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第五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最多有点肉渣。有生子情节。

不过短短七日,天邪共和国便向平安联邦的几处防线发动了突袭。
在安倍晴明缜密的战术布置之下,敌军的攻击已被尽数拦截。然而,频繁的战斗依然让他们感觉疲惫不堪。
“晴明,我们这样下去不行,太被动了。”源博雅指着地图上的一处,说道:“我们需要主动出击。这个地方,就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博雅少将说得不错。”八百比丘尼微笑道,“问题是,应该派谁领兵前去呢?根据我军搜集的情报来看,天邪星的防线并不容易被突破。”

“目前,我军兵力已经均衡分布在联邦各处。”安倍晴明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如果调出部分主力参与进攻,防守力度必会减弱。”
源博雅眉峰一挑。“这还不简单吗?让我带兵去就是了,反正我留在基地也没事可干。”
“博雅,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出战。”安倍晴明并不理会源博雅抗议的声音,转过头对神乐说道:“神乐,先联系座敷童子,确认军需的供应是否足够。”
“嗯。”神乐应了一声,随即调出通讯页面,开始呼叫座敷童子。
“喂喂!你们……”被他们无视的源博雅愤愤离去,想进入机甲训练室,却被告知没有使用权限,气得咬牙切齿。

恰在这时,机甲训练室的门被打开,一名身姿矫健的狼族少女走了出来。她看见站在门外的人,立刻站直了身体,抬手敬礼。“博雅将军。”
“白狼,你怎么还待在训练室?”源博雅问道,“现在是休息时间。”
“因为我想要变强。”白狼说这句话时,金眸中闪烁着坚毅的神采。“连医疗部的萤草都申请转去机甲部了,我这个战士怎能不去战场?”
“什么?”源博雅不由吃了一惊,“萤草她……是认真的吗?”
“她昨天已经开始接受训练了。”白狼想起萤草说过的话,对她的敬佩之意又加深了一些。“她说,想要拿起武器,保护大家。”
想要保护的心……吗?
呵,我身为男人,不能上阵杀敌,反而需要一个弱女子来保护。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大天狗经过源博雅的房间时,听见了一阵熟悉的笛声,不由为之驻足。
笛音时而悠远,时而激昂,其中蕴含着几分哀思,几分惆怅,但更多的是不顾一切的果敢决绝。
大天狗听了片刻,便从房中取来了自己许久不曾吹过的笛子。他隔着那一扇门,悠悠吹响了竹笛,与源博雅合奏。
在两人合奏的初时,源博雅的笛声变得有些迟疑,既而又恢复了原本的流畅,仿佛是古时候精通雅乐的京都贵公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着无与伦比的优雅与自信。
他本就应该自信,因为这是他自己写的曲子——从作曲到填词的工作,都是由源博雅一人完成的,尽管那时候他才十五岁。

这首曲子,是源博雅为一位故去的将军写的。
那名将军是联邦史上罕见的军事天才,出身名门望族,却并非正统所出。
他的实力引起了家族的忌惮,族长在军部安插人手监视他,甚至用妖术给他下咒,以便牵制这颗棋子。
在一次战争中,他的妹妹被敌军挟持。总指挥官为顾全大局,命令所有人立即撤退,不得前往救援。
只有他一人抗命不从,不惜牺牲性命,深入敌营救出了自己的妹妹——也就是他们家族的嫡长女,后来的新任族长。
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反抗,也是最后一次。

源博雅与他素未谋面,只是从老师口中听说了这位将军的事迹,于是有感而发,谱写一曲。
源博雅是公认的音乐天才,而他是军事天才,大概这就是天才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除了大天狗之外,没有人知道他写过这首歌,他也只在那将军的墓前吹奏过一次。
“同样都是兄长,我能理解他想保护妹妹的那种感受。”源博雅握着笔一边起草,一边跟大天狗聊起自己的妹妹,红眸中蒙上一层淡淡的忧伤。“我也有一个妹妹,她……在几年前就病逝了。”
短短的铅笔被他握在手中,仿佛被赋予了魔力一般,在纸上勾勒出优美的线条,很快便写成了一篇词稿——

“鸟儿为何不知疲倦  每日翱翔晴空  等到坠落之时  又该何去何从
倘若用尽全力  逃出牢笼  是否能够再振翅  飞过那道天虹
当你迎风而上  冲破苍穹  是否能够不回头  忘却过去种种
抹去所有痕迹  昔日耻辱或殊荣  都将消失无踪  刎颈之交  不再生死与共
孤身向前  即使无人目送  只想挣脱束缚  将命运紧握手中
仅此一次  哪怕徒增伤痛  不惧死亡深渊  以笑颜走向最终
此情无须何人懂  任你是悲是喜  笔墨几重  我只为一瞬感动”

大天狗原本认为,这首歌只是源博雅写给那位将军的。可是现在他又觉得,其实这首歌是在写源博雅自己。
——出身名门,才华横溢,屡受挫折,却从未屈服。无论经历多少次狂风暴雨的摧折,他依然站得笔直。
“是博雅在吹笛子吗……”
神乐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笛声,眼中闪过一丝恍惚。她总感觉这笛声似曾相识。
安倍晴明仔细听了一阵,说道:“不,是博雅和大天狗在吹笛子。”
八百比丘尼微微点头。“他们两人的笛声,可真有默契啊。”

几次突袭的失利,令天邪共和国开始按兵不动,而平安联邦也暂时没有进攻的意思,两军自此陷入了僵持状态。
源博雅见状,再也坐不住了。他披上军服外套,掩住了微隆的腹部,便再次去找安倍晴明。“晴明,我要出战。”
“驳回。”安倍晴明正在研究战场地图,听见源博雅的话后,毫不犹豫地回道。
“我请求让博雅出战。”大天狗的声音突兀地响起,令在场的其他人都怔了一下。
安倍晴明抬起双眼,正视着眼前这名向来冷静的妖族男子。“大天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请求让博雅与我一同出战,驾驶‘苍空之翼’。”大天狗面不改色地重复道。

“大天狗?”源博雅没想到对方会帮自己说话,讶异地睁大了双眸。
他本以为,这个家伙会和晴明一样,坚决反对他驾驶机甲。
实际上,大天狗也是彻夜未眠,在心中挣扎了许久,才作出今天这个决定的。
他不愿让博雅面临危险,但是他更舍不得看到对方被迫敛起锋芒的模样。
“博雅,你想保卫自己的国家,捍卫武士的荣耀,我自然不能折断你的双翼。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你的安全……保护我们的孩子。”大天狗郑重地承诺着,目中倒映出源博雅颀长的身影。
那是他喜欢的人——如此骄傲,又如此倔强。
“即使我粉身碎骨,也要保你毫发无损。”

P.S. 有兴趣的话,可以猜猜文中那位将军的人物原型是谁(不是阴阳师里面的角色,是某部动漫的配角)

评论 ( 10 )
热度 ( 63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