破晓时分,天色方明,鸟鸣清脆。恰好过了六个小时,桃花妖就过来告诉他们,可以准备进产房了。
——简直和大天狗的梦境一模一样。
“大天狗……你不用怕。”源博雅疼得满额是汗,还要分心安慰自己的恋人:“不信你摸摸看,这是孩子,真不是蛋……”
“我知道。”大天狗替源博雅按摩着酸胀的腰身,俯首吻去了他颊边淌落的汗滴。
“博雅,你不会有事的。”他的话像是在安慰源博雅,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源清风坐在产房外的长椅上,听着屋内不时传来的几声痛吟,垂眸问道:“爸爸生我的时候,也这样疼吗?”
“比这个疼多了。那时候我们在外面等了十个小时,而现在只过了两个小时而已。”安倍晴明答道。
源清风闻言,扁了扁嘴,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不住打转。
“晴明……”神乐不赞同地皱了皱眉,她觉得了解这种事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实在太残忍了。
安倍晴明淡淡摇首。“他身上流着博雅和大天狗的血,未来必定会成为平安联邦最优秀的机甲战士。如果连自己的出生都不敢面对,那他以后又要如何面对人生中的种种?”
“姑姑,我想晴明叔叔说得没错。”源清风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他抬手擦去眼中不曾落下的泪,毅然道:“我要变得比父亲和爸爸更强,否则就什么都保护不了。”

“博雅,再稍微坚持一会。”大天狗仔细为源博雅拭着汗,温柔地安抚正处于疼痛中的伴侣。
源博雅紧攥着产床旁的栏杆用力,直至阵痛平复,才缓缓放松下来。“现在……过了多久?”
大天狗抬眼望了望时钟,柔声回道:“两个小时。你别着急,很快就会生下来了。”
孩子,你一定要乖一点,别再折腾博雅了……
他握着源博雅湿冷的手掌,在心底暗自祈祷着。
这个孩子并未折磨源博雅太久,一个小时之后就顺利出生了。
“又是一个男孩呢,体重六斤二两。”桃花妖笑着将洗净的婴儿递给了大天狗,“他和博雅少将长得好像啊。”

当源博雅被送回房间时,在那里等候了许久的源清风立刻扑了上去,哽咽道:“爸爸,对不起……我爱你!”
躺在床上的源博雅抬起手臂,揉了揉源清风的头发。他猜到源清风大约是对弟弟的出生颇有感触,虚弱地笑道:“清风,我也爱你。对我来说,你是世界上第二重要的人。”
“那第一重要的人是谁?”源清风感觉自己被爸爸忽视了。
“当然是你的父亲啊。”源博雅说罢,与大天狗相视而笑。
大天狗搂紧了怀中的源博雅,随后展开双翼,将源博雅和两个孩子一同拢住。
源清风被双亲毫不留情地喂了一嘴狗粮,感觉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自从源雅乐学会说话后,源清风便感觉自己不再那么寂寞了——
那只是因为,家里能够陪着他啃狗粮的人终于又多了一个。
任何人第一次见到源雅乐时,都会忍不住惊叹,因为这孩子和源博雅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他拥有红黑色的头发,眸色鲜红,五官的轮廓和源博雅非常相像。
对于这个小一号的“源博雅”,大天狗真是疼到了心坎里。他没有见过幼时的源博雅,只能透过源雅乐来想象恋人从前那副倔强又可爱的模样。
每每看着眼前和自己无比相似的孩子,源博雅都会感觉颇为惊奇,就像照镜子一样。
血缘,真是一种奇妙的存在。

源雅乐很好地继承了源博雅的音乐天赋,年纪轻轻便会作曲,还擅长多种乐器。
更重要的是,他的军事能力也丝毫不逊于大天狗和源博雅,甚至还有超越两位父亲的趋势。
有人断言,等两位少将退役以后,源清风和源雅乐一定能够驾驶“苍空之翼”,而且默契势必更胜两人从前,因为他们是亲兄弟。
两名天才少年的出现,震撼了整个平安联邦,以至于多年后的军部中一直流行着这样一句话——
“不会作曲的机甲战士,不是好将军。”

————————————

这是番外2,写完番外3就全文完结了。
番外3的故事是,狗子和博雅一边带新兵,一边秀恩爱,一家四口闪瞎了整个师的新兵。新兵表示,霸道Omega教官爱上我的故事都是假的,教官爱着别的教官才是现实x
最后悄悄问一句,如果《苍空之翼》出本子,会有人想要吗?总字数5W+,定价大概是37RMB。
没有的话,我就印一本留着自己收藏w反正已经约好太太画封面了

评论 ( 33 )
热度 ( 60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