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狗博联文01 谜题

群里的联文,现代校园paro

源博雅半夜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些口渴。他借着窗外路灯发出的亮光,看清了放在床头的闹钟——
凌晨一点四十五分。
他爬下床铺,看了不远处正处于熟睡状态的大天狗一眼,轻轻走到书桌旁,拿起了自己的杯子。
“咔,咔。”这时,一阵异样的声响从宿舍门口的方向传来,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源博雅放下杯子,快步走到门边查看情况,红色的双眸蓦然睁大——
门把在动!

大天狗和源博雅都有睡前锁门的习惯,除非外面的人有钥匙,或是直接撬锁,否则一时半会肯定进不来。
是入室盗窃吗……
源博雅透过宿舍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去,只见外面一片昏暗,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咔,咔!”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更响了,疯狂的力道仿佛想要把门撞开。
“大天狗,快醒醒!有贼啊!”源博雅怒喝一声,随即取下了放在架上的竹刀,猛地打开了门。
——哼,半夜作案却碰上了剑道大赛冠军,算你倒霉!

“……咦?”
源博雅双手握刀,已经摆好了进攻的姿势,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唯有走廊上昏黄的灯光安静地映照着地面。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被源博雅叫醒的大天狗走到他身旁,半睡半醒地问了一句。
“我刚才看到门把不停地动,以为有贼想闯进来。结果开门一看,根本没有人啊……”源博雅收起了手中的竹刀,百思不得其解。
大天狗看了看眼前长长的走廊,基本排除了对方沿着走廊逃走的可能性。他们的房间位于长廊尽头,即使拥有再快的速度,也不可能连个人影也不曾留下。
“算了,回去休息吧。”想不出答案的源博雅掩唇打了个呵欠,“明天早上还有课呢。”

由于昨天夜里的那段插曲,源博雅后来睡得并不安稳。然而,即使他今天精神不佳,也丝毫没有影响他在学校中的高人气——
“博雅学长,这是我亲手做的便当,请您收下!”白狼鼓起勇气,将一份包装精美的便当盒递给了源博雅。
“白狼?啊,谢谢你……”源博雅愣了几秒,而后接过了对方手中的便当盒,笑着向她道谢。
博雅学长对我笑了!
白狼与源博雅对视一眼,顿时害羞得满脸通红,简单与他道别之后,就匆匆跑开了。

“博雅,看来你很受欢迎嘛。”大天狗望着白狼离去的背影,凉凉地说了一句。
“你这家伙不是更夸张吗,去年情人节你收到的礼物都能把我整个人给埋起来了。”源博雅毫不客气地吐槽道。
大天狗没再答话,只是垂下了眼,蓝色的眸中隐着不明的情绪。
源博雅感觉自己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拿出来一看,便发现了一条校内号码发来的短信。
“今晚的雅乐社活动地点临时更改为社团活动中心A106室,收到请回复。”
“大天狗,今晚的社团活动你参加吗?”源博雅询问好友。
大天狗摇了摇头。“不去了,我还有一篇论文要写。”

源博雅到达教室的时候,社团的其他成员还没有来。他觉得教室里有些闷热,便关上了门窗,打开空调。
社团活动中心位于学校的东南角,位置比较偏僻,周围是一片苍翠的树林。
厚重的云层令月光变得有些黯淡,寥落的星点分布在苍茫的夜空中,显得颇为孤单。
源博雅低头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是八点整,离社团活动开始还有十五分钟。
他们也来得太慢了吧……
“嘀——”不远处的空调突然发出了一声鸣响,随后便停止了运作。
与此同时,教室内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整个教室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

“啧,这是跳闸了吗?”
源博雅开启了手机的照明功能,借助亮光走到了门前,打算出去检查一下电闸。
他伸手想拉开门把,却惊讶地发现教室的门被人反锁了,他根本就出不去。
“可恶……是哪个家伙在弄这种无聊的恶作剧啊!”源博雅愤愤地骂了几句,然后走到前门查看,得到了一样的结果。
他尝试着拨打那个给他发短信的号码,最后只收获了一连串的忙音。
烦死了,我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叩叩叩。”
源博雅正在教室中来回踱步,霍然听见有细微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指尖敲击玻璃窗发出的那种声响。
他抬眼望去,霎时惊得连连后退,差点惊呼出声——
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正站在窗前,伸出苍白的指节轻轻敲着窗户。漆黑如墨的长发掩盖了她的大半张脸,只能隐约看到她眼中的鲜血贴着窗户流下。
“叩叩叩。”女子不住地用手指敲着窗户,仿佛想让面前的人放她进去。她咧开了嘴,对着源博雅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啊……啊——”

接到源博雅打来的电话时,大天狗正坐在电脑前认真地写着论文。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心中不禁觉得有点奇怪。
这个时候,博雅不是应该正在参加社团活动吗?
他刚接起电话,就听见了源博雅慌乱的求救声:“大天狗,救命啊!”
“博雅?你在哪?”大天狗立刻站起身来,背上书包准备出门。
“我被锁在了社团活动中心的A106室……你快去保安室拿钥匙过来!”
“好,我马上过去,你别挂电话。”大天狗飞快地下了楼,骑上自行车一路疾驰,很快就赶到了社团活动中心。

“博雅,你还好吗?”大天狗刚打开教室的门,就被冲过来的源博雅紧紧地抱住了。
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双手冰凉,呼吸也因为紧张而变得急促,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大天狗抱着一言不发的源博雅,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别怕,没事了。”
源博雅缓了一阵,便平静下来,心有余悸地对大天狗说起了刚才发生的那些事。
他们仔细查看了那扇窗户,察觉沾在上面的液体带着一股很浓的血腥味,看来的确是血迹,而不是番茄酱。
只是……
大天狗看着教室外被人拉掉的电闸,陷入了沉思中。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