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第十二章) 策瑜

铺垫了十一章,终于写到策瑜恢复记忆了……

@晓霍  @曜印  @云逸风汐。

“众军听令!随吾出阵,大破贼寇!”周瑜腰间长剑出鞘,银芒一挥,直指苍穹。在他身后,仿佛有千军万马,呼啸而来,威势凛然。
伴随着战鼓擂动、剑戟交击的音效声,两方人马陷入混战,殊死拼杀。
战事残酷,任是苍天有情,亦留不住万千生灵。
孙策抬眼,望见身侧那面血红色的战旗,神色莫名有些不安。
而在舞台的另一端,几名士兵已经拉弓搭箭,瞄准了敌将的要害——
羽箭离弦,迅捷如电,直击周瑜而去。

“阿琅!”孙策见人中箭,倒地不起,登时一惊。他迅步冲到周瑜身侧,连声问道:“阿琅!你感觉如何?”
“并无大碍……”周瑜勉强撑起身子,英眉微蹙,低咳几声。“咳咳……先下令撤军罢。”
在舞台灯光的映照下,周瑜神情痛楚,唇色泛白,看起来倒真像是受了重伤一般。
公瑾演技真好。孙策如是想着,伸手扶起了周瑜,架着他缓缓往后退去,扬声命令军士撤退。
在他耳畔,不时响起周瑜痛苦的喘息声,犹如溺水之人艰难的呼吸。
不对,这不是演技!
孙策看着周瑜额上细密的汗珠,突然醒悟过来。

周瑜捂着剧痛不止的右肋,借着孙策的搀扶起身,缓缓往后台撤去。
“公瑾,你怎么了?”孙策遮挡着其他人的视线,悄声询问周瑜。
“好痛……”周瑜竭力忍下喉中的一声呻吟,刚走了几步,就感觉眼前骤黑,随即不省人事,往前倒去。
“阿琅!”孙策见状,连忙接住了倒下的人。因为剧本上确实有周琅将军中箭以后昏倒的情节,所以他一时分不清楚,周瑜究竟是真晕还是假晕。
管他呢,反正我先带着人退场就是了。
孙策望着四周逐渐暗下来的灯光,当机立断地抱起周瑜,走到了幕后。

“哈哈哈哈哈!所谓周将军,也不过如此!”敌军张狂的笑声从两人身后传来,在空旷的大厅内不住回响。
舞台上的战争仍在持续着,将士们的厮杀声萦绕不绝,连背景音乐都被掩去了几分。
“公瑾,公瑾你醒醒啊!”孙策将周瑜放在椅上,急切地唤道:“公瑾!”
“伯符……”周瑜昏迷不醒,低喃道:“笮融据守不出……不若先行渡江,以攻薛礼……”
孙策闻言一愣,随后便感觉有一道尖锐的疼痛在自己脑中炸开——
“呃啊……”他抬手按住了太阳穴,一个趔趄,脑海中飞快闪过无数片段。

“周公瑾英俊异才,与孤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在一片混沌中,他听见自己与旁人说起周瑜,语气之中满是自豪。
“吾以此众取吴会平山越已足,卿还镇丹杨。”当年率军攻打刘繇,直取曲阿,他曾对周瑜说过这句话。
……
他想起一月前的那个雪夜,周瑜身着玄裾,端坐台上,悠悠抚琴时,朝自己投来的一抹笑容。
随着头痛的消失,孙策渐渐恢复了平静。他在周瑜身旁坐下,指尖细细抚过对方俊朗的眉目,阖眼叹息。
他怎能忘记如此重要的人……

周瑜只是昏了片刻,很快便转醒过来。他揉了揉额,梳理着思绪中那些突兀闯入的记忆,乍一抬头,恰好与孙策四目相对。
“伯符?”他试探着唤了一声。
“是我。”孙策握住周瑜的手,柔声应道。
周瑜敏锐地察觉到,孙策的眼神有了些许变化,不再是那个年少轻狂,不谙世事的普通大学生——
他有孙家儿郎的傲骨,依旧张扬,恣意霸道,却已多了几分稳重。
“先别惊动其他人,回去再说。”孙策心知,此刻绝非叙旧的好时机。外面还有不少人正在等候,话剧的结尾部分也需要他再次上场。
“嗯。”已经“伤重不治”的周瑜点了点头,星眸含笑:“没关系,我等你。”

话剧排演结束后,孙策和周瑜作为主角,被迫与现场观众进行了合影。
“老大,你们演得太好了!”甘宁毫不吝啬地夸赞道,“你刚才那副担心的样子真是逼真,嫂……周瑜痛苦的表情也很真实!”
“因为我的担心根本就不是装的,公瑾也是真的很痛。”孙策心道。
“那是自然。”他迅速调整好了情绪,恰当地表现出了一名十八岁少年应有的骄傲和满足,“我们这算是杀青了?晚上一起去校外浪吧,你们随便选一间餐厅,我请客!”
“大哥英明神武,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孙权高兴地欢呼起来。
时隔千年,周瑜再度站在孙策身旁,看着孙权和甘宁等人谈笑风生,心中既是遗憾,又是欣慰。
仲谋,兴霸,子明,伯言……无论如何,能够再见到你们,就是我最大的幸运。

走出排练室后,孙策随便找了个借口支开孙权等人,便带着周瑜离开了。
两人的室友也都对此习以为常,纷纷表示孙策和周瑜“重色轻友”,应该受到FFF团的制裁。
孙策带着周瑜来到了校园东南角的一处湖畔。这里很安静,是情侣们幽会的绝佳场所。
午后的阳光温暖明媚,浅浅洒落在湖面上,波光粼粼。
在这个幽静的角落,孙策克制了许久的情感终于爆发。他上前一步,紧紧地拥住了周瑜,眼角微微发红。
“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周瑜伸手抱住孙策,阖上双眼,感受着身上传来的力道。孙策抱得很紧,虽然难免会有些不适,却让他感觉无比真实——
当年未能见上孙策最后一面,实在令他悔恨终生。
他与孙策相拥良久,才松开了对方,轻声笑道:“这不是梦……真好。”

“当今时世……你我二人,又当如何?”周瑜坐在湖边的岩石上,眺望远处的教学楼,青丝迎风飘扬。
孙策闻言一笑,看向周瑜。“策戎马半生,难道不是为平天下战乱,使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如今已非乱世,国泰民安。比之昔日,满目疮痍,百姓流离,夫复何求?
“不错。”周瑜颔首,他二人生于乱世,眼下这般安稳日子,从前怕是求也求不来。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轻易疏忽。
“伯符,我有一个疑问。”周瑜话锋一转,正色道:“那个剧本……究竟是谁写的?”

评论 ( 17 )
热度 ( 30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