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完结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最多有点肉渣。有生子情节。
大结局,打完BOSS就举行婚礼

自从八岐大蛇被打败后,天邪共和国就彻底失去了与平安联邦抗衡的能力,在战事中节节败退。
百夜历二十年九月十五日,天邪共和国宣布无条件投降,并被剥夺军事自主权。
平安联邦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后,又重新回到了从前那种和平安定的日子里。然而,有些人和事物,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的——
比如那些在反侵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战士们,比如当初那场波及了附近两个无人星球的大爆炸。
百夜历二十年十月四日,平安联邦议会通过了建立联邦英灵纪念碑的议案。
百夜历二十一年三月七日,人们在平安京的中央广场建起了一座巨大的英灵纪念碑,以供后人瞻仰。

而停止了忙碌的两位联邦少将,也终于开始着手准备他们计划已久的婚事——
“博雅,你看这件怎么样?”大天狗翻开婚纱摄影店的宣传画册,指了指上面那件纯白色的抹胸婚纱。
“喂喂!”源博雅恼道,“我是男人,哪有穿婚纱的道理?要穿你自己穿去。”
“这可是今年最受Omega欢迎的一款高人气婚纱。”大天狗振振有词。
源博雅不说话了。他抬起鲜红的眼眸,狠狠瞪了大天狗一眼,目中闪动着危险的寒光。
“好吧。”大天狗配合地改口道,“那就不穿婚纱……这一件呢?”
他的指尖停在了一款黑色的修身礼服上,简洁利落的设计让源博雅眼前一亮。
“就这套吧,正好有黑白两种颜色,我们可以一起穿。”

大天狗和源博雅的孩子今年一岁了。他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心,一边观察着周围的事物,一边发出清脆的笑声,浅蓝色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
“清风,叫姑姑。”神乐将他抱在膝上,耐心地教着她的侄子说话。
“他才一岁大,哪里会叫姑姑?”源博雅看着神乐认真的模样,不由失笑。
源清风望了他的父亲一眼,又看了看眼前穿着粉衣的少女,脆生生地叫道:“咯……咯咯!”
“是‘姑姑’,姑——姑。”神乐放慢了声音,再次纠正道。
“咯咯!”孩子认为自己学会了一个新的词语,高兴地挥舞着手臂。
“咦,他还真会叫唤人啊。”源博雅突然意识到,由于他和大天狗的精神力都是SSS级别,所以他们的孩子在刚出生时,精神力就已经达到了S级。
这么说来,即使源清风只有一岁就学会了叫“姑姑”,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儿子,来叫一声爸爸。”源博雅半蹲下来与孩子对视,拖长了声音说道:“爸——爸。”
“趴趴!”源清风伸手摸了摸父亲长长的马尾辫,咯咯直笑。
大天狗看见孩子不停地拨弄着源博雅的发辫,忍俊不禁道:“博雅,看来我们的孩子很聪明。”
源博雅得意地点了点头。“聪明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的基因那么优秀。”
“能够亲眼见证双亲的婚礼,真是一件奇妙的事。”安倍晴明笑道,“可惜没有婚纱让他牵着。”
“啧,这么小的孩子连路都走不稳,还牵什么婚纱……反正我是不会穿那种东西的,你们还是死心吧。”源博雅不以为然,“估计等他长大之后,也不会记得一岁时发生的事情吧。”

两人订制的礼服很快就送到了他们手上,一黑一白,款式基本相似,细看又会发现些许不同。
源博雅换上那件黑色的礼服,对着镜子看了一阵,感觉颇为满意。
修身的礼服剪裁精细,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宽肩窄腰的倒三角身材,挺翘的臀部裹在笔挺的西装裤下,只余一抹时隐时现的曲线。
大天狗很清楚,在他这身优雅的礼服之下,是何等充满爆发力的饱满肌肉。他伸手抚过源博雅胸前用作点缀的穗带,压低声音说道:“博雅……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你的衣服也很好看。”源博雅看着大天狗身上贵气的白色礼服,称赞道:“很符合你的气质。”
大天狗戴着白色手套的指尖缓缓往下滑去,触碰到他腰间的皮带,便停止不动了。“既然这么合适,不如就别穿出去了吧?”
“嗯?为什么……”源博雅刚问出口,就感觉腰间一松,随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皮带已经被抽走了。

“博雅穿成这样,真是让人忍耐不住啊。”大天狗随意地将取下来的皮带扔到桌上,而后猛然发力,一把将源博雅推到了床上。
“我明明穿得很正式……喂,等一下!”被压在床上的源博雅试图挣扎,“神乐他们还在外面,等着看我们试穿礼服的效果……”
“那就让他们等着。”大天狗用自己的唇封住了源博雅接下来的话,然后慢条斯理地解开他身上精致的纽扣。
——他虽然被身穿礼服的源博雅吸引,却还不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他知道这身礼服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不能随意撕扯。
况且,这种感觉就像慢慢拆开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表现得太过急切反而会破坏气氛。
“神乐,我们先回去吧。”候在门外的安倍晴明见两人迟迟不出来,大概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便心领神会地带着神乐离开了。
那天,神乐始终未见源博雅踏出房间一步,自然也就没能看到他身穿礼服的模样。

婚礼当日,宾客如云而至,大天狗和源博雅因此忙得不可开交。于是,帮忙照顾源清风的事情就暂时交给了神乐。
“没想到结婚居然这么累。”源博雅将又一批宾客迎进了礼堂,低声对大天狗说道:“我感觉自己就像被人参观的吉祥物一样。”
“我也不喜欢博雅被这么多盯着看。”大天狗握住了他的手,“你今天太引人注目了……真想把你藏起来,放在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源博雅感觉脸上一热,随即反驳道:“胡说,他们看的明明是你!”
“哟,两位新郎在这打情骂俏呢?”阎魔带着判官、孟婆、鬼使黑和鬼使白走了过来,依次将五份礼金递给他们。“祝你们新婚快乐,早生……不对,你们已经生过了,那就祝百年好合。”
“谢谢。”大天狗接过礼金,礼貌地道了一句谢。
“谢了。还有,我们刚才可没打情骂俏……”源博雅被她当众调侃,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年轻人嘛,我懂的。”阎魔会心一笑,然后便在两人的目送之中走进了礼堂。

等宾客到齐以后,大天狗和源博雅的结婚仪式就正式开始举行了。
神乐抱着源清风坐在宾客席上,看着他们两人并肩而行,在飘落的花瓣中走向前方,一时感慨万千——
多少年来,他们也曾这样并肩前进,一步步走来,用汗水和鲜血谱写出一曲英雄的赞歌。
于战火之间淬炼而成的爱,是荆棘背后美丽的玫瑰,还是刀剑交击时飞扬的旋律?
源博雅看着殷红的玫瑰花瓣漫天飞舞,最后飘落地上,任人践踏,心中五味杂陈。
他们能够如愿在这里举行婚礼,是因为那些人用生命换来了和平。
他曾经无数次抬头仰望那座巨大的英灵纪念碑,直至眼眶发红,才强迫自己收回视线。
——那上面刻着许多人的名字,其中有他的战友,也有他在军校结识的朋友,而更多的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此刻,他踏着鲜红的玫瑰花瓣,就像踏着自己战友的血,在这片土地上缓缓前行。

“即使是鲜血,也能浇灌出最美的花。”大天狗望着地上零落的花瓣,低声呢喃道。
同为军人,他能够理解源博雅的感受,也知道对方此时正在想什么。
“今年春天的花,一定会开得非常美艳。”源博雅扬起唇角,说了一句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懂的话。
遇见你,何其有幸。
联邦军部最高指挥官,安倍晴明是他们的证婚人。他面带微笑地看着两人走来,握着麦克风说道:“请两位新郎宣读结婚誓词,以精神力结下婚姻契约。”
源博雅抬眼与大天狗对视,朗声说道:“我源博雅在此起誓,今生与大天狗结为伴侣。无论今后是富贵或是贫穷,健康或是伤病,喜乐或是难过,生存或是死亡,我将永远爱你。”
“我大天狗在此起誓,今生与源博雅结为伴侣。无论今后是富贵或是贫穷,健康或是伤病,喜乐或是难过,生存或是死亡,我将永远爱你。”大天狗目不转睛地盯着源博雅的双眼,郑重地将誓词重复了一遍。

话音刚落,两人身上的精神力便幻化为两道明亮的白光,冲天而起。流转的光辉缭绕回旋,最终合为一体,紧密相连。
“婚姻契约结成完毕,请两位新郎交换戒指。”
戒指是大天狗和源博雅一起挑选的。他们趁着假期前往市区,看见珠宝店中琳琅满目的商品,几乎挑花了眼,才相中这一款简约大方的戒指。
源博雅仔细为大天狗戴上了戒指,看着那枚银白色的婚戒在他指上熠熠闪烁,弯眸一笑。
大天狗执起源博雅的手,轻轻将戒指套在了对方的无名指上,而后低头吻上他修长的手指。
设计师应大天狗的要求,在婚戒内侧刻上了两个细小的数字,分别是“1471”和“1530”。
——1471是“暴风”的机甲编号,1530是“黑豹”的机甲编号。
那是陪伴他们最久的一串数字,也是军人之间特有的秘密语言。

“现在,新郎可以吻新郎了。”安倍晴明刚说完这句话,就听见礼堂中响起了阵阵欢乐的起哄声。
“亲他!”“是男人就别怂!”“趴趴——”
“不对,大天狗少将还真不是男人,他是男妖啊……”“管他呢,是Alpha就别怂!干他……啊呸,是亲他!”
大天狗听着众人越发响亮的起哄声,低声笑道:“博雅,其实我很想把你留到婚礼结束后再慢慢品尝……可是大家都希望我现在就吻你。”
“那就亲啊,谁怕谁?”源博雅毫不示弱地印上了大天狗的双唇,像是要宣示主导权一般,胡乱地撬开他的牙关,肆意翻搅。
大天狗自如地回应着源博雅的亲吻,在碰上他的舌尖时微微旋转了几分,不动声色地引导着他,慢慢将主动权拿回自己手中。
玫瑰花雨洒落在二人身上,为黑白的礼服染上了几点嫣红,宛如恋人刘海上那抹鲜艳的颜色。

(正文完)

————————————

感谢所有留评点赞推荐的小天使们,《苍空之翼》正文就此完结。
番外会写大包子源清风的视角,还有二包子源雅乐w

评论 ( 12 )
热度 ( 53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