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番外·清风(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有生子情节。
关于大包子的番外w

源清风今年五岁了。他拥有一头红黑色的短发,一双天空般蔚蓝的眼眸,体质A级,精神力S级,几乎可以说是完美地继承了两位父亲的优良基因。
源博雅无比自豪地表示,儿子之所以年纪小小就能拥有A级体质,都是他的功劳——
“毕竟大天狗那个家伙,刚入军校时测试出来的体质等级只有C啊。”
“真的吗?”源清风惊讶地叫道,“可是父亲看起来很厉害啊!”
源博雅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那是当然的,因为他现在的体质等级已经达到了SS。体质可以通过后天训练得到提升,精神力也是。”
“呿,就算你入学时体质等级达到A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要被人压。”一旁的鬼使黑抱着胳膊吐槽道。
源清风眨了眨眼,感觉有些疑惑。“爸爸,被人压是什么意思啊?”
“鬼使黑,你别教坏我儿子!”源博雅愤怒地抄起沙发上的抱枕扔了过去,结果被对方轻松躲过。

“该吃饭了。”大天狗端着刚做好的菜走了过来,招呼他们去吃午餐。
“原来已经中午了吗?那我得走了。”鬼使黑起身和他们道别,“毕竟我只是过来送一份机密文件的。”
“不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吗?”热情好客的源博雅出言挽留同僚吃饭。
“不用了,弟弟还在等我回去吃饭呢,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三口了。”鬼使黑心情愉悦地朝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去。
在饭菜诱人的鲜香之中,一家三口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准备享用今天的午餐。
“博雅,你尝尝我新学做的菜。”大天狗夹起一块鱼肉,放到了源博雅的碗中。
源清风听着大天狗对源博雅的称呼,不由自主地模仿道:“博雅,博雅……爸爸的名字真好听啊,我也可以叫博雅吗?”

“没大没小,博雅的名字是你叫的吗?”大天狗扳起了脸,目光冷冷地瞥向自己的儿子。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可以叫博雅……呜呜呜……”源清风从没见过父亲这般严厉的表情,登时吓得哇哇大哭。
源博雅将源清风抱在怀里,看着他哭得打嗝的模样,心疼得不行。
他一边拍着孩子的后背安抚,一边劝说大天狗:“算了,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何必跟这么小的孩子生气?”
“哼。”大天狗扑扇着身后的双翼,表面上没有再计较此事,心里却依然感觉非常不爽。
乳臭未干的小鬼,居然想跟他抢博雅?
那天,前来打扫屋子的钟点工发现,餐厅的地板上无缘无故地多出了许多片黑色的羽毛。

大天狗原本以为,战争结束以后的和平生活,一定会是他和源博雅幸福美满的二人世界。
而他万万没想到,所谓“二人世界”的生活只持续了短短的几年——
自从源清风学会了说话和走路,他的好日子就已经到头了。
“我感觉还是小时候的清风比较可爱。”大天狗叹息着对源博雅说道。
“小时候?可是清风现在才五岁啊。”源博雅被他说得一头雾水,“他还没长大呢。”
大天狗看着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到处触碰家具的源清风,无奈地摇了摇头。
“把那些危险的东西都锁起来吧,别让他碰到。”

源清风路过大天狗和源博雅的房间时,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他踮起脚尖,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聆听,隐约听到了源博雅的几声呻吟。
发生什么事了……父亲是不是在打爸爸?
源清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记得幼儿园的老师曾经说过,如果在家庭中发现了暴力行为,应该及时想办法制止,严重的情况下甚至需要报警。
“啊……嗯,别碰那里……”源博雅的声音隔着木门传出,似乎带了几分痛苦的意味。
“父亲,不准你打爸爸!”源清风推开了他们的房门,义正言辞地说道:“老师说,家暴行为是犯法的!”
“……”大天狗和源博雅望着突然闯进房间的孩子,一时都傻眼了。

“出去。”大天狗一把扯过旁边的被子,盖在了源博雅光裸的身上,沉声说道。
源清风倔强地站在原地,丝毫不肯退让的模样倒是像极了他的两位父亲。“不准再打爸爸,否则我就报警了!”
“清风你误会了,大天狗没有打我。”源博雅长发散乱,尴尬地解释道:“我们只是在……”
“爸爸,你不要袒护他。”源清风神情严肃,“受害者应该懂得寻求庇护,而不是逆来顺受。”
大天狗被源清风打断了好事,倒也不生气。他坐在床上托着下颚,似笑非笑地看着闯入他们房间的孩子,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要是不‘家暴’博雅,哪来的你?”
“……什么?”源清风没听懂大天狗的话,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声音也低了下去。
“傻孩子。”源博雅身上披着棉被,伸手将站在床边的源清风搂进怀中,忍不住笑出声来。

“父亲,神乐姑姑是爸爸的妹妹吗?”源清风问正在准备早餐的大天狗。
“嗯,爸爸的妹妹就是你的姑姑。”大天狗翻炒着锅里的鸡蛋,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源清风歪了歪脑袋,接着问道:“那为什么爸爸有妹妹,鬼使黑哥哥有弟弟,我却没有弟弟和妹妹?”
“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大天狗熄灭了炉火,将煎蛋铲到盘子上,阖眼道:“博雅当初疼了二十多个小时才生下你,我不想让他再经历那种痛了。”
源清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他是以源博雅的痛苦为代价,才来到这个世上的。
大天狗和源清风一起吃完了早餐,然后将源博雅的那一份留在了锅里。“走吧,今天我送你去幼儿园。”
“爸爸呢?”
“爸爸有事,要回去军部一趟。”
等到两人走后,穿戴整齐的源博雅才推开房门走了出来。他对着镜子理好了衣领,红色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坚定的光芒。

大天狗回到卧室的时候,源博雅正在洗澡。他修长的身影映在磨砂玻璃门上,留下一道模糊不清的轮廓,令人忍不住开始遐想。
大天狗听着浴室中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注视着光脑屏幕的眼神也不再专注,不时分心看一眼浴室的门。
过了一阵,大天狗便听见了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空气中氤氲着一股湿润的水汽,沐浴露淡淡的香味顺着水雾飘来,十分好闻。
刚出浴的源博雅,总是比平常更添了几分慵懒的味道。他拢了拢身上的白色浴袍,披散着半干的长发,走到大天狗身旁坐下。“喂,大天狗。”
“嗯?”大天狗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源博雅湿润的发梢,视线在恋人性感的锁骨间流连。
“清风说他想要弟弟妹妹,我们……”源博雅没再继续说下去,但是他脸上隐约的红晕已然说明了一切。

大天狗伸手搂住了源博雅,俯首埋在他的颈后,轻嗅着他发间清香的气息。“我已经拒绝了他。”
“为什么?”源博雅略一思考,猜测大概是自己当年痛苦的生产经历给大天狗留下了心理阴影。
在源清风刚出生时,他也曾经想过,这辈子再也不要生第二个孩子了。后来,他看着源清风一天天长大,变得越发可爱,天真无邪,也就渐渐淡忘了当初生他的时候究竟有多疼。
“你不用担心,我听说初产都会比较艰难,后面就会很顺利了……”
大天狗抬眼与源博雅相视,坚决地摇了摇头。“我是不会同意的。博雅,与其让你再经历那样的痛苦,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大天狗清楚地记得,源清风这个小子的出生,可是让自己的伴侣吃尽了苦头。
他先是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阵痛,进产房后又折腾了一整夜。由于骨盆狭窄,源博雅的产程非常不顺利,最后还是桃花妖帮忙压着他的肚子,才把孩子生下来的。
“大天狗……”源博雅知道他是心疼自己,心中固然为此感动,但还是想再为他们未来的孩子争取一下。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大天狗鲜少会在与恋人的争执中显露出如此强硬的一面,而他一旦这样做了,源博雅多半也只能选择妥协。
源博雅和大天狗对视了许久,最终还是被他坚持的神情折服,不得不败下阵来。
“好吧。要是你以后想反悔再要一个孩子,可别指望我会答应。”

“放心吧,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大天狗轻柔地亲吻着源博雅的眼睑,慢慢将他压在了柔软的床上。
他解开了源博雅腰间宽松的衣带,指尖探入对方的衣领间,肆意玩弄着他胸前敏感的乳尖。
“唔,啊……”源博雅低低的呻吟声在他耳畔响起,宛若一曲美妙的乐章,让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大天狗没有告诉自己的恋人,其实早在他们结婚之前,他就已经悄悄到军部的医疗室做了结扎手术。
然而他并没有料到,即使是做了结扎手术,也同样会有避孕失败的可能。
——虽然这种几率很小,但是只要让他们碰上了,那就会变成百分之百。

评论 ( 12 )
热度 ( 64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