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第二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最多有点肉渣。有生子情节。

放飞自我的一章,突然爆字数。逻辑已死,一会机甲一会武士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那是一次无比疯狂的经历。
大天狗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他只记得,源博雅身上浓烈的酒香引诱着他伸手抚上结实的胸肌,迫不及待地侵入对方的身体,狠狠冲撞。
他看着源博雅从最初努力保持着平静的模样,咬紧牙关不肯发出半点声音,再到后来哑声发出破碎的呻吟,眸中凝起薄薄水雾。
大天狗素来清心寡欲,只有实力相当的强者,才能激起他的征服欲——
迷恋他情动的神态,想要用力嵌入他炙热的体内,撞碎他所有的骄傲。

“这里是‘阴阳号',收到请回答。”安倍晴明清冷的嗓音将两人从沉睡中唤醒,“博雅,大天狗,你们还好吗?”
“晴明……”源博雅支撑着坐起身来,感觉腰身酸痛不已,不由低吟一声:“啊……”
大天狗扶住了身旁的人,不动声色地替他揉按着腰部。
“博雅,你受伤了吗?”安倍晴明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的声响。
“我没事。”源博雅说着,披上军装外套,勉强掩盖了身上留下的痕迹。“只是不小心出了点意外。敌军动向如何?”
“防线附近暂时没有发现敌军。”安倍晴明沉吟道,“然而,前后两拨敌军实力悬殊,似乎有些蹊跷。”

源博雅冷静下来后,忆起了上次前线告急的情景。这与他们后来轻松的战斗相比,的确显得有点诡异。
“敌军是在试探我们的实力吗?”他思来想去,也认为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不知道他们天邪星又在玩什么花样。”
“总之,你们没事就好。”安倍晴明稍稍舒了口气,“我听说‘苍空之翼'没有回来,还以为你们遭到伏击了。”
“不必担心。”大天狗说罢,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神色。“有我在,不会发生那种事的。”
源博雅简单和安倍晴明说了几句,便结束了对讲。他仔细整理好身上的军服,戴上头盔后,随即回过头去,狠狠瞪了大天狗一眼。

“你这可恶的家伙,居然……”他一想到对方趁机标记了自己,就忍不住恼怒:“不是告诉过你,不准标记我吗?”
“抱歉,一时情难自禁。”大天狗毫无诚意地道了歉,“我实在控制不住。”
源博雅知道现在和他置气也无济于事,便深吸一口气,缓缓平复了情绪。“根据皇室内部消息,标记消除剂已在研发当中,相信几年之内就会投入生产。”
他笃定地说着,如同向往蓝天的雄鹰一般,充满对自由的渴望,眉目间也染上了飞扬的神采。“区区标记,也想困住我?”
“是么?那真是太好了。”大天狗面不改色,看起来丝毫不觉得失落。
几年的时间,足以让博雅心甘情愿地被他标记。到时候,能不能消除标记,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先回去吧,留在外面太危险了。”源博雅重新点亮了屏幕,与大天狗一同操纵机甲,飞往“雅乐号”星舰。
在回程途中,源博雅看见了一片绚烂的玫瑰色星云,四周还点缀着水蓝的星光。
他突然想起了大天狗湛蓝的眼眸,犹如天空的颜色一样澄澈。
但在昨夜,那双向来沉静的蓝眸却变成了深邃的大海,卷起滔天白浪,神秘而危险。
真是见鬼,他那时竟然忍不住想要迎合对方……都是发情期的错。
大天狗打量着源博雅发红的耳根,唇角一扬。“博雅,你在脸红吗?”
“我没有!”源博雅别过头去,恶狠狠地回道。

安倍晴明的猜测并没有错。在两月之后的某个雨夜,早已撤退的敌军再度来袭。
尖锐的警报声划破了黑夜的宁静,狂风呼啸着扑向了这座海滨城市。
“敌袭!全军戒备!”安倍晴明打开了基地广播,有条不紊地下达指令,抽出部分兵力前去应对敌军。
“让我去会一会他们。”源博雅早已整装待发,笔挺的身姿仿若一杆标枪,尽显军人风采。
安倍晴明原本就有让对方出战的想法,于是微微点头,示意控制室做好出击准备。“博雅,务必小心。敌军实力很强,你只需要支撑一段时间,阎魔上将稍后就会率人赶到。”
“大天狗也正在回程途中。”神乐补充了一句,“所以,你千万不要独自逞强。”
“我知道了。啧,真是的……”源博雅觉得自己被同伴小看了,心中略有不快。他与两人道别之后,转身走向机甲启动台,却被一人拦下。

“白狼?”源博雅皱了皱眉,“有事吗?”
白狼欠身一礼,神色恭敬道:“博雅将军,请允许我随您出战。”
“想要长时间操纵机甲,必须拥有S级别以上的精神力和体质。”源博雅直接驳回了白狼的请命,“以你目前的能力,还没有达到要求。”
他不会白白让自己的部下去送死。作为一名长官,他必须对白狼的生命安全负责。
“我明白了。”白狼眼神微黯,继而展颜笑道:“那我便留守基地,等候将军凯旋归来。”
源博雅潇洒地挥了挥手,留给她一个坚定的背影。
后来,白狼无数次地回想起当初的情景,都为自己不曾拦住源博雅而后悔。

“本次来袭的敌军主力是业原火三魔将,贪、嗔、痴。”八百比丘尼的声音从机甲通讯器中传出,“贪驾驶白色机甲,嗔驾驶红色机甲,痴驾驶绿色机甲,三人实力依次增强。”
“业原火?早有耳闻。”源博雅听罢,表情变得认真起来,操纵机甲急旋,光束骤然射出,扫落空中一片机甲。
那台名为“黑豹”的机甲,当真与矫健的猛兽无异,疾速穿梭,轻灵迅捷,拥有无与伦比的爆发力。
虽然战场上的源博雅依旧威风凛凛,但说句老实话,他总觉得自己最近有些不对劲——嗜睡易倦,身体提不起力气来,腹部还隐隐作痛。
该不会是食堂的饭菜出了问题吧……

“博雅,我回来了。”
源博雅与业原火三魔将周旋了许久,连光炮能量都快耗尽了,终于看见大天狗的机甲出现在天空中。
“你这家伙,也太慢了。”源博雅嗤笑一声,“废话少说,先击落那台白色机甲。”
三人之中,贪的实力最弱,他刚才也故意消耗了对方大部分的光炮能量。只要两人合力,干掉贪的机甲并不是难事。
“好。”大天狗短促地应了一声,瞄准视野中的白色机甲,等候攻击时机。
“我去引开他的注意力,你趁机发动攻击。”源博雅说话,语句中带着轻微的喘息,仿佛在忍耐着什么痛楚。

尽管源博雅的喘息声并不明显,还是被大天狗察觉到了。“博雅,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打累了。”源博雅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
“我必须看见你安然无恙。”大天狗说着,向“黑豹”发送了视频通讯的连接请求。
几秒钟后,源博雅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天狗面前的屏幕上。他的脸色有些发白,额上凝着些许汗珠,除此之外并无异状,身上也不见伤痕。
乍看之下,倒确实像是累了……
“开火!”不等大天狗细想,源博雅已经发出了攻击信号。
“砰!”在剧烈的能量波冲击之中,贪的机甲受到重击,轰然坠落。

“直面我的怒火吧!”
嗔见同伴被杀,顿时勃然大怒。他一声令下,便有不少士兵驾驶机甲上前,将两人重重围住。
“这是最后一次了。”源博雅抬手擦去脸上的冷汗,低声说道。
随着绚烂的光华绽射而出,炮火轰鸣,四周的机甲纷纷落下。
——就像樱花一样,为追求短暂的美丽,不惜穷尽一生,而后心满意足地死去。
“博雅?”大天狗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刚才让我来突围就行了,你的能量舱……”
“没关系,我可以用刀。”源博雅忍下腹中阵阵剧痛,抬起满是冷汗的手,握住了一旁的武器操纵杆。
“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武士。”

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古老的武士精神也和昔日的地球文明一样,正在逐渐被新的事物取代。
大概也只有类似源氏这样历史悠久的家族,才会将它继承下来吧。
“黑豹”抽出了它腰间的武器,那是一把长长的光刃,冰冷的刀锋直逼来敌咽喉。
“冷兵器吗?真是罕见。”痴发出一声赞叹,“美丽的武器……它的出现意味着,你的能量舱已经完全空了。”
“我们直接干掉那小子吧!”嗔已经不耐烦了,“反正他也活不长了。”
“博雅,我掩护你撤退。”大天狗心知对方这样的状态,支撑不了多久。“你快点回去补给。”
源博雅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能力飞回基地了,之前跟随他们的补给飞船也早已被敌军击落。

黑色的机甲敏捷地闪避着炮火的攻击,不时使用精湛的刀法进行反击。凛冽的刀光凌空挥舞,割去了红色机甲的一条铁臂,零星火花迸溅而出。
然而时间一长,“黑豹”的动作便渐渐变得缓慢起来。
“博雅……”大天狗看着源博雅惨白的脸色,心底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安静!”源博雅怒吼一声,切断了两人的通讯,随即疼得倒在驾驶座上,痛苦地喘息着。
恍惚之中,他看见大天狗启动了防御光罩,为他拦下敌人的攻击。
这个浪费能量的蠢货……
冷汗模糊了源博雅的视线,但他依然凭着记忆摸索到了正确的按键。
“黑豹”展开一面巨大的盾牌,挡下了一道射向“暴风”的能量光波。不含任何防御能量的盾牌骤然碎裂,机身猛烈地震动起来。
“警告!机甲损坏面积已达60%!警告……”

“勇敢的武士,既然你喜欢冷兵器,我就用它送你离开吧。”痴操控着机甲拔出一柄光剑,刺穿了“黑豹”的驾驶舱。
“博雅!”大天狗想冲过去救援,却被嗔的攻击挡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源博雅的机甲坠入海中,翻起雪白浪花。
“这是反击。”痴发出了诡异的笑声,听来宛如毒蛇吐信,令人不寒而栗。
大天狗凝望着慢慢平息的海面,胸中腾起的怒焰仿佛也随之熄灭——
人在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反而会表现得十分平静。
他甚至微微一笑,用低沉的嗓音说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
“永远,不要惹怒风。”

“怎么回事?他的精神力突然……”
大天狗震怒之下,体内精神力暴涨,直接突破了SS级别。
“暴风”展开了背后的双翼,狂涛般的气流瞬间化为锐利的风刃。嗔、痴的机甲皆被狂风席卷,变成了无数碎片。
同时,这绝杀一击也耗尽了“暴风”的能量。面对其他蠢蠢欲动的敌人,大天狗已经别无退路。
“死亡宣判!”随着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暗紫的火焰霍然笼罩战场,数不清的机甲霎时坠落,宛如被死神收割的片片灵魂。
“抱歉,我们来晚了。”鬼使白连通了“暴风”的讯号,与大天狗通话:“半路上有一些前来拦截的敌军,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这里就交给我们吧。”阎魔接话道,“我刚才看到‘鲤鱼号'下水了,想必很快就能找到博雅少将。”

源博雅生死未卜,大天狗自然无心恋战,匆匆敷衍两句,便切断了通讯,离开战场。
从源博雅坠海的那一刻起,安倍晴明就启动了“鲤鱼号”,带着军医入水搜救。不过片刻,他们就在海中发现了“黑豹”的身影——
当大天狗看见浑身是血的源博雅被抬到医疗室时,几乎感觉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他怔怔地站在原地,见惠比寿和桃花妖等人在医疗室中忙碌,甚至不敢上前打扰一句,生怕耽误了源博雅的抢救。
隔着窗户,他隐约能够望见源博雅躺在白色的床上,英俊的脸庞被氧气罩掩去了大半。
“这次是我考虑不周。”安倍晴明阖目叹道,“大部分战力都被调到了北部边境,我没想到他们会直接袭击沿海地区。”
大天狗没有说话,只是久久地盯着玻璃窗出神。

博雅,坚持住……
我不能失去你。
恍惚间,大天狗突然想到,他其实从未真正地得到过这个人。
既然从未得到,又谈何失去?
不知过了多久,医疗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候在外面的人都紧张起来,等待着生命的宣判。
“博雅少将已经脱离了危险。”惠比寿揭下白色的口罩,首先将最重要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太好了。”得到这个消息后,大家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而大天狗注意到,向来笑容可掬的惠比寿并未褪去脸上的忧色。他屏住了气息,认真等候着对方的下一句话——
“不过……博雅少将腹中的孩子,可能要保不住了。”

P.S. 文中嗔的台词“直面我的怒火吧!”、痴的台词“这是反击。”均出自业原火副本。

评论 ( 42 )
热度 ( 87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