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第八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最多有点肉渣。有生子情节。

TAG的问题似乎是修好了?真不容易……喜极而泣
这两天一直删除再重发,真是非常抱歉(鞠躬)

百夜历二十年二月,正是寒冬时节。放眼望去,平安联邦尽是一片冰天雪地,银装素裹。
大天狗推开了卧室的门,见恋人仍在暖融融的被窝中熟睡着,于是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博雅,起床吃早餐了。”
源博雅在床上缓缓翻了个身,不情愿地睁开眼,红眸中犹自覆着朦胧的水光。他近来有些嗜睡,加上夜里经常抽筋盗汗,睡不安稳,因此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小心点。”大天狗见源博雅撑着沉重的身子想要起来,立刻伸手扶住了他的腰,帮助他从床上坐起身来。

“下雪了。”源博雅吃过了早餐,望见窗外的雪景,欣喜道:“真想出去看看啊。”
“雪天地滑,外出不太安全……不过,多点走动对生产也有好处。”大天狗思索道,“这样吧,我扶你出去走走?”
源博雅正想同意,又不好意思让别人看见自己现在笨重的身体,一时犯了难。
“我的腹肌都被孩子撑没了。”他想到自己失去了引以为傲的好身材,忍不住低声抱怨道。
“到时候我陪你再练一次。”大天狗说罢,从衣柜中取出一件厚重的长款羽衣,裹在了源博雅身上。“就穿这个吧,既保暖又能遮掩身形。”

源博雅走出房间时,听见手腕上的通讯设备发出了一声细微的提示音。他低头看了看通讯器中传来的消息,说道:“看来,天邪国新上任的总统很受欢迎啊。”
在结束了长达一个月的内战之后,天邪共和国的新任总统八俣远吕智正式上任了。据说他爱好和平,追求民主,深受天邪国人民的爱戴。
“人类总会被事物的表象蒙蔽。”大天狗冷冷道,“那个新总统,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善茬。”
源博雅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总感觉他们在暗中酝酿着某些阴谋。”
“反正以天邪星目前的能力,还不足以与联邦抗衡。”大天狗扬起了嘴角,“你有空纠结这些,不如想想我们的婚礼应该如何筹办?”

关于两人的婚礼之事,其实大天狗早在两个月前便和源博雅提过一次了。
当时,源博雅的答复是这样的:“混蛋!你想让我挺着大肚子穿礼服,然后被军中所有上级和部下当成珍稀动物围观吗?”
——那个场面,光是想想都会感觉十分精彩。
于是,大天狗只能忍着笑意,同意了源博雅将婚期延后的要求。
“结婚可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我得仔细想想该怎么筹办……”源博雅在大天狗的搀扶下走出了平安京基地,欣赏着外面纷飞的大雪,感觉身心舒畅。

“走累了就坐下休息吧。”大天狗看见不远处的路边有一张石凳,于是脱下了身上的外套,将它铺在石凳上。
坐在冰冷的石头上容易受凉,大天狗想得倒是非常周到。
源博雅拉着对方一起坐到了石凳上,皱眉道:“笨蛋,你脱外套干什么?你就不冷吗?”
“没关系。”大天狗说着,幻化出了身后的翅膀。黑色的羽翼轻轻扑扇着,将两人一同拢住,挡去了凛冽的风雪。

“惠比寿告诉我,预产期大约是在二月十四日。”源博雅笑道,“如果我们的孩子能在情人节出生,那就真的太好了。”
大天狗微微颔首,一手搂住了源博雅的腰,一手在他腹上轻轻摩挲着。“情人节出生的孩子,大概会很幸福吧。”
“当然幸福啊,因为当天可以收到双份的礼物。”源博雅阖上了眼,想象着孩子未来的模样:“大天狗,我想要一个女儿。要是她长得像你,一定会和我妹妹一样可爱……”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夸奖我吗?”大天狗忍俊不禁,“那如果是儿子呢?”
“当然是在夸你啊。如果是儿子……那就把他培养成联邦新一代的将军吧。”源博雅沉吟道,“这样听起来,儿子似乎也不错嘛。”

由于天气寒冷,两人并未在雪地中久留,便返回了平安京基地。
“两位少将回来了。”候在走廊上的桃花妖见他们回来,上前说道:“我是来为博雅少将做产前检查的。”
“啊,抱歉让你久等了。”源博雅跟着桃花妖走进了医疗室,歉然道:“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过来。”
“没关系的。”桃花妖动作娴熟地准备好了医疗器械,随后说道:“请博雅少将躺到床上。”
源博雅依言躺在了床上,闭上双眼任由对方帮自己检查身体。

一开始时,他是觉得挺难为情的,毕竟男女有别。然而惠比寿作为医疗部的总长官,并不是每天都有时间帮他做各项检查,而且医疗部的成员大多都是女性。
反正到时候还要麻烦桃花妖他们帮忙接生……源博雅如是想着,也就看开了,干脆合上双眼,以免尴尬。
源博雅觉得无所谓,而大天狗看着自家恋人经常被军医触碰身体,心里自然是非常不爽的——
然而他再不爽,也不能对军医做些什么,唯有在事后狠狠“教训”源博雅一顿,以示惩罚。
随着孩子月份的增长,大天狗更是连这种“教训”源博雅的资格都被剥夺了,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博雅少将的骨盆比较狭窄,生产的时候可能会很辛苦。”桃花妖对两人道,“惠比寿前辈之前应该也有告诉过你们吧?”
“嗯。”大天狗点头,而后看向了源博雅。“博雅,到时候要剖腹产吗?”
源博雅考虑了片刻,还是不太想在自己身上划一刀。“让我先试试吧,实在不行再说。”
“剖腹产对身体伤害很大,恢复的速度也更慢一些。”桃花妖也赞同源博雅的想法,“既然胎儿体重正常,还是尽量顺产更好。”
即使大天狗不愿看着源博雅受苦,最终也只能尊重他的决定。
他目送着桃花妖离开医疗室,然后伸手将源博雅从床上扶起,从背后拥住了他。

“听说生孩子会很疼,博雅你害怕吗?”大天狗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宛如轻柔的羽毛拂过耳廓,感觉痒痒的。
源博雅听见他的话,不由笑了一声。“这有什么好怕的?联邦军魂,铁血无畏!”
“可是我担心。”大天狗抱着源博雅的手收紧了些,又展开双翼将对方护在怀中。“我怕你疼。”
源博雅顿了顿,继而说道:“那我疼的时候,就揪你翅膀上的羽毛吧,让你陪我一起疼。”
“好。”大天狗神情郑重地应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其实源博雅也只是说说罢了,他哪里舍得揪大天狗的羽毛。再说了,他那双翅膀本来就经常掉毛,万一揪秃了怎么办。

————————————

“听说生孩子会很疼,博雅你害怕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联邦军魂,铁血无畏!”

于是稍微脑补了下一章的情节:

神乐:博雅,你流了好多汗……
晴明:疼得厉害吗?
博雅:哼,这点疼痛……算不了什么。(内心:卧槽好痛啊啊啊啊啊QAQ晴明你们怎么还没走啊啊啊啊大天狗你快让他们出去啊!!!)

评论 ( 3 )
热度 ( 38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