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花与剑(狗博)

文前预警:本文有生子情节,不能接受请勿点开。

群里一位小伙伴点的梗,大概就是写了一个怀着孩子但依然武力值爆表的博雅,以及护妻心切的大天狗

源博雅被软禁在皇宫中已经两天了。
自从大天狗暂时离开之后,战斗力大减的源博雅就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只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轻轻摩挲着高挺的腹部,素来神采飞扬的红眸中满含担忧之色。
他本以为,大家都会欣喜地迎接这个孩子的到来,却没想到皇室根本容不下一个拥有妖族血统的孩子——
“等那个孽种生下来,就把他弄死吧。”
“那种东西的存在,只会玷污皇室高贵的血统。”
那些人临时请来的阴阳师已经在皇宫之外布下了结界,企图阻止大天狗回来找源博雅。
一旦他真的在皇宫中生下了这个孩子,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源博雅如是想着,用力攥紧了拳。
他必须想办法逃出去。

“博雅大人,这是今天的午膳,请您慢用。”
宫中的侍从端着精致的膳食走进屋内,毕恭毕敬地说道。
“嗯……谢了。”源博雅低低应了一声,“放在桌上吧。”
他竭力忍耐着腹中传来的阵阵疼痛,额上冒出了点点冷汗。
“博雅大人?”侍从见他脸色不佳,于是问道:“您是否身体不适?需要请医师过来吗?”
源博雅正要出言拒绝,在瞥见对方身后半敞的房门时,突然改变了主意。
“扶我起来……”他扶着沉重的肚子,朝那名侍从伸出了手。
“是。”侍从小心地将源博雅从坐垫上扶起,却蓦然感觉颈后一麻,随后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源博雅勉强扶住了失去知觉的侍从,将他放在一旁,轻声道:“抱歉了。”
他疾步走到门边,赶在守着房门的侍卫反应过来之前,一记手刀砍向了他的后颈。
“博、博雅大人……”另一名侍卫眼睁睁地看着同伴倒下,惊讶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不是说博雅大人已经快要临盆了吗?怎会依旧如此剽悍……
源博雅出手如电,一把夺过侍卫腰间的长刀,随即用刀柄击昏了他。
他不顾腹中愈发强烈的坠痛感,手持长刀一路小跑,尽量避开了途中的侍卫,逃往宫中后山。

大天狗来到皇宫外时,只见宫中戒备森严,四周的宫墙上还附着道道符咒,似乎是布下了某种结界。
他想要进入皇宫,却被门外的侍卫拦下了:“皇宫重地,妖物不得入内!”
“妖物?哈哈哈哈哈哈!”大天狗长笑几声,随即展开了黑色的羽翼,掠到空中,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们。
“你们尽管试试看。但凡是我想去的地方,还没有谁能拦得住我。”
正当大天狗与宫门外的几名侍卫对峙时,霍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异样的声响——
“不好了,博雅大人逃了!”“废物,居然连一个行动不便的人都看守不住!”
混乱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却无比清晰地传入了大天狗的耳中。他双眸微眯,冷冽的杀意从那片湛蓝之中一闪而过。
“……逃了?”大天狗压低了声音,漠然打量着拦在他面前的几人。这是他暴怒之前的征兆。
“你们,对博雅做了什么?”

“呼,呼……”
源博雅忍着阵痛不断奔跑,躲避宫中四处搜寻的侍卫,最后因为体力不支,倚着后山的一棵树坐了下来。
他揉了揉酸疼坠涨的腰胯,感觉孩子似乎在他方才的跑动中下行了一些。
羊水已经破了,顺着他宽松的指贯一滴滴淌落下来,打湿了干燥的地面。
“呃……唔——”源博雅攥紧了地上的青草,张开双腿,随着疼痛屏息用力。从额角滑落的汗水模糊了他的双眼,耻骨被硬生生撑开的剧痛令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他正疼得神志不清,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隐约的人声,登时惊醒过来。他吃力地撑起了身子,提着刀跌跌撞撞地往旁边的山洞中跑去。

“地上有血迹!博雅大人应该就在这附近。”
侍卫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仿佛下一刻便要来到他的身后。
源博雅坐在山洞内的拐角处,一手紧握长刀,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他咬牙强忍着痛楚,目中闪烁着警惕的光。
他现在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就连痛苦的喘息声也要放轻,否则立刻就会被追来的侍卫发现。
“山洞里没人,我们到树林里去找找。”侍卫并未发现躲藏在死角处的源博雅,于是转身往外面的树林去了。
源博雅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走远后,才稍稍松了口气。他放下了捂在唇上的手,握着刀柄的手指逐渐收紧,迎着阵痛再次使起劲来。

“砰!砰!砰!”
大天狗张开双翼,凌空飞掠,愤怒地撞击着皇宫外那道无形的结界。
博雅……他的博雅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大天狗一想到源博雅孤身一人,艰难产子的情景,就急得几乎发疯。
他当初担心源博雅在生产时发生意外,才同意了对方回到皇宫的提议,不料却让他陷入了更加危险的境地。
“咔——”随着结界的碎裂声响起,几名侍卫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扔下了手中的武器,匆匆逃离。
“妖怪……有妖怪闯进来了!”
皇宫中的其他人循声望去时,那道白色身影已失去了踪迹,只留下几片随风飘扬的黑羽。

源博雅倚在身后的石壁上,疲惫地喘着粗气。他身上的狩衣已被汗水浸透了大半,指贯半褪至腿间,染上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源博雅剑眉紧蹙,缓过一阵产痛后,蓦然听见了朝这边走来的脚步声。他眼神一凛,按在刀柄上的手猛然发力——
“博雅,是我。”大天狗阻止了对方拔刀的动作,快步走到他身旁坐下。
他抬手拭去了源博雅满脸的冷汗,看着对方疼得发白的唇色,感觉心中一痛。
“对不起,我来晚了。”

“外面有结界……你是怎么进来的?”源博雅见大天狗赶到,一直紧绷着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
“就凭那种程度的结界,也想拦住我?”大天狗轻蔑地笑了一声,随后又关心道:“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源博雅摇了摇头。他似是有话要说,却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打断,伸手抚着微微颤动的腹部,不住吸气。
大天狗分开了源博雅修长的双腿,指尖稍稍探入他的下身,便摸到了胎儿湿漉漉的头发。
“博雅,再用点力。”他亲了亲源博雅的额头,鼓励道:“我们的孩子就快出来了。”

“啊……啊——呼,呼……”源博雅握着大天狗的手,绷紧双腿再度用力。汗湿的红发凌乱地贴在他的额侧,衬得他失了血色的脸颊看起来愈发苍白。
“再忍一忍,深呼吸……”大天狗一手与源博雅紧紧相握,一手替他擦汗,柔声安抚着对方。“马上就好了。”
当暮色笼罩大地时,他们的孩子终于来到了这个世上。
小家伙有着与源博雅相似的黑发红眸,背后长着一双小小的翅膀,哭声十分响亮。
体力透支的源博雅已经昏睡过去,苍白的脸上逐渐恢复了少许血色。
大天狗俯身在源博雅唇上落下一吻,仔细替他擦净了身下的血污,随后脱下狩衣为他盖上,以免对方受风着凉。

在婴孩的啼哭声中,大天狗将那个稚嫩的新生命抱在了怀里,感觉自己的心也变得柔软了起来。
他撕下自己宽大的衣袖,将婴儿严实地包裹起来,做成了一个临时的襁褓,系在自己背后。
安置好孩子以后,大天狗将不省人事的源博雅横抱了起来,展翼往皇宫外飞去。
今夜的月色很美,皎洁的清辉洒落在台阶上,似水流淌。
此时,倘若有人站在高处眺望,便会看见一抹长着宽大双翼的黑影从月下飞过。

(完)

评论 ( 5 )
热度 ( 101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