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第三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最多有点肉渣。有生子情节。

听见惠比寿的话后,几乎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神乐最先反应过来,惊讶地问道:“博雅他才觉醒性别几个月啊,怎么会……你们确定没有误诊吗?”
“我们已经确认过几次了,不会有错的。”桃花妖点头道,“博雅少将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安倍晴明闻言,将目光转向了大天狗,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如果他没有记错,大天狗和源博雅曾在两个月前失联过一次。
“请尽力而为。人没事就好,至于孩子……我并不强求。”大天狗说着,望了医疗室紧闭的大门一眼。“我可以进去陪着他吗?”
“哎呀,果然是大天狗少将的孩子呢。”八百比丘尼抿唇一笑,“看来我没有猜错。”

“大天狗少将,请随我来吧。先换上无菌服,戴上帽子和鞋套,并用消毒液清洁双手,再进入医疗室。”桃花妖说完后,将大天狗带到了更衣室。“博雅少将现在还很虚弱,不能抵御病菌的入侵,因此我们需要保证医疗室的无菌环境。”
“嗯,我明白。”大天狗仔细完成了桃花妖所说的步骤后,才缓缓走进医疗室。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天花板、墙壁、床单、被罩都是纯白色的,更衬得源博雅发上那一抹鲜红分外耀眼。
博雅……
大天狗安静地走到床沿坐下,注视着源博雅苍白的唇色,在心中默念对方的名字。
他紧紧握住了源博雅的手,看着暗红的血液顺着输液管流入他的身体,感觉胸口一阵发疼。

等到源博雅苏醒时,已经是两天以后了。
他慢慢睁开眼,看见大天狗伏在床沿睡着了。垂下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目,只露出半边俊逸的脸庞。
他想抬起手,帮对方拨开遮挡双眼的刘海,却被手背上传来的疼痛阻止——
“博雅,你醒了?”大天狗本来就睡得不沉,很快就醒了过来。他看到源博雅的动作,连忙按住了他的手,随后按铃通知军医。“不要乱动。你正在输液,别让身体里的血倒流回去。”
源博雅依言放下了手,忆起之前战斗时强烈的腹痛,犹豫着问道:“我……到底怎么了?”
大天狗回想着惠比寿所说的话,稍稍垂下了眼帘。“你怀孕了,刚满两个月。”

大天狗预想中的怒火并没有来临。他以为源博雅会狠狠揍他一拳,或者朝他怒吼,质问他那天为什么要标记自己。
这个孩子来得实在太不是时候了。他的出现意味着,在战争随时可能爆发的当下,源博雅身为机甲战士,只能躲在同伴身后被大家保护,无力地看着他们流血拼杀——
这对一名优秀的武士来说,无疑是极其残酷的。
源博雅出人意料地平静。直到军医前来为他检查完身体,再三叮嘱了注意事项之后,他依然没有爆发,只是礼貌地颔首致谢。
往日总是高高束起的长发,如今也柔顺地披散着,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凌厉,多了一丝柔和。
一点都不像平常那个源博雅。

“我累了。”不知沉默了多久,源博雅终于开口,轻声吐出了三个字。
“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大天狗细心地为他掖好被角,然后起身走出了医疗室。
他没有问源博雅打算怎么做。无论对方是否选择留下这个孩子,都是他的自由——
何况他是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被标记的。谁也没想到,就是那么一次,居然会……
“大天狗少将,博雅将军他不要紧吧?”守在医疗室外的白狼见他出来,于是上前询问。
“他没事,已经睡下了。”大天狗只留下了一句话,而后径自离开。“你们等他身体好些,再过来探望吧。”
不知是不是错觉,白狼与大天狗擦肩而过时,似乎看见他从容的眼神中,有一抹淡淡的惆怅。

战事仍在持续着。贪、嗔、痴的战败,并没有让敌军放弃进攻平安联邦,反而增强了他们复仇的决心。
从天邪星派人袭击这座沿海城市的那日起,几乎每天都是战报不断,令安倍晴明等人忙得不可开交。
直到三天后,安倍晴明才抽出了一点时间,与神乐他们一同前去探望源博雅。
比起刚被“鲤鱼号”从海中捞起的时候,源博雅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他懒洋洋地倚在床头,听着同伴们关心的话语,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安倍晴明坐在床边,打量着源博雅身上的绷带,发出一声叹息:“博雅,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源博雅蹙起眉峰,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晴明,你在后悔让我出战吗?”

安倍晴明缄口不言。他心中确实是这样想的,但又担心说出来会激怒源博雅,只能继续保持沉默。
源博雅似是看穿了安倍晴明的心思,进一步问道:“如果我不出战,你又打算派谁去呢?你这个不会开机甲的指挥官吗?神乐和八百比丘尼这两个柔弱女子?体质和精神力都不达标的白狼?还是说,你想让后勤部和医疗部的那些家伙上战场?”
“博雅,冷静一点。”神乐出言劝说,“你现在的情绪不能太激动……”
源博雅重伤初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难免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停下歇息了片刻,才继续说道:“普通的士兵,完全不可能挡住业原火三魔将——假如我不出战的话,这里很可能已经被敌军夷为平地了。晴明,这根本不是你的错。”
“你说得对。”安倍晴明淡淡颔首,“作为指挥官,我确实别无选择……但是作为朋友,我感到很抱歉。”
“是朋友,就不要说这个词。”源博雅拍了拍他的肩,假意威胁道:“如果你不想挨揍的话。”

大天狗站在医疗室门外,听着他们几人的交谈声,最终还是没有推门进去。
源博雅为人仗义,会毫不犹豫地为朋友两肋插刀。倘若能被他当成朋友看待,那将是莫大的幸运。
然而,人心从来都是不会满足的。一旦得到了,就会想要更多,然后无休止地索取下去。
博雅……那日你奋不顾身地救我,也只是把我当作朋友吗?
那么多年以来的朝夕相处,你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

评论 ( 6 )
热度 ( 72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