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消失的笛声(狗博)

脑洞来自《百变小樱》中夺去了知世声音的“声”库洛牌。

悠扬的笛声在庭院中响起,像是炎炎夏日中的一缕清风,吹散了那股令人心烦的燥热感。
两阵笛声默契十足地合奏了片刻,在此曲即将终了之时,蓦然变得单薄起来——原因无他,只是其中一阵笛声突然停了下来。
“博雅,怎么不吹了?”大天狗见状,也停止了吹奏的动作。
源博雅疑惑地打量着手中的笛子,又试着吹了两下,却依然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他只好放下了手中的竹笛,对友人说道:“我的笛子好像坏了。”
“没关系,那就再换一支。”大天狗问道,“你应该还有其他的笛子吧?”
“当然有,你等我一下。”源博雅说罢,起身匆匆走进了屋内。当他回到庭院时,手里已经拿了一支较新的笛子。

源博雅手握竹笛,将它凑到唇边,手指灵活地在笛身上滑动着,口中呼出绵长的气息——
庭院中依旧静悄悄的,唯有凉风拂过树叶,发出几声飒飒的轻响。
“怎么回事?这一支也坏了吗?”源博雅讶异地叫道,“这不可能啊!”
大天狗拿过源博雅手中的笛子,试着吹响了它。
伴随着大天狗的动作,流畅的乐声顿时从笛管中缓缓传出,宛如清幽的月光流泻而下,无声地为夜色笼上一层轻纱。
源博雅听着那首早已烂熟于心的乐曲,脸色霎时变得苍白一片。

在此之后,源博雅尝试了各种各样的乐器。无论是笛子还是筚篥,或是筝和琵琶,一旦到了他手中,都无一例外地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他本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场噩梦。但是到了第二天、第三天,他依然没能从噩梦中醒来。
那些制作精良的乐器就这样安静地躺在他面前,仿佛在嘲笑着他的无能。
源博雅向安倍晴明求助,得到的回答是:“博雅应该是中了某种咒术,但我目前还不知道咒术的源头到底在哪里。”
对于擅长并喜爱雅乐的源博雅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他在大天狗担忧的注视下,恍恍惚惚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感觉头脑中尽是一片空白。

除了大天狗和安倍晴明以外,没有人知道源博雅究竟是怎么了。
他就像往常一样,每日勤奋地练习弓术,时常与大家一同出战,为式神们带回各种御魂。
然而在独处时,源博雅却显得有些忧郁。他不仅眼神落寞,脸色憔悴,更是一反常态地不再触碰任何乐器。
“那样美妙的笛声,只要听过一次,就再也无法忘记。”安倍晴明曾经这样感慨道。
——而现在,不光是源博雅,就连大天狗也不愿再吹响他的笛子了。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
大天狗从睡梦中醒来,辗转反侧许久,仍是睡不着觉。他望着窗外宁静的月色,决定出门去透透气。
他走到门边时,遥遥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坐在树下,四周摆放着许多乐器。
源博雅依次拿起了地上的笛子,一支一支地吹奏着它们。即使他吹遍了所有的乐器,黑夜中也始终只有夏蝉聒噪的鸣叫声在回响着。
他拿起了放在手边的琵琶,用力地弹拨起来。直至他的指腹被纤细的琴弦磨破,渗出暗红的鲜血,也没能听见琵琶发出一丝声响。

大天狗目睹着源博雅倔强的坚持逐渐变成了绝望,却无法为他提供一丝一毫的帮助。
即使他有心将那个让博雅如此难受的人挫骨扬灰,也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身处何地。
源博雅放下琵琶,泄愤般挥起拳头,一下一下地砸在树身上,任由火辣辣的痛感夺去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最后,他失去了力气,身体慢慢倚着树干滑落,坐在地上,无助地抱紧了自己的双膝。
大天狗默默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跟着攥紧了拳。
之前的每天晚上,博雅都是这样度过的吗……
如果可以,大天狗其实很想走过去给他一个拥抱,并告诉他:“博雅,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帮你的。”
只是,源博雅身上明显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让他完全迈不出脚步——
他现在,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天亮时,源博雅发现自己回到了屋中,身上的被子也盖得好好的。
那一大堆乐器被整齐地摆放在房间内,仿佛它们从未离开过这里。
他抬起手,发现指腹的位置缠上了一圈绷带,看来已经有人帮他包扎过了。
会是谁呢……
源博雅努力回忆着昨晚的情景,脑中闪过了些许零碎的片段。
他隐约记得,在自己入睡之前,似乎有一双宽大的羽翼拢住了他。随后,他便在那静谧的环境中安然入梦。

三日后的一个月夜,正在低头擦拭长弓的源博雅忽然听见了一阵微弱的笛声。
“大天狗……”他的声音微微一颤,随即求证般看向了身旁的人。
“没错。”大天狗与他对视一眼,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是博雅的笛声,他绝对不会听错。
“快跟过去看看!”
两人刚跑到庭院外的树林中,刚才那阵隐约的笛声便消失了。就在源博雅即将失望时,大天狗急中生智,拿出了自己的笛子开始吹奏。
——随着大天狗的吹奏,那个笛声又重新响了起来,时断时续地指引他们走向树林深处。

走了许久,他们终于发现了那个笛声的来源。
一道模糊的人影飘荡在半空中,周身发出淡淡的白光。他手握一支竹笛,笛管中流淌出的旋律柔美宛转,正是大天狗与源博雅当初合奏的那首曲子。
“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偷走别人的东西都是不对的。快把我的笛声还回来,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源博雅手持长刀,摆出了准备作战的姿势,愤然道。
大天狗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稍展的双翼和手上扬起的团扇,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
只要眼前此人敢说半个“不”字,他就会立刻出手。

那道人影伸出手,将那支幻象般的笛子递给了源博雅。他见此情景,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抬手接了过来。
本是一团白光的竹笛,一接触到源博雅的手指,便立即化作了实体。
那是一支通体碧绿的笛子,如同林中随风摇曳的翠竹,风骨清举。
源博雅忐忑地握着笛子,缓缓将自己的气息注入了笛管中——
当他终于听见那清脆的笛声再度响起时,忍不住激动得双眸泛红,差点落下泪来。

“博雅大人,真是非常抱歉。我曾在多年前偶然听您吹笛,始终对那笛声念念不忘……我本已死去多时,只想在离开之前,再听博雅大人吹奏一曲。既然现在听到了,我就死而无憾了。”
那道白色的身影如是说着,朦胧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
他的魂魄随着源博雅柔和的笛声散入了风中,渐渐隐没在苍郁的林间,最后消失不见。
“……又是一个痴于雅乐的人啊。”源博雅目送着对方离开人世,低声感叹了一句。
“那又如何?我还想狠狠教训他一顿呢。”大天狗冷哼一声,“真是便宜他了。”
“算了吧……人都已经不在了。”源博雅将那支碧色的笛子收起,随后朝大天狗灿然一笑。
“大天狗,我们回去吧。”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庭院中又响起了阵阵悠远的笛声。

(完)

评论 ( 17 )
热度 ( 5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