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第六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最多有点肉渣。有生子情节。

本章的主题是:别看不起R级式神,雨女教你做人(其实并不是,别信)

身边有一个懂你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不仅能理解你的感受,还会纵容你任性的举动,毫无怨言地与你一起承担后果。
源博雅曾经想过,假如真的能拥有这样一个人,他愿意倾尽所有来换。
——而现在,这个人就站在他身旁,正细心地为他调整着驾驶座上的安全带。
“原先的安全带太紧了,会勒着你的肚子。”大天狗帮源博雅将安全带调松了一些,确认长度合适以后,才慢慢给他系上。
“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会弄。”源博雅感受着对方从自己腹上拂过的温度,脸色微赧,磨磨蹭蹭地戴好了头盔。
大天狗见状,低笑一声,而后在源博雅身旁坐下,系紧了自己的安全带。

“控制室准备。”
“轨道准备。”
“喷射装置准备。”
“现在进入启动倒计时……”
源博雅的指尖虚按在面前的键盘上,任由机甲飞离地面时带来的失重感将自己包围,在轻微的眩晕中闭上了双眼。
“博雅,你还好吗?”大天狗操纵着机甲上升,待四周的气流变得稳定后,转过头观察着源博雅的脸色。
“我不要紧。”源博雅缓了一阵,便恢复了原来的状态,继续操作机甲前进。
他庆幸自己体质很好,不然估计很难坚持下去。漫长的航程,高速的飞行,激烈的战斗,对于一般人来说,都是非常严峻的考验——
这也是他坚持不让白狼提前出战的原因。

“距离天邪星还有6000星里。”呆板的机械音向两人发出提醒。
“呼叫‘妖酒’,这里是‘苍空之翼’,收到请回答。”源博雅见时候差不多了,于是尝试和狸猫进行通讯。
“收到。”狸猫的声音从通讯设备中传来,带着几分上扬的音调。“博雅少将有何指示?”
“半小时后,我们将抵达天邪星的警戒范围外。届时需要你和山童前去干扰敌军的预警雷达,为其他人争取时间。你们和雨女的配合至关重要,绝对不能大意。”
“明白。”狸猫在出发前就已悉知本次行动的大致计划,只等对方一声令下,便准备行动。

大约过了半小时,那颗笼罩在紫雾中的星球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当中。随着星球上的景物变得越发清晰,他们离天邪共和国的防御基地也越来越近。
“来尝尝这个怎么样!”
山童驾驶着他的机甲“碎岩”,远远释放出崩山波,对天邪防线的部分雷达进行了干扰。
与此同时,狸猫的机甲也喷射出烈焰,摧毁了剩下的雷达系统。
“警报!有不明……”敌军雷达发出的一声警鸣,在狸猫和山童的攻势下戛然而止。
失去了雷达的提示,敌军暂时难以锁定他们的进攻方位,这便为大天狗等人提供了攻击的机会。
“启动瘴雾防御!”天邪防线的指挥官见状,立刻操纵防御系统喷射出瘴雾。暗紫色的雾气笼罩在基地上空,严重干扰了联邦军的视线。

“天空,也在哭泣着。”
——那台名为“泪痕”的蓝色机甲展开伞状武器,挥洒下天空的泪滴。无数雨滴般的凝珠从空中坠落,将紫色的瘴雾逐渐淡化,直至它们消失无踪。
那是雨女的特制药水,用以解除毒性、驱散瘴雾,平时虽用不上,关键时刻却能作为秘密武器使用。
“大家干得漂亮!”源博雅毫不吝啬地夸赞道,“多亏晴明早有准备,否则我们还真会被这东西给难住。”
“这里就交给我们吧。”狸猫的机甲飞到了防线中央的上空,喷出一片火焰,吸引着敌军的视线。

趁着同伴们的掩护,“苍空之翼”与少数机甲顺利找到了天邪防线的军需库,准备开始轰炸。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贯穿了所有人的心神,咆哮的炮火吞没大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在如此频繁的轰炸之下,天邪共和国耗费巨资制作的许多机甲与装备,都尽数化为了灰烬。
“攻击军需库,相当于斩草除根。”大天狗冷眼看着那些精良器械毁于一旦,评价道:“安倍晴明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
“这次他们肯定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没有能力再来攻打我们了。”源博雅对这次突袭的成果十分满意,许久不曾出现的笑颜也再次绽放。

“差不多了,我们撤退吧。”大天狗关注着狸猫和山童那边的状况,感觉他们能拖延的时间已经不多,便下令撤退。
“炸完了就想跑?可没那么容易。”不巧的是,天邪防线的机甲战士正好赶到了战场,企图拦截他们。
数量众多的机甲悬浮在半空中,几乎隐天蔽日。面对如此惊人的数量,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也难免觉得有些棘手。
“博雅,是时候认真了。”大天狗握在操纵杆上的手微微一紧。
“是啊。”源博雅望着眼前的无数机甲,鲜红的眸中燃起了战意。
两人相视一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军校的训练场上,两名意气风发的少年并肩作战,杀得前辈们狼狈不堪——
“暴风是世上最为锋利的武器。”
“倘若再加上箭矢呢?它们的组合,就叫‘风神之矢’如何?”
“不错的名字……我相信,它将无坚不摧。”

源博雅阖上双眼,调动起体内的精神力,将它们源源不断地注入机甲当中。
他腹中的孩子似是感觉到了父亲的动作,颇为不满地躁动起来。源博雅没有出声,只是稍稍拧起了眉,忍耐着身体的不适。
“博雅,别太勉强自己。”大天狗察觉对方的气息变重,立刻加快了精神力的灌注,为源博雅弥补剩下的能量。
“苍空之翼”蓦地睁开了双目,眼中妖冶的红光不断闪烁着,仿佛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
它展开了背后的机械翼,随即开始高速旋转,带起阵阵旋风,毫不留情地将空中的流云冲散,定格成一幅狂云乱舞的图画——
尖锐的箭矢裹在风中,乘势而去,如利剑出鞘那一瞬的光华,惊艳而残酷。
暴风下的箭雨狂潮,看似凌乱,却是例无虚发,每一箭都准确地穿透了敌军机甲的驾驶舱,将他们牢牢钉死在驾驶座上,动弹不得。

“博雅少将他们有危险!”狸猫看着远处那一大片黑压压的机甲,惊呼出声。
“鲤鱼精已经过去支援了,不必担心。”雨女遥遥看见密集的机甲重围被两人硬生生杀出了一个突破口,喃喃道:“那就是‘风神之矢’吗……果真名不虚传啊。”
山童按捺不住,调转了机甲的方向。“你们先在这边守着,我过去接应一下,马上回来!”
“小心一点。”雨女并没有阻止同伴的行为,只是温柔地叮嘱了一句。
她望着那台驰骋战场的黑色机甲,清秀的脸上隐隐带了忧虑之色。

“杀出一条路了。”源博雅见两人的合力一击成效显著,稍松了一口气,随后操纵着机甲往外飞去。“你负责击落敌兵。”
“好。”大天狗专注地盯着屏幕,将前来拦截的机甲一一击落。当敌军开火轰炸时,源博雅便操纵机甲敏捷地避开他们的攻击。
“等一下,小心右边——”大天狗发觉他们右方的机甲泛起了诡异的绿光,连忙解开安全带,扑到了源博雅身上。
“轰!”机甲自爆产生的近距离冲力,几乎将“苍空之翼”炸裂开来。尽管源博雅及时启动了防护罩,爆炸的余波依然对机甲造成了不轻的伤害。
眼看另一波攻击即将命中机甲,源博雅急忙操纵着机甲闪避敌军攻势。然而,受创的系统反应太过迟缓,根本不听使唤。

“泡泡之盾!”
一层半透明的防护罩将“苍空之翼”包裹其中,及时挡下了炮火的攻击。鲤鱼精用泡泡之牢将附近的机甲困住,心有余悸地说道:“真是危险呢,还好赶上了。”
“多亏你救了我们。”源博雅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他在山童等人的帮助下,驾驶机甲离开了敌军的包围圈,飞离天邪星。
“大天狗?”源博雅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才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他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人,惊觉对方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了伤:“喂!大天狗,你怎么样了?”
“不碍事……”大天狗低声说道,“受了一点皮外伤。”

源博雅将机甲调成了自动驾驶状态,然后起身去查看大天狗的伤势。
大天狗背上有一道很长的伤口,正汩汩流出鲜血。所幸创口并不深,也的确只是皮外伤,只要及时包扎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驾驶舱的地上散落着一些碎片,它们应该是方才受到攻击时碎裂的某些设施,砸下来伤到了大天狗。
源博雅用机甲上的药物帮大天狗暂时止住了血,简单包扎好伤口后,皱眉道:“你受伤了,怎么不告诉我?”
“就算我不说,你也会发现的……不是么?”大天狗说着,唇边扬起一丝淡淡的笑。
“如果刚才你没有扑过来,它们砸中的就是我了。”源博雅垂下眼睫,闷闷地说了一句。
大天狗失笑,伸手帮源博雅理顺了散乱的长发,轻声道:“受一点伤……总比看着你疼要好。”

回程的路上,尽管源博雅不断地和大天狗说着话,聊起两人共同的回忆,他还是在逐渐的失血中失去了意识。
“大天狗?大天狗你说话啊!”源博雅唤了几声,发现没有回应,心中登时一凉。
他立刻抬起手,探了探大天狗的颈动脉,感觉到了明显的跳动,才颤抖着放下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保持着镇定,随后用通讯器联络了“阴阳号”。
“这里是‘苍空之翼’,呼叫‘阴阳号’!晴明,能听到吗?”
“收到。”
“大天狗受伤了,你快通知军医做好准备!”
直到他们的机甲顺利与“阴阳号”对接,直到大天狗被送入医疗室,源博雅的双手依然在微微颤抖着。
安倍晴明打量着他糟糕的脸色,问他需不需要先去休息,而他只是摇头。
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大天狗真的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他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即使我粉身碎骨,也要保你毫发无损。”
当源博雅绞着十指,坐在医疗室外等待时,心中想道:他的确没有食言。
他觉得,自己好像体会到了当初大天狗在医疗室外等待的那种感觉。
焦虑,忧心,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安静等候命运的安排。
万一大天狗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他以后应该怎么办?
恍惚之间,源博雅突然意识到,原来大天狗对他来说,比他想象中的还重要许多。
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不仅仅是“朋友”二字,就能概括的存在了。

“大天狗少将伤得不重,请放心。”桃花妖清脆的嗓音在源博雅耳边响起,带着令人安心的气息。
源博雅失魂落魄地抬起头,对上桃花妖浅粉色的眼眸,尚未回过神来。
直至少女身上馥郁的花香将他唤醒,他才猛然一震,追问道:“大天狗他,没事吧?”
“大天狗少将没事,请放心。”桃花妖微笑着重复了一句。
源博雅闻言,顿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想进去看看大天狗的情况,却忽然感觉眼前一黑,身体随即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去——
“博雅!”
“将军!”
“博雅少将!”

评论 ( 17 )
热度 ( 63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