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第十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最多有点肉渣。有生子情节。
本章BOSS正式登场。

源博雅实在是累得够呛,这一觉直接就从清晨睡到了傍晚。当他睁开眼时,察觉自己正躺在大天狗怀中。
大天狗纵使身处梦中,依旧紧紧将源博雅抱在怀里,清俊的面容上难得地挂着两个破坏形象的黑眼圈。
将近三十个小时没合眼,这家伙一定也累坏了吧……还是先别吵醒他了。
源博雅摸了摸戴在自己脸上的氧气罩,顺着输氧管看去,发现它的末端连接着一个挂在床头的玻璃瓶。瓶中装着约有一半的水,正在咕噜咕噜地冒着泡。
源博雅觉得这东西挺有意思的,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嗯?醒了怎么不叫我?”大天狗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两下,便也跟着醒了过来。
“只是想让你多睡一会而已。”源博雅抬手取下了氧气罩,“现在不需要这个了,我没那么虚弱。”
大天狗起身按下了玻璃瓶上的按钮,看着瓶中翻腾的水渐渐平静下来。
“对了,孩子呢?”源博雅问道,“之前他还睡在我身边的,怎么不见了?”
“孩子被抱到房间里了,姑获鸟正在帮忙照顾着。他之前哭了一阵,怕打扰你休息。”大天狗见源博雅唇上有些干裂,便扶着他坐起来,给他喂了点水。

“那我们先回去吧,留在病房里感觉怪怪的。”源博雅不喜欢空气中那股消毒水的味道,提出要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他正想下床,却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下意识抱住了身边的人——
大天狗一手托着源博雅的肩,一手勾住他的膝弯,将他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从容地往病房外走去。
“喂!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源博雅在大天狗的怀中挣动着,大声抗议道。
“我怎么舍得让你刚生完孩子就下地走路?”大天狗注意到走廊上其他人朝他们投来的八卦视线,颇具独占欲地搂紧了怀里的源博雅。
从未感觉如此丢人的源博雅脸色涨得通红,索性捂住了自己的双目,眼不见为净。

“大天狗少将,孩子不是这样抱的。”姑获鸟看着大天狗别扭的姿势,上前纠正道:“要这样抱着,才能让孩子感觉舒服一点。”
大天狗默默记下了这个动作,决定以后要多加练习,照顾好他和博雅的孩子。
“大天狗,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啊?”源博雅蓦然想起之前被自己忽略的事,于是征求大天狗的意见。
大天狗思索良久,轻轻吐出了三个字:“源清风。”
“这名字还挺好听的……”源博雅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随后得意地笑道:“你还真是爽快啊,直接让我们的孩子随了源姓。”
“你生得这么辛苦,孩子当然应该随你的姓。”大天狗说罢,放下手中的孩子,搂住了源博雅的后颈,浅浅亲吻着他的脸颊。
“等、等一下!”源博雅急道,“姑获鸟还在旁边啊……”
一旁的姑获鸟淡定地表示,两位少将请继续,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当源清风第一次张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时,帮忙照看他的姑获鸟顿时惊得连连赞叹——
“好美的眼睛啊!”
“他睁开眼了?”正准备将奶粉倒入奶瓶中的大天狗听见此话,立刻回过头来。
倚坐在床上的源博雅闻声望去,恰好对上孩子那双漂亮的蓝眸,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赞美的声音:“确实很好看!”
比起大天狗眼中深邃的蓝色,新生儿清亮的眸中更多了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宛如山峰上初融的冰雪,纯净无瑕。
大天狗与孩子对视着,目中带上了一丝暖意。他熟练地冲好了奶粉,搅拌均匀以后,试了试温度,才递到孩子嘴边。

卧床调养了一段时间后,源博雅的身体逐渐有所恢复,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然而,每当他走进盥洗室拧开水龙头时,大天狗总会跟在他身旁——
“不用这么麻烦,反正室内有暖气。”源博雅看着大天狗不厌其烦地将水龙头的开关拧到了红色那一档,无奈地开口。
“不行,你现在不能碰冷水。”大天狗执意要严格把关,在源博雅喝水时也会拿过他的杯子检查一遍,确认水温。
“啧……随你便吧。”源博雅被他这样管着,虽然有些不习惯,但也觉得对方的举动颇为暖心。

历时三月,源博雅感觉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便重新开始投入了军部的工作。
在和平时期,机甲战士并不需要出战,但是每天的日常训练依然不能落下。除此之外,他们还会经常驾驶机甲外出巡逻,加强平安联邦的防线警戒。
对习惯了硝烟与鲜血的源博雅来说,这些工作简直再轻松不过了。
他一边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时光,一边和大天狗商量婚礼的举办日期,以及派发请柬等事宜。
——这种平静,一直持续到了那年六月的某个夜晚。

那天晚上,安倍晴明、源博雅、神乐和八百比丘尼四人正在讨论关于引进新机甲的事。
安倍晴明刚在纸上列出新机甲的种种利弊,突然看到控制台上的屏幕亮起了橙色的光。
“晴明,有一个来自天邪星的通讯请求。”源博雅问道,“要接通吗?”
“接通吧。”安倍晴明同意了对方的通讯请求,随后便看见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是最近几月以来,经常在新闻上露面的天邪国新总统,八俣远吕智。
“晚上好,安倍晴明先生。”那名男子礼貌地朝他问安,而后毫不客气地说道:“我来通知你们一件事情。从今日起,天邪共和国与平安联邦正式进入敌对状态。”
“什么意思?”安倍晴明冷冷回道,“当初停战时,贵国曾经签署过禁战三年的协议,如今是想要反悔吗?”

男子对着镜头伸出手臂,凝起一股精神力,上面便布满了深色的鳞片,看起来尤为可怖。“协议?那是前任总统签署的,我可不承认那种东西。”
安倍晴明细细端详着他臂上的蛇鳞,心下了然。蛇鳞上那种特殊的纹路,他只在古地球的生物图鉴上见过——
此蛇拥有八头八尾,生性嗜酒,双目血红,背覆青苔草木,身如八座山峰。
“天邪共和国的现任总统,八俣远吕智先生……不,我应该称呼你为‘八岐大蛇’才对吧。”
没想到远古时期的传说妖怪,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哈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平安联邦最高指挥官。”八岐大蛇狞笑道,“现在的天邪星,已经成为我族的大本营了。联邦星将会是我们的下一个基地,快做好迎接我族的准备吧!”
“做梦吧!”源博雅怒道,“你们这种出尔反尔的家伙,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军部总指挥,真是一个不错的头衔。这意味着,威胁你会比威胁其他人更有用处。”
八岐大蛇并不在意源博雅的怒火,自顾自地说道:“安倍晴明,接下来无论我下达什么命令,你都必须服从……否则,你的朋友就死定了。”
“什么?”安倍晴明闻言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扬声喊道:“博雅,小心背后!”
——神乐眼神空洞,原本灵动的眸子已然失去了神采,变得黯淡无光。她手中的微型装置幻化出一把可伸缩的光剑,迅速抵上了源博雅的后心。
源博雅感觉身后有尖锐的武器抵着自己的要害,霎时间绷紧了身体,不敢再动。
“为了在你们身边埋伏这颗棋子,我可是废了不少心思呢。”八岐大蛇对此十分满意,“源博雅将军,兄妹相残的滋味如何?”
源博雅听了对方的话,才猛然意识到此刻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是谁。他瞳孔骤缩,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神……神乐?!”

——————————————

铺垫了五章,终于写到这个情节了,希望我能坚持把这篇文写完。
虽然它看起来很差劲,但我还是不想坑了它。

评论 ( 26 )
热度 ( 6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