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苍空之翼 第一章(狗博)

文前预警:

这是一篇没有肉的机甲ABO文。有生子情节,但是没有肉,会拉灯。
在本文的设定中,抑制剂的使用是合法的,而且非常普遍。本文没有基于性别歧视的压迫和反抗,也没有“Omega被当成生育机器/不能外出工作/不能担任重要职务”这种事。
写这篇文的初衷,只是想看博雅开机甲大杀四方。

百夜历十九年,平安京基地。
“将军,前线告急。”白狼匆匆穿过走廊,随后在一名黑发男子身前停驻,姿势端正地敬了一个军礼。
“传我军令,速往前线支援。”源博雅的声音顿了顿,又说道:“通知控制室,准备启动‘苍空之翼'。”
“是。”白狼领命退下,高挑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长廊尽头。
源博雅偏过头去,望了窗外璀璨的星空一眼,而后便转身离开了。

源博雅第一次遇见大天狗,是在联邦第一军校的教室里。
他被安排与这名神情冷淡的少年同桌时,心中有些不情愿,但也只能选择服从。
“喂,你的笔掉了。”源博雅随手捡起从桌上滑落的铅笔,递给了身旁的少年。
“谢谢。”大天狗接过铅笔,金色的夕阳洒落在他浅色的发上,泛着淡淡一层柔光。
源博雅微微愣神,盯着他看了一阵,才收回视线。
这家伙,长得还不赖。

从军校毕业后,他们一同进入了军营。历经多年,两人皆是战功赫赫,逐步升至联邦将军。
源博雅的机甲名为“黑豹”,是一台黑色机甲,机身上抹了几道张扬耀目的鲜红,如同他那双红色的眸子一般,燃烧着桀骜不驯的火焰。
大天狗的机甲名为“暴风”,通体雪白,与它主人孤高冷傲的性格倒是颇为相似。
源博雅与大天狗同窗数年,又是至交好友,自然默契无间。每逢战事,他们总是一同驾驶机甲出战,所向披靡。
因此,联邦最著名的机甲师还为两人设计了一台双人机甲,以“苍空之翼”命名。

源博雅以为,自己拥有如此强悍的力量,觉醒以后必定会和大天狗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Alpha将军——
不料天意弄人,他竟然变成了无法控制自身发情期的Omega。虽然可以使用抑制剂,但这种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还是令他感觉十分挫败。
除此之外,原本很可能是相同性别的两个人,如今居然成为了能够结合的存在……
源博雅一时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于是对好友避而不见。
没想到只过了短短一月,战争就已经全面爆发。为了保卫联邦,他们必须再度并肩作战,别无选择。

“雅乐号”星舰内,久别重逢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沉默了片刻。
“大天狗,你来了。”源博雅首先出言,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他穿着一身暗色军服,映着冷泽的腰带扣在腰间,修长的双腿被笔直的军裤紧紧包裹,勾勒出迷人的线条。
“动身吧。”他垂眸时,帽檐在他俊朗的面容上倾下一片阴影。
大天狗注视着源博雅,双唇微微一动,似是想说些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最后,他只是极其简单地应了一声:“嗯。”

源博雅进入驾驶舱后,迅速戴上了头盔,拉下淡蓝色护目镜,掩去眸中翻涌的情绪。
他强迫自己不再去看身旁的人,仔细核对了能量舱数据,确认无误之后,故作平静地开口:“联邦军源博雅,‘苍空之翼'准备就绪。”
“联邦军大天狗,‘苍空之翼'准备就绪。”大天狗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一如既往地冷静淡漠,不含一丝波澜。
“10,9,8……”冰冷的机械音开始倒计时,黑暗的轨道闪烁着海蓝光泽。
倒计时结束后,黑色的机甲随着轨道喷射飞出,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

虚空之中,充斥着无边的黑暗,以及远处若隐若现的星芒。
源博雅熟练地操纵着机甲避开陨石碎片,快速前进。他们身后,是联邦的机甲精锐部队。
“东南方发现敌军。”大天狗面无表情地开口道,“能量炮攻击准备。”
源博雅闻言,剑眉一扬,指尖利落地按下几键。他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字样,一边操纵机甲闪避攻击,一边按下了确认键。
两人联手出击,能量光束肆意横扫,很快就将那一拨敌军杀得片甲不留。
虽然他们许久不曾并肩作战,却依旧配合得天衣无缝。

十几日后,敌军全线溃败,不得不暂时撤退。
源博雅看着落荒而逃的敌人,得意地笑了笑,正想和同伴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身上发热,浑身无力,差点从驾驶座上栽倒下去。
“唔……怎么回事……”他扶着一旁的设备勉强坐稳,微微蹙眉道。
大天狗见状,神色中带了几分关切之意。“博雅,你没事吧?是不是……”
他见源博雅身上没有伤痕,又联想到对方前段时间觉醒了性别的事,顿时有了一种猜测。
“该死,我没有带抑制剂!”源博雅心中也隐隐有了答案,只是他先前一直没能接受事实,又认为刚觉醒不久的Omega不可能进入发情期,所以不曾随身携带抑制剂。

源博雅倚在驾驶座上低声喘息着,脸色微微泛红,不由自主地解开了衣领上的第一颗金属纽扣。
“我们,离星舰太远了……”他断断续续地说着,朝大天狗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大天狗,你有没有带……”
“你认为我一个Alpha会携带Omega的抑制剂吗?”大天狗专注地操控着机甲,淡淡地回了一句。
源博雅信息素的气味正变得越来越浓,估计用不了多久,烈酒的醇香就会充满整个驾驶舱。
大天狗知道,一旦到了那时,自己努力保持的冷静恐怕也会随之崩溃。

“啧,这下麻烦了。”源博雅阖上双眼,默默计算着他们目前与星舰之间的距离,但是很快就被体内灼烧的欲望夺去了神智。
不,他不能——
“看来,只能让我帮你解决问题了。”大天狗伸手按了一个键,随即站起身来,倾身俯视对方,眸色深沉。
源博雅对上大天狗的眼神,难以置信地吼道:“你疯了!这里是太空,我们在机甲上!”
“机甲可以自动驾驶。”大天狗微微笑道,“敌军已经撤退,我也开启了防御系统。”
博雅……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呼,呼……”源博雅的喘息变得急促起来,他倔强地想与本能对抗,身体却开始不受控制。
大天狗看着他难耐的神情,轻声叹息:“博雅,你何苦为难自己?”
源博雅不答话,咬牙忍耐着即将吞噬理智的情欲,眼眶染上了淡淡的艳红。
源博雅不开口,大天狗便也不碰他,只是安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人。
“不准标记我……”不知过了多久,源博雅终于启唇,沙哑的嗓音中满含疲惫。沉重的头盔早已被他摘下,随手扔到一旁。汗水浸透了他披散的长发,湿漉漉地贴在颊边,平添一丝罕见的脆弱感。
“我尽量。”大天狗压低了声音,在他额上轻轻一吻。
“——如果我能控制住自己的话。”

评论 ( 8 )
热度 ( 94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