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贾诩番外·帷幕

贾诩原本以为,像自己这样的人,死后一定会堕入阿鼻地狱。
然而,在他与世长辞之后,却没有见到所谓的地狱,也没有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与黑白无常。
他只是在无尽的虚空之中漂浮着,宛如一缕游荡的孤魂,不知应该何去何从。
他始终孤独一人,既不会衰老,也不会死亡。他分不清昼与夜,也不知道在这期间究竟过去了多少时间。
大概,这就是上苍给予他最大的惩罚吧。
——他如此想着,竟然感觉心中好过了许多。

在这漫长的等待中,他熬过了一千年,又或许是两千多年。终于有一日,他听见一道缥缈的声音从虚空深处响起。
“贾文和,凉州姑臧人,位至三公,享年七十六岁。后人称之为‘毒士',其人用计狠辣,不择手段。”
“无数人因你而死,你心中难道就没有一丝愧疚和怜悯?你从来不曾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么?”
那道陌生的嗓音冷冷地质问着他,像是正在进行某种审判。
贾诩闻言,勾唇一笑。“当然——”
说话间,他想起了生灵涂炭的长安城,想起许多英年早逝的英雄豪杰,想起那场惨烈的宛城叛乱……
“不后悔。”

如此乱世,朝不保夕。旁人死活,与我何干?
贾诩知道,就算重来一次,他要走的路,依然不会有任何改变。
他漫不经心地回应着,笑容中凉薄的意味更深了几分。
“很好,你通过了我们的考验。”那道声音再度响起,语气依旧没有变化。“我是由乱世中所有英灵凝结而成的另一个世界。他们渴望太平盛世的来临,所以我将让所有人在此重聚。”
“哦?那么,阁下需要老夫做些什么?”贾诩问道。
“你需要帮助这个世界的孙策、周瑜、孙权和陆逊找回丢失的记忆,并让他们恢复从前的关系。只有当你完成任务时,这个虚拟的世界才会变成真实的存在。”

“若诩拒绝,又将如何?”贾诩心下了然,又接着问了一句。
那个声音冷冷地回道:“那你就与其他人一起,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吧。”
“如此看来,诩别无选择。”贾诩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于是坦然接受。
反正,他先前费尽心机,也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
虽然接受了这个任务,但贾诩心中仍有一个疑问:乱世之中,智者何其之多,为何偏偏要选择他?
“因为你是最适合的人选。”对方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解释道:“算无遗策,精于世故,冷静理智……无论造成什么后果,不管多少人因你而死——你最后总能全身而退。我们正需要这样的人。”
贾诩听罢,沉默片刻,朝着虚空拱手一揖。
“多谢。”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一成不变的虚空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这里有随处可见的高楼,冲破云霄的铁翼,从商者身份不再低贱,女子亦可读书当官。
贾诩以一名普通学生的身份来到了这个世界,并逐渐开始适应这里的生活。
在他十八岁的时候,那个声音告诉他,任务中的其他人即将与他相遇,让他提前做好准备,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否则这个世界就会立刻崩溃。
经过十几年的适应,贾诩早已明白如何伪装成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何况他将要面对的,只是几个失去了记忆的少年。
即使孙策和周瑜拥有之前的记忆,也未必看得出贾诩的异样——毕竟他们太过年轻。两人的年纪加起来都比不上贾诩,要论心机手段,哪里斗得过活了七十多年的老狐狸?

贾诩是他们四人之中第一个来到学生宿舍的。他早早就安放好了行李,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室友们的到来。
第一个进入宿舍的,是一向守时的好学生周瑜。他礼貌地跟贾诩打了一声招呼,随后便开始整理行李,铺好床单。
贾诩一边回应着周瑜,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眼前的人,暗自作出评价。
他带了一把古琴,一叠宣纸,还有几瓶墨水。
这个世界的周瑜,依旧温润如玉,才华横溢,但到底没有经历过战争与死亡,终究还是稚嫩了些。

贾诩本以为,孙策会和周瑜一同前来,没想到第二个进来的却是陆逊。
他对陆逊此人并不是很了解,毕竟对方活得比他要长。
贾诩正暗中观察着陆逊,突然感觉有数不清的片段涌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那是属于陆逊的所有记忆,还有孙权的,孙策的,周瑜的……
真是天助我也。贾诩脸上露出一丝友善的微笑,愉快地和陆逊互道了姓名,然后猜测最后一位室友会是谁。
“应该是这里了。”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贾诩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他长得不高,身材瘦削,脸色苍白,一双明眸闪动着聪慧的光芒。
“大家来得真早啊。我叫郭嘉,字奉孝,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
天意啊,郭奉孝……这一次,我可不会再放你走了。

没有人知道,看似冷心冷情的贾文和,也曾经对某个人有过隐约的好感。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他看见放浪不羁的谋士坐在竹林间,一手端着酒盏,一手搭在曲起的膝上。
清风飒飒,穿过竹林,吹起他宽大的衣袂,飘然若酒仙。他抬眸看向来者,悠悠笑道:“文和兄,来饮一杯罢。”
当真是恣意逍遥,风流潇洒。
那美好的一幕,久久停驻在贾诩心头,挥之不去。直至他年逾古稀,旧时的许多事情都已记不清了,却依然记得当初郭嘉的那个笑容。
在贾诩晚年闭门不出,不攀权贵,寂寥度日时,也曾想过,如果那人能够活到现在,又是怎样一番光景。
然而,如果终究只是如果罢了。

贾诩精心安排着孙策和周瑜的相遇,并努力促使他们尽快恢复记忆,以便与对方相认。
周瑜在食堂接到的那个电话,并不意味着室友的关心,只是贾诩用来确认他和孙策是否相遇的方式而已。
他就像一个局外人,坐在帷幕之后,操纵着棋盘上的黑子白子,而后收回手臂,冷眼旁观。
他本来能够让荀彧和郭嘉忆起前尘,却始终封锁着他们的记忆,让两人止步于友情阶段——
人都是自私的,他不想看到荀彧和郭嘉在一起的画面。
为避免引起郭嘉的怀疑,导致任务失败,贾诩只能暂时先和他做普通朋友。反正他独自活了那么长的时间,也不在乎多等几年。

为方便贾诩随时调整其他人的记忆,这个神秘的世界给了他一副星牌,上面有着所有人的画像和姓名。
这副星牌只能在午夜时分使用,每天能够使用的张数也是有限的。
考虑到使用星牌时会发出淡淡的亮光,贾诩特意准备了一层黑色的帘子,将它挂在蚊帐外,以便遮挡星牌的光芒。
除此之外,他还依照孙策和周瑜两人从前的经历,编写了一篇剧本,以匿名的形式送去了话剧社,帮助两人回忆旧事,可谓是煞费苦心。

每一年的期末考试对于贾诩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尽管他的外表与一般的大学生无异,但实际上他已经不年轻了。而且他脑中存放的记忆实在太多,很难再装下其他的信息。
每每被郭嘉调侃此事,贾诩也只是无奈地笑笑,推说是自己记性不好。
孙策和周瑜之间的进展异常顺利,而孙权和陆逊这边的状况,却让贾诩犯了难——
陆逊之前因孙权而死,倘若他恢复了记忆,肯定不愿再接近孙权一步。
贾诩思索良久,最终决定先压下陆逊的记忆,等他们两人相识多年以后,再慢慢进行恢复。
“老夫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你们要是还没有结果,可就说不过去了啊。”

他们四人没有令贾诩失望。
恢复记忆不久后,孙策就在校园中向周瑜公开表白,并获得了围观群众的热烈祝福。
而苦苦追求陆逊的孙权,也终于在毕业之前获得了对方的回应。
“很好,再来一张!3,2,1——”
贾诩微微眯起双眸,忍受着头顶上刺眼的阳光,勉强对着镜头露出一丝微笑。
他假装不知道郭嘉在自己头上摆了一个剪刀手,若无其事地望向前方,嘴边的弧度因此增添了几分真意。
年轻就是好啊,能够拥有任性的资本。
今天没有课,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这个夏天,他们毕业了。

“你好,我是来入职的新员工。”郭嘉向前台递交了自己的资料后,办理了入职手续,便准备开始工作了。
“你是新人,对于公司的事务还不熟悉,就先让同事教教你吧。”前台的小姐说着,将郭嘉带到了办公室前。
“嗯,谢谢。”郭嘉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在得到允许之后,伸手推开了门。
办公室非常宽敞,里面有几个隔间。日光通过透明的玻璃折射入内,在墙上映出灿烂的光辉。
贾诩停下了手中转动的笔,抬头望向郭嘉,深邃的眸中闪烁着神秘莫测的光。
“又见面了,奉孝。”
郭嘉先是微微一怔,而后灿然笑道:“文和,好久不见。”

(完)

后记:

虽然这篇是策瑜文,但是贾诩确实是非常重要的线索人物,就为他写了一篇番外,解释前面的那些伏笔。
番外一开始写得特别爽,有种幕后BOSS自白的感觉,结果后来越写越心酸……心疼文和
你们猜奉孝后来有没有发现文和的身份w说不定他已经发现了,只是不说破而已?

评论 ( 10 )
热度 ( 43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