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第四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最多有点肉渣。有生子情节。

夏夜的雨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青草的气息。月光温柔地洒落在海面上,泛着粼粼碎光。
黑夜之中,一道人影伫立在源博雅房门前,迟疑了一阵,最终还是推门而入。
“大天狗,不要过去!危险……”源博雅睡得不太安稳,梦中时有呓语,双眉也始终颦着。
大天狗缓步上前,在源博雅的床边坐下,伸手抚平他眉间的一丝忧色。
博雅,你梦见了什么?
他稍稍俯身,在对方柔软的唇上轻轻印下一吻。
“博雅,我喜欢你……很多年了。”大天狗淡如轻烟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继而随风散去,得不到任何回答。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当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做到最后。”他说完后,便不再出声,静静凝视着源博雅的睡颜,过了许久才起身离去。
在他身后,一双红色的眼眸悄然张开,宛如光华流转的宝石,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次日清晨,大天狗顺道端了早餐给源博雅送去,却发现本应躺在床上的人不见了踪影。
随后,他听见了盥洗室中传出的异样声响——
“呕……咳咳,呕……”大天狗推开了盥洗室的门,看见源博雅正扶着洗手池,干呕不止。
他早上没有吃东西,只能吐出一些酸水来,但依然感觉胃里难受得很。
大天狗轻轻拍着源博雅的背帮他顺气,等他缓过气来,才倒了一杯热水递过去。“好点了吗?”
“嗯。”源博雅接过杯子漱了漱口,随意擦去唇边水渍。他与大天狗视线相接,顿时想起昨晚那人说过的话,脸上微微一热,神情也变得有点不自在。
以前他确实没有想过,大天狗竟然对他抱有这样的情感……

“你的脸色很差,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大天狗打量着源博雅眼下淡淡的青黑色,对此有些担忧。
“最近睡得不太好,也吃不下东西。”源博雅低声抱怨道,“大概熬过这段时间,就会好了吧。”
大天狗看着他吃了两口早餐,随后又跑进盥洗室中一通呕吐,连忙按铃叫来了惠比寿。
“孕吐是正常现象,大天狗少将不必担心。”慈祥的老人笑眯眯地解释道,“吃点酸的东西,或许可以缓解一下。”
“我明白了。”大天狗认真地记下了惠比寿的话,打算到时候出去买些柠檬或是梅子,带回来给源博雅吃。

剧烈的孕期反应持续了几个星期,折磨得源博雅日益憔悴。无论是酸甜的水果还是菜肴,都无法促进源博雅的食欲。这些日子以来,他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大天狗伸手扶着不住呕吐的源博雅,握上他冰凉的手,心中泛起阵阵刺痛。
他差点就想开口说:“博雅,我们还是不要这个孩子吧。”
——每每启唇,却还是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源博雅无精打采地坐在椅上,望着那一桌丰盛的午餐,摆了摆手。“我吃不下。”
反正吃完以后也要吐出来的,还不如不吃。
大天狗沉默了一瞬,既而转身离去,顺手阖上了房门。
源博雅听着对方远去的脚步声,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就算是再有耐心的人,也无法忍受这种日复一日的徒劳无功吧。
走了也好……我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根本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大约一小时后,源博雅的房门再次被敲响了。他以为是前来例行检查身体的军医,头也不抬地应道:“进来吧。”
“博雅,我熬了点粥。”大天狗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蔬菜粥,走进了房间。
这碗粥的味道十分清淡,没有半分肉类的荤腥,他想源博雅大概能吃得下去。
“你……”源博雅看着对方手中的碗,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
这个笨蛋,刚才是去帮他熬粥了吗?
“还是吃不下吗?”大天狗见源博雅没有反应,不由皱起了好看的眉。
那神色,并不是对源博雅的拒绝有所不满,而是饱含着疼惜的意味。
源博雅只望了大天狗一眼,莫名就觉得有些难过。他看不得大天狗这般模样,只好从人手里接过了碗,尝试着喝了口粥。
味道……似乎还不错?

源博雅吃得很慢,用了十几分钟才将整碗粥喝完。他放下碗,刚想对大天狗说些什么,却感觉身体突然被一股温暖的气息所笼罩——
巨大的羽翼在他眼前展开,轻柔地将他拢入怀中,裹住了他的身体。
“这是精神力突破SS级别后的妖力化形。”大天狗说道,“在你坠海时,我就已经突破了之前的等级,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
“这就是你原本的样子吗。”源博雅轻轻抚摸着对方纯黑的羽翼,心中想道:我们以后的孩子,会不会也有这样一双漂亮的翅膀?那一定很威风。
“是的。”大天狗说完以后,湛蓝的眸色逐渐变得黯淡下来。
他在等,等源博雅开口说:“大天狗啊,这个孩子实在是太碍事了,我只能选择放弃他。”
但是直到源博雅在柔软的羽翼间沉沉睡去,他都没有说出那句话。

三月之后,天邪共和国正式对平安联邦宣战。经过长期的准备,双方都对彼此的战力有了深入的了解,出战时自然也会派遣有针对性的阵容。
天邪共和国的菁英很少,但胜在人数众多。因此,他们常常以车轮战的方式消耗敌军。
尽管联邦的防线已经守住,连番的激战还是让人感觉有些吃不消。
“喂,军医呢?我弟弟受伤了,快点帮他治疗啊!”鬼使黑一从机甲上下来,就冲过去扶住了行动不便的鬼使白,高声嚷嚷道。
“一点小伤而已。”鬼使白用力按着渗血的伤处,觉得兄长未免太过大惊小怪。“何况你也受伤了,不是么?”

鬼使黑匆匆安置好了弟弟,便又急着要赶回战场,拦都拦不住。
“鬼使黑上尉,您手臂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好,请让我来包扎吧。”医疗部的实习生萤草拎来了药箱,柔声细语地劝道。
鬼使黑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随便包扎一下就好。等我回到战场,一定要让那些伤害我弟弟的混账付出代价!”
被安倍晴明勒令不准出战的源博雅穿着军服站在一旁,黑色的腰带比平时系得松了几分。如果看得仔细一些,就会发现,他的小腹处已经隆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

大天狗走下了机甲,任由后勤部的人员忙碌地将略有损伤的“暴风”送去维修,而后径自走到源博雅身前。
“我没受伤,只是机甲的外壳有些碎裂。”接收到源博雅关心的目光后,他低声说道。
“没事就好。”源博雅深深地看了大天狗一眼,随后目送着鬼使黑的机甲再度远去,眼神中带着说不出的羡慕——
“伤痕,是男人的勋章。”
当源博雅还在军校学习时,他曾经自豪地说过这样一句话。如今,过去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却又仿佛离他很远。
大天狗知道,源博雅羡慕的不是鬼使黑身上的伤痕,而是他胸前那枚染血的勋章——
那是军人最高的荣耀。

大天狗初次在军校中听说源博雅的姓名时,对于这位皇室后裔,心里只有一种淡淡的不屑。
自从平安联邦正式统一后,国王的地位便被首相、议会和内阁所取代。皇室成员没有任何实权,只是联邦的一种象征符号而已。
倘若是在以前,出身尊贵的人不需要付出任何努力,就能坐享荣华富贵。
然而现在……
大天狗看着那名源氏男子在自己身旁的位置上坐下,并热情地和他打招呼,礼节性地回之一笑。
我会让你明白,所谓的皇室后代、贵族血统,对于崇尚武力的军校生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大天狗原本以为,贵族子弟都是娇生惯养的。他们在军校中待不了几天,就会被艰苦的条件和严格的训练逼疯,然后哭着要求回家。
而源博雅此人的坚韧不拔,可以说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与普通的军校生无异,每日摸爬滚打,吃苦耐劳,从未凭借他的姓氏换取什么特殊的待遇。
“皇室”二字,在数千年的历史演变中,历经消磨,已然失去了它原本的光泽。有人觉得惋惜,有人为此难过,也有的人始终傲然挺立,永不低头。
源氏一族与生俱来的骄傲,早已刻入了源博雅的骨血中,不可磨灭。
即使皇室已经不复存在,他依然是联邦军最优秀的少将之一,源博雅将军。
而这样优秀的一个人,如今却被他亲手斩断了双翼。

评论 ( 15 )
热度 ( 81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