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博雅的报恩(晴博/狗博)

晴博、狗博修罗场,皮肤活动产生的恶搞向脑洞。
晴博的相处模式参考原著。

“晴明,我今天刷了300多点体力,愣是一把扇子都没有掉!距离活动结束只剩下三天了,我还差两把扇子才能换到皮肤。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之前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
晴明安静地听完了好友抱怨的话,随后悠悠开口,嗓音中含着几分笑意:“博雅,来我的阴阳寮吧。”
“什么?”“来我的阴阳寮祈愿吧,正好我有不少多余的皮肤信物,可以给你。”
“真的吗?但是我拿到皮肤之后就会退寮,这样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源博雅挠了挠头。
“没关系的。”安倍晴明笑道,“博雅愿意的话,也可以先在寮里待一段时间再走。”

源博雅所在的阴阳寮经常无人在线,每次当他看见成员列表中那个孤零零地发出光亮的头像,都会觉得有些寂寞——
如果能留在晴明的阴阳寮里,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那就拜托你了!晴明,我只要两把扇子就够了……以后要我怎么报答你都行!”源博雅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可是博雅你自己说的,别反悔哦。”安倍晴明微微一笑,“那就这么定了。”

“对了晴明,你的阴阳寮叫什么名字?”
“不告诉你。”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就是‘不告诉你’啊。”
“你这家伙……耍我很好玩吗?明明是你刚才说要让我过去的!”
“博雅,你误会了。”安倍晴明忍着笑意解释,“我的阴阳寮,名字就叫做‘不告诉你’。”
“……搞什么啊!”源博雅恼道,“那你一开始怎么不这样说?我要生气了。”
“抱歉抱歉。”
——逗博雅玩,确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当然,这句话安倍晴明没有说出口。

于是,源博雅向安倍晴明的阴阳寮发出了加入申请,准备开始为期两日的祈(qi)愿(tao)。
“博雅,我还没有上线,你稍微等一下。”
安倍晴明正要点开手机中的游戏图标,却听见语音视频那头的源博雅惊讶地说道:“不用了,晴明……我已经进寮了。”
“这么快?”安倍晴明怔了怔,随即想到应该是某位恰好在线的副会长通过了源博雅的申请。“那你直接开始祈愿吧。”
“好。”源博雅进入了阴阳寮的界面,按下“祈愿信物”的选项,然后等待着安倍晴明的上线。

他刚看见好友列表中安倍晴明的头像亮了起来,就发现手机屏幕上方滑过了一行提示——
【阴阳寮】大天狗慷慨地贡献出一个信物,让一个心愿得到了满足。
原来大天狗也在晴明的阴阳寮里吗?
【阴阳寮】源博雅:啊……大天狗,谢谢你!
【阴阳寮】大天狗:不用客气。
【阴阳寮】安倍晴明:……
【阴阳寮】源博雅:晴明你来了。刚才大天狗已经把扇子给我了,所以你不用再捐赠了。
【阴阳寮】安倍晴明:哦
【阴阳寮】源博雅:晴明,我们组队去刷御魂吧。最近出了那个亲友系统,据说刷满了羁绊值就会有奖励加成。
【阴阳寮】安倍晴明:好啊,走吧。
【阴阳寮】大天狗:博雅,不如和我一起去吧,我刚把针女套装强化满级。

源博雅有些为难。
安倍晴明和大天狗都是他的好朋友,无论拒绝哪一个,都会让他感觉过意不去。
【阴阳寮】源博雅:对了,我们可以三个人一起组队啊,这样还能同时刷两个亲友的羁绊值呢。
源博雅觉得这真是一个好方法,能够完美地解决他们的组队问题。
【阴阳寮】大天狗:……
【阴阳寮】安倍晴明:……
【阴阳寮】源博雅: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阴阳寮】安倍晴明:没事,走吧。
【阴阳寮】大天狗:嗯。

那天,源博雅刷了600多点体力,收获了无数御魂和弓箭、纸伞、法杖,刷得他差点吐血,但依然没有拿到一把扇子。
刷到后面时,他干脆自暴自弃地想,等晴明或是大天狗没体力了,他就直接下线吧。
结果那两人像是杠上了一样,谁都不肯率先退出队伍,最后刷得源博雅体力告罄,只能举白旗投降。
——他怀疑那两个家伙至少储存了成千上万的体力,否则不可能这么有底气。

次日零点一过,安倍晴明便登录了游戏,守在阴阳寮的祈愿界面,等待着源博雅的第二次信物祈愿。
可惜他等了很久,都没看见源博雅上线,只能退出游戏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源博雅就打开了游戏,点击祈愿信物。
没过多久,他又收到了来自大天狗的一把扇子,于是兴致勃勃地跑去兑换了新的皮肤。
“晴明!我拿到新的皮肤了,谢谢你!”当安倍晴明上线时,他收到了一条来自源博雅的消息。
——博雅的祈愿,最终被大天狗完成了双杀。
安倍晴明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阴阳寮】安倍晴明:博雅,既然你已经拿到了新皮肤,那么是时候报答我了吧?
【阴阳寮】源博雅:没问题,晴明你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吧。
【阴阳寮】大天狗:信物是我给你的,入寮申请也是我批准的。博雅,你应该报答我才对。
【阴阳寮】源博雅:唔……你说得好像也有道理,那就两人一起报答吧?
【阴阳寮】安倍晴明:不行。
【阴阳寮】大天狗:博雅,你只能选择一个。
【阴阳寮】源博雅:为什么?哪有这样的事啊!
【阴阳寮】大天狗:不为什么,快选。
【阴阳寮】安倍晴明:【微笑】

源博雅发现,他似乎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难题。
其实他只是想要两把扇子而已,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

评论 ( 36 )
热度 ( 219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