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蔷薇之剑 第二章(海暗)

文前预警:CP为海马濑人X暗游戏,ABO设定,有怀孕生子情节,不能接受请勿阅读

 

亚图姆是被一阵米粥的清香气息唤醒的。他睁开眼时,看到海马濑人正坐在床边,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

“醒了?先吃点东西。”

海马濑人见他睁眼,自顾自地舀了一勺热粥,递到唇边吹凉。“我帮你请了假,今天不用去上课了。”

亚图姆支撑着坐起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喂着喝了点粥。他从海马濑人手中接过了碗,表示他可以自己吃。“我这是得了肠胃炎吗?”

“不,你怀孕了。”

海马濑人的声音很平静,直白无比的话语却惊得亚图姆当场愣住。

他咽了咽唾沫,用沙哑的嗓音问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恢复清醒的亚图姆忽然想起,这个世界的Omega受孕率本就比Alpha和Beta高出不少,发情期的怀孕几率更是超过80%。

他们之前的初次标记来得太过突然,根本无暇顾及安全措施,会造成这种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过几天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布我们的婚讯。”

海马濑人显然不打算将自己的话重复一遍。他看了坐在床上发愣的人一眼,不由自主地放柔了声音:“这个世界有专门保护Omega的法律,要是你的身体承受不住,也可以选择休学。”

亚图姆阖上双眼,平淡的语气忽而变得凉薄起来:“如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呢?”

海马濑人微微挑眉,并未对此感到惊讶。毕竟亚图姆之前一直都以普通男性的身份存在,一时难以接受自己变成Omega的事实,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双手插兜,以不容反驳的姿态陈述道:“即使没有孩子,也改变不了我要和你结婚的决定——除非,你准备洗去身上的标记,接受另一个Alpha。”

“海马……”

亚图姆凝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感慨似的呢喃着他的名字,像是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KC集团的新闻发布会如期召开,海马濑人在发布会上宣布了自己已经订婚的消息,并表示会在下月中旬与“决斗者之王”亚图姆结婚。

“亚图姆?他不是Alpha吗?”现场的记者立刻举手提问,“难道海马社长喜欢的是Alpha吗?”

海马濑人瞥了那人一眼,随后道出了令在场所有人震惊的真相:“他是我的Omega。”

“另外,你们可别会错意了。我选择和他结婚,只因为他是亚图姆,与他的性别没有任何关系。”

按下快门的声音接连不断地响起,无数长枪短炮将坐在会场中央的两人包围,四周充斥着令人不适的紧迫感。幸而海马濑人和亚图姆都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否则肯定会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亚图姆先生,您之前曾经赢得过KC集团举办的比赛,请问这是否得益于您与海马社长之间的关系?”

这真是一个尖锐而直白的问题。

亚图姆缓缓抬眼,漠然睥睨着不远处那名提问的记者,冷冷地反问道:“如果我是个Alpha,你还会问这种问题吗?”

 

在上一个世界,他也曾经获得过这场比赛的冠军,却没有受到这种带有侮辱性的质疑——因为从前的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而不是什么拥有发情期的Omega。

“这……”

那名记者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反问自己,一时哑口无言。

“Omega天生就缺乏逻辑性,不适合成为决斗者。”另一名记者立刻开口,“Omega应该回归家庭,发挥他们温柔细心的长处,而不是……”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比我更适合成为决斗者,对吗?”

亚图姆怒极反笑,直接戴上了决斗盘,抬手指向刚才发言的记者:“来决斗吧!让在场的所有人看看,你们这个性别的逻辑性到底有多强。”

“我……”

“ABO日报的记者,再胡搅蛮缠就给我滚出去!”

海马濑人忍无可忍地打断了记者的话,深蓝色的眸子里压抑着滔天怒火。

“将别人的成功归功于所谓的‘关系’,而对自身的无能视而不见——像你这样的废物,只配一辈子待在社会的最底层。”

 

自从亚图姆的真实性别被公布后,他以前的战绩就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质疑。

无数人翻出他被誉为“经典之战”的比赛录像,声称自己发现了各种不合理的破绽,要求KC集团给大家一个交代——

“Omega根本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亚图姆一定是作弊了!枉我还那么崇拜他,当初真是瞎了眼!”

“那样冷厉的眼神,王者独有的气概,怎么可能是属于一个Omega的?我宁愿相信他是Beta!”

“哈哈哈哈哈,Omega也想成为决斗者?还是乖乖回家生孩子去吧!”

……

铺天盖地的恶意以网络为媒介,毫不留情地朝着亚图姆袭来。他的许多崇拜者纷纷倒戈相向,拒绝相信自己的偶像居然是一个Omega,也认为他根本配不上“决斗者之王”这个称号。

海马濑人担心亚图姆会因此心情不佳,却没想到他完全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你真的不在乎他们的言论?”

他托着下颚,暗自考虑着是否应该切断亚图姆与这些社交网站的联系。

“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罢了。”

亚图姆漫不经心地浏览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各种发言,只觉得那些人的行为简直幼稚得可笑。

——他已经承受过来自整个星球的黑暗,这点恶意对他来说,其实算不了什么。

 

比起网络上的讽刺与谩骂而言,更令亚图姆感觉头疼的,还是Omega难以避免的孕期反应。

昔日喜爱的食物仿佛变成了难以下咽的毒药,无论怎样精心烹饪的美味佳肴,都只会让他恶心干呕,终日食欲不振。

在这种情况下,亚图姆偶尔对某种食物产生的食欲,就变得弥足珍贵了。即使有时候他提出的要求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海马濑人还是会尽量满足自己的恋人——

“海马,我想吃埃及航空的咖喱饭。”

“海马,我想吃可乐味的天妇罗。”

“海马……”

被亚图姆从睡梦中叫醒的海马濑人张开了眼,看见挂在墙上的时钟指针恰好指向了“2”的位置。他揉了揉疲惫的双眼,带着一股低气压开口:“又怎么了?”

“……抱歉,我突然觉得很饿。”

亚图姆也感觉自己有点理亏,不自在地拨了拨垂在额前的刘海。“我想吃学校对面那间餐厅的鳗鱼饭。”

话音刚落,他就情不自禁地垂下了眼——现在是半夜两点,哪里还能找到正在营业的餐厅?这种要求未免也太无理取闹了。

 

海马濑人没有说话,只是迅速换下了身上的睡衣,然后披上外套起身出门,逐渐消失在亚图姆的视野中。

亚图姆站在窗前,目送着明亮的车灯在黑夜中远去,忽然有点后悔刚才叫醒了海马濑人。

反正只是饥饿的感觉而已,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大不了自己去厨房随便做点吃的,何必为此吵醒工作本就忙碌的他。

海马濑人并未让亚图姆等待太久。当汽车引擎的声音再度打破这片深夜的寂静,他便明白对方已经回来了。

“你要的鳗鱼饭。”

身穿白色风衣的人风尘仆仆地归来,将手里的那盒鳗鱼饭放到了桌上,神色出人意料地平静,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情绪。

“海马,你……”

亚图姆打开了便当盒,想问他究竟是怎么让店主同意在凌晨时段营业的,最后还是放弃了询问的打算,只是轻声道了句谢。

“饿了就快点吃吧。”

海马濑人轻而易举地猜透了亚图姆内心的想法,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花钱办不到的事。如果有,那就说明花的钱还不够多。”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