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忘了你的眼睛(狗博)

是刀不是糖,BE注意。

源博雅离开的那天,山中的枫叶染红了整片大地。
他如同往常一样倚坐在树下,身体却不再矫健有力,握弓的手也失去了昔日的力量。
霜华的颜色在他的鬓发上弥漫开来,无论是耀眼的鲜红,还是深沉的墨色,都已被丝丝缕缕的雪白取代。
所谓“人妖殊途”,并不是因为受世俗的眼光约束,而是不同的寿命让他们注定无法长相厮守。
“大天狗,你还是忘了我吧。”源博雅用尽最后的力气,抬头望了自己的恋人一眼。
大天狗置若罔闻,只是喃喃道:“博雅,我会找到你的转世。”
“你需要……给自己一个解脱。咳、咳咳……毕竟人的一生之中……不可能,永远只爱一个人。”
“哦?那么,妖怪呢?”
源博雅没再回答大天狗的话。他缓缓阖上双目,像是睡着了一般,脸上安详的表情让人不忍心再去打扰。
大天狗紧紧地将源博雅抱在怀里,直至他的身体变得冰凉,也不愿松开双手。

此后,大天狗始终没有再见到源博雅。
他曾在烈日之下跋山涉水,也曾在寒风之中展翅高飞。他飞到过最高的山峰上,也去过一望无际的深海边,寻遍了这世上自己能去的每一个角落。
他甚至想过,本为人类的源博雅转世会不会已经变成了妖怪,动物,或是植物。
他留意着每一只从自己身旁飞过的鸟儿,不忽略任何接近自己的妖怪,就连望见路边的野草,都要停下来看上几眼。
也许,那就是他的博雅呢?

冬雪落下的时候,大天狗依然能够清晰地忆起源博雅当初灿烂的笑容。
“喂,大天狗。”他用力拍着友人的肩膀,兴冲冲地说道:“我今天领悟了新的箭法,来跟我比试一场吧!”
“好啊。”大天狗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应并不热烈,只是像往常那样平静地站起身来,抱着期待的心情与源博雅开始切磋。
他总以为,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还有很长,所以并不需要铭记这短短的一刻。
“大天狗,你就等着吧,下次我可不会输给你的。”
每当熟悉的声音响起,那道鲜红色的身影便会自然而然地出现他身旁,周身像是笼罩着坚强不屈的光芒,让人移不开视线。
恍惚之间,大天狗竟觉得源博雅似乎还留在自己身边,从未离开过。

偶尔有旧时相识的妖怪路过,见他一副仿佛被掏空了灵魂的模样,不禁感慨:“如今这个魂不守舍的家伙,还是大天狗么?”
“已经不是了,他只是源博雅留下的一个影子而已。”他身旁的好友如是回答。
大天狗没有理会面前的两位妖怪,只是淡淡瞥了他们一眼。当他发现来者不是自己要寻找的人,便立即转身离去。
“真是个可怜的家伙。我想,现在他的眼里大概只看得见两种存在了——源博雅的转世,以及其他人。”

庭院中的秋枫红了一年又一年,已经逝去的故人却再也没有回来这里看过一眼。
大天狗跪坐在案前,一手执起黑子,一手执起白子,日复一日地与自己下棋,仿佛对面还坐着另一个人。
不下棋时,他便握着源博雅留下的那支竹笛,努力地回忆着对方笑起来的模样。
他笑的时候,应该穿着那身宽大的狩衣,手持弓箭,长长的马尾辫随风飘扬。他的眼睛……
博雅的眼睛……到底是怎么样的?
大天狗蹙起眉头,苦苦思索,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时隔千年,他早已忘却了恋人的容颜,只是仍旧固执地追寻着“源博雅”这个名字罢了。

大天狗放下手里的棋子,望着眼前寂寥的庭院叹了口气。
他想,源博雅大概是真的离开了,否则怎么会忍心留他独自熬过这千年的时光。
然而他依旧不死心,放任自己荒废时间,日复一日地在这庭院中等待,期盼着传说中的奇迹出现。
他唤来阵阵清风,将地上的落叶尽数扫去,以便源博雅回来时,能看到一个干净整洁的庭院。
直到妖怪漫长的寿命即将耗尽,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从红叶纷飞的那一日起,世间便再无源博雅此人了。
无论他再怎么寻找,或是等待,终究也找不回他当初所爱的那名贵族武士。
大概唯有一死,才能再见他一面吧。也不知道黄泉的路好不好走,希望博雅能够走慢一些,好让他来得及追上去。

又到了樱花盛开的时节,粉白色的落樱在风中翩翩起舞,继而徐徐飘零,散落满地。
死后能够被美丽的樱花瓣埋葬,也不失为一桩幸事。
“好想再和那家伙一起来看樱花啊……”源博雅曾发出过这样的感叹,如今却只能留下自己的恋人,孤身赏这樱开樱落。
大天狗饮着他们曾经一起品尝的葡萄酒,唇边扬起了苦涩的笑意。
他黑色的双翼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光泽,颓然垂落在身后,偶尔落下几片羽毛。
恍然间,他耳边响起了源博雅临终之前说过的话:“人的一生之中……不可能,永远只爱一个人。”
博雅,也许你的话是对的。
伴随着酒盏摔碎的声音,大天狗的手臂无力地垂到了地上,然后再也没有抬起来过。
——而像我这样的妖怪,却可以做到。

评论 ( 7 )
热度 ( 50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