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完结章(策瑜)

轻松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享受完一个月的寒假后,孙策又和弟弟一起提着行李箱来到了学校的宿舍楼下。
不过这一次,他的行李之中多出了一个琴包——里面放着一把崭新的吉他。
“老大,仲谋,你们回来了!”甘宁跟进门的两人打了招呼,随后疑惑地看了孙策手上的琴包一眼。“这是?”
孙策将琴包往桌上一放,颇为自得地笑道:“这是我新买的吉他。公瑾喜欢音乐,我打算给他弹一首情歌,然后当众表白,让所有人都知道,周公瑾是我孙伯符的人了。”
“……”吕蒙沉默了一会,摇头道:“我觉得你不弹吉他的话,表白的成功率还会高一些。”
“+1。”“+2。”孙权和甘宁纷纷表示赞同。

“你们三个,很有能耐嘛。”孙策露出一个“搞事情”的微笑,随即拉开了琴包的拉链。
他在椅上悠悠坐下,将吉他横放腿上,一手按弦,一手拨弦,胡乱地弹了几下。
杂乱无章的琴声响起,不仅毫无旋律可言,还不时夹杂着几声变调的凄鸣,令人捂耳不忍再听。
“老大我错了!你的琴艺举世无双,求你别再弹了!”
“哥!饶命啊——”
“琴、琴下留人……”
孙策停下了拨弦的动作,看着眼前三人备受折磨的凄惨模样,满意地点头道:“魔音大法好啊。”

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孙策的琴声都是整个寝室所有人的噩梦——当然,除了孙策他自己。
每当孙策一提出要练琴,他的室友们就会寻找各种借口,提前离开宿舍。
“老大,我晚上要赶作业,就不回来睡了。”
“我也是。”
“我也……”
“站住。”孙策用力拨了一下琴弦,挑眉问道:“我就弹得那么难听吗?”
三人被迫屈服于孙策的淫威之下,不得不摇头否认,然后乖乖坐下来听琴。
孙权甚至绝望地想,搞不好到时候的新闻头条还会变成:“某高校表白胜地惨变凶杀现场!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在开学后的一个月内,周瑜都很少有机会见到孙策。他旁敲侧击地问过孙权,也只是得到了“大哥正在给你准备惊喜”这样的答复。
惊喜吗?希望不是惊吓才好……
周瑜不知道孙策究竟在捣鼓着什么东西。但是以他的经验来看,孙策精心准备的结果,往往会让他哭笑不得。
“公瑾,又犯相思病了?”郭嘉见周瑜时常走神,于是调侃了一句。
“我只是在思考,伯符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周瑜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果不其然,他从郭嘉那里得到了一个怜悯的眼神。

苦练总是会有成果的,尽管这个成果并不太令人满意。
在荼毒了室友的耳朵一个月后,孙策终于能够流畅地弹奏出一首乐曲了。
他迫不及待地准备好了鲜花和蜡烛,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拉着室友商量他的表白计划。
“先在他的宿舍楼下用蜡烛摆好心形,再弹吉他表白,最后送上鲜花。”吕蒙一本正经地说道,“电视剧里面的套路都是这样的。”
“时间千万不要选在深夜,还像个傻X一样乱吼乱叫,那样会被宿管抓走的。”甘宁补充了一句。
孙策听罢,不禁哈哈大笑。“放心吧,我还不至于蠢到那种地步。”

那是一个静谧的夜,月色如水,星辰璀璨。
孙策等人在一众同学的围观之下,仔细将蜡烛摆成了心形,而后一一点燃。
孙策搬来一张椅子,抱着吉他坐下,边弹边唱:“满江情兮为君流,非君不解相思愁……”
“好肉麻的歌词啊,我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吕蒙搓了搓手,低声吐槽。
“说不定人家文艺青年就吃这一套呢。”甘宁笑道,“老大这次也是够拼的。”
孙权听着楼上传来的动静,悄悄给周瑜发了条短信,让他站在窗边往下看——
大哥,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在孙策弹完了吉他以后,周瑜终于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走下了楼梯,伫立在那个巨大的心形前。
孙策直直望向周瑜澈如秋水的眼眸,扬声说道:“公瑾,我喜欢你!”
周瑜笑而不答。他拿过孙策手中的吉他,轻轻弹了几下,淡然道:“刚才那首曲子,你弹错了一个音。”
“呃……”孙策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低声说道:“策学艺不精,公瑾就凑合着听吧。”
“想学吉他?还是我教你吧。”周瑜说罢,将吉他还给了孙策,眼中闪烁着点点笑意。
孙策觉得,自己仿佛听见了鲜花绽放的声音。

“亲他!亲他!”围观群众见状,立马兴奋地开始起哄,要求两位帅哥当众接吻。
还有人用手机录下了这浪漫的一幕,发布到学校的论坛上。它迅速占据了论坛首页,并成为该校年度最火的表白帖。
孙策和周瑜对视一眼,随即在无数尖叫声中相拥而吻。在双唇轻轻相贴的刹那,两人都不约而同地阖上了双眼。
周瑜忆起孙策逝世后的那年新春,他曾经守着荧荧烛火,独自度过漫漫长夜。
而往后的无数个日夜,他们都将一起度过,而不是留他一人,独饮寂寞。
“伯符,我也喜欢你。”孙策睁开眼,正好看见周瑜粲然一笑,眸中仿佛盈满了漫天星河。
正如当年那名惊才绝艳的舒城少年,桃花树下一回眸。

(正文完)

评论 ( 13 )
热度 ( 30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