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第十五章(策瑜)

“大哥,这么说,你和公瑾哥都有之前的那些记忆?”孙权听完了孙策简单的解释,既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也有些庆幸。“真是太好了,至少我不再是孤独一人。”
“没错。虽然我不能确定,那究竟是我们前世的记忆,还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孙策思索道,“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书上,并没有关于我们的记载,不是吗?”
孙权仔细回忆了一遍,而后微微点头。“确实如此。不仅是我们生存的那个年代,就连先前的许多历史也被一同抹去了。”
“我不知道那个人有什么目的。但是,如果他敢伤我身边的人……”孙策言罢,眸中闪过一丝凛意。
“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在接下来的几天,孙策、周瑜和孙权接连试探了他们身边的朋友,可惜没有多少收获。
由此看来,和他们一样拥有完整记忆的人,应该并不多。
在孙策试探的过程中,只有甘宁对“周将军”这个称呼有一点印象,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孙权认为,大概是因为甘宁以前在夷陵被围困时,周瑜曾经领兵前去支援,所以他才会对周瑜印象深刻吧。
随着期末考试周的到来,他们也无心再去猜测这些事情,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考试上。

周瑜从考场中走出,正好碰见下楼的孙策,于是跟他打了个招呼:“伯符,你也在这里考试啊。”
“是啊,我下午还有一科要考。”孙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背书真是太累了,还不如真刀真枪地打一场来得痛快。”
“没办法,毕竟人总是要适应时代的。”周瑜忍俊不禁,“一起回去吧?”
“好。”孙策看清了周瑜手上拿着的书,挑眉道:“《孙子兵法》?这是你最近借的书吗?”
“不,这是一个月前借的,差不多该还回去了。”周瑜微微勾唇,“就算没有以前的记忆,我也对兵书很感兴趣。”

两人并肩走出教学楼时,周瑜突然发现,他们所在的这栋楼离教师办公室很近。
自从恢复记忆之后,他的心里就一直有个疑问,始终得不到答案。
——正好他今天带了那本书来,可以趁此机会一探究竟。
“伯符,走这边。”周瑜心念一转,立刻改变了原来的路线,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公瑾?”孙策愣了一下,随后毫不犹豫地跟上了周瑜的脚步。
他没有询问周瑜到底要做什么,反正对方稍后自会解释清楚,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

“叩叩叩。”周瑜抬手,敲响了文学院的教师办公室大门。
“请进。”一道熟悉的声音隐约传来,隔着厚重的木门,有些听不真切。
孙策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于是对周瑜道:“我先接个电话,在外面等你吧。”
周瑜颔首,随即推门而入。他看见了留在办公室为同学答疑的曹操老师,于是上前道:“曹老师,我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
“是公瑾啊,你问吧。”曹操点了点头,向他投去赞许的目光。
周瑜翻开了手中的《孙子兵法》,翻至其中的“火攻篇”,指着一行字说道:“‘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老师,请问这个风和星宿之间的规律……”

“小妹,找我有事?”孙策接起了电话,听见孙尚香活泼的声音,不由一阵恍惚。
如今的孙尚香,依然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她享受着父兄的宠爱和保护,不需要为江东基业牺牲自己的幸福。
“大哥,你们什么时候放假啊?”孙尚香显然已经得到了孙权提供的情报,带着一脸八卦的笑容问道:“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能带嫂子回家,让我们看看吗?”
“……”孙策回头看了办公室里的周瑜一眼,说道:“今年寒假应该来不及了,暑假倒是可以。”
“好啊好啊!”孙尚香兴奋起来,“听说嫂子长得特别帅,太令人期待了……”
“公瑾再帅,也是你嫂子,不准对他有别的企图。”孙策笑眯眯地挂了电话。

“谢谢老师,那我先回去了。”周瑜对曹操道了声谢,然后走出办公室,轻轻阖上了木门。
孙策和周瑜一同走下了教师办公室的楼层,才出声询问:“怎么样?”
“曹公没有之前的记忆。”周瑜笃定道,“我刚才说了好几遍‘火攻',他依然面不改色。”
一旦提起火攻,就很容易让人想起当年那场残酷的赤壁之战——
铁索连环,火映红江,无数生灵付之一炬。
毕竟是那样惨痛的败仗,曹操不可能对此全无反应。
“他不记得也好,否则就太尴尬了。”孙策想象着从前曹操与周瑜对峙江上的情景,默默叹息。

“伯言,食堂里没有别的位置了……我能坐在这里吗?”孙权端着盘子走到陆逊对面,征求着对方的意见。
实际上,陆逊并没有占用对面的座位。如果孙权不认识陆逊,大概会像其他的陌生人一样,直接坐下来吃,吃完了就走。
倘若是比较有礼貌的人,也只会询问一句:“同学你好,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吗?”而不是“我能坐在这里吗?”
“嗯。”陆逊分明瞥见不远处还有几个座位,却没有阻止孙权的行为。无论孙权想坐在哪里吃饭,都是他的自由。
他不清楚孙权最近频频接近自己的意图,也并不关心这个。

“伯言,这个烤鱼很好吃。”孙权从盘子里夹了一条烤鱼,放到陆逊盘中。
草鱼的表皮被烤成金黄色,嫩滑的鱼肉包裹其中,散发着诱人的鲜香。对于鱼类爱好者来说,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
“谢谢。”陆逊夹起烤鱼尝了一口,心中觉得有些奇怪。孙权明明和他不熟,为什么会对他的喜好了如指掌?
“喜欢就多吃点,我这里还有两条。”孙权见陆逊吃得津津有味,知道他的喜好并未改变,不由暗自高兴起来。
不管伯言是否记得我……只要他不拒绝我的靠近,就意味着还有希望。

评论 ( 9 )
热度 ( 25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