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第十章(策瑜)

本章有权逊倾向,请避雷

例行艾特 @晓霍  @曜印  @云逸风汐。

临近期末考,大家都进入了复习阶段。
由于文学院的学生不需要学高数,因此没有那么大的考试压力。尽管如此,外国文学的考试还是非常令人头疼。
“汉字学只需要交期末论文,不用考试对吧?”郭嘉坐在宿舍中,与周瑜核对着他们需要复习的科目。
“嗯,论文要求2000字以上,注意格式规范。”周瑜低头整理着语言学的考点,不忘提醒一句。
贾诩心不在焉地敲着键盘,将论文最后的参考文献一一写上,然后伸了个懒腰。“大功告成——接下来只需要打倒外国文学这个BOSS,我们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外国人的名字怎么都那么长啊,根本记不住好吗……”陆逊痛苦地看着外国文学的课本,揉了揉额头。

“我们来模拟一下外国文学的考试吧,一问一答。”周瑜整理完考点之后,抬头对其他人道。
“好啊。”陆逊坐直了身体,说道:“请说出古希腊三大悲剧家及其代表作。”
“埃斯库罗斯,代表作《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索福克勒斯,代表作《俄狄浦斯王》;欧里庇得斯,代表作《美狄亚》。”周瑜不假思索地答道。
“名词解释:七星诗社,批判现实主义,象征主义,未来主义。”贾诩蓄力放了一波大招。
“七星诗社出现于16世纪后半叶的法国,是具有贵族倾向的诗人团体,由龙沙等七人组成,其宣言是《保卫与发扬法兰西语言》。七星诗社的成员热爱自由与生活,反对禁欲主义,推崇古希腊罗马文学……”周瑜一口气背完了四个名词解释,累得怀疑人生。“不行了,让我喘口气……”

“那你来问我吧。”贾诩合上了书本,对周瑜道:“来啊,互相伤害啊。”
周瑜读条几秒,也放出了一个大招。“请问浪漫主义之父、俄国文学之父、英国诗歌之父、科幻小说之父、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之父、意识流小说之父、现实主义之父分别是谁?”
“周公瑾,你比我还狠啊。”贾诩皱着眉苦思冥想,一个一个地数着:“卢梭,普希金,乔叟,凡尔纳,高尔基,普鲁斯特……现实主义之父是《人间喜剧》的作者,还是《红与黑》的作者?他们都叫什么来着?真是见鬼了,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父亲……”
他想翻开书看看,却被郭嘉制止了:“文和,不许看书!”

“奉孝你就放过我吧,我记性真的不好。”贾诩举手投降。
“文和,就你这样还想打外国文学的BOSS?”陆逊见状,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要轻言放弃啊。”
“下面轮到我出题了。”郭嘉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请简述卡夫卡与奥利奥之间的关系。”
“卡夫卡是表现主义的代表……等等,你耍我啊?”周瑜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不满地看了郭嘉一眼。
“这不是看你紧张过度,想让你放松一下嘛。”郭嘉拍了拍周瑜的肩,“放心吧,没什么能难倒你的。你可是我们公认的学霸啊。”
“附议。”陆逊听见桌上传来振动的声音,提醒道:“公瑾,你的手机响了。”

“公瑾,是我。下午要一起去图书馆复习吗?”在期末复习的高压之下,孙策的声音依然充满活力。
“唔……好。”周瑜跟孙策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他看见室友们八卦的眼神,坦然回道:“我下午和伯符去图书馆,晚上应该会在外面吃饭。”
“我还以为你会说,今天要在外面过夜了。”郭嘉窃笑,“没想到你们的进展这么慢。”
周瑜摇了摇头。“你想到哪里去了。再说,伯符一定会带上仲谋的。”
不得不说,周瑜确实真相了。即使孙策不肯带上孙权,孙权也一定会缠着孙策,让他带自己去。

“至尊。”
孙权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在梦中见到陆逊了。他有时出现在竹林中的凉亭里,有时在宴席上舞剑,有时端坐在书案前。
他唤孙权为“至尊”,语气中充满敬意,却又丝毫不觉疏离。
梦中的陆逊,曾作书生扮相,亦曾着戎装,上阵杀敌。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巧妙地融合在一人身上,不显矛盾,反而更添魅力。
“仲谋,该起床了!之前不是你吵着闹着说要去图书馆的吗?”
午睡的孙权在兄长的唤声中醒来,随后匆匆收拾了东西,跟着大哥去图书馆。

安静的时光,总是流逝得异常缓慢。
孙权坐在孙策和周瑜对面,盯着眼前的期刊论文看了没多久,就开始神游天外。
他见周瑜认真地做着笔记,又看孙策始终一言不发,心里不禁纳闷,自家大哥究竟是怎么静下心来的。
然后他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因为周瑜在看书,而孙策在看周瑜。
孙策摊开书本,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坐在他身旁的周瑜。从这个角度,他能够清晰地看见周瑜宛若星辰的眼眸,纤长的眼睫,线条优美的下颚,以及光泽如水的长发。
公瑾真是好看极了。孙策托着腮,一边打量周瑜,一边暗自感叹。
单身狗孙权感觉自己收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然而,更让孙权眼瞎的还在后头——
“公瑾,你尝尝这个,可好吃了。”孙策殷勤地给周瑜夹着菜,完全不顾弟弟被闪瞎的双眼。
“嗯,味道不错。”周瑜尝过孙策夹给他的红烧肉后,唇角微扬,也给孙策夹了一块炸鸡扒。
孙权努力咽下了哽在喉头的一口血,试图打破他们两人的结界:“公瑾哥,你是伯言的室友,能不能帮我美言几句?我看他好像不太喜欢我……”
周瑜闻言,停下了夹菜的动作,看向孙权。“这是怎么了?我还以为你和伯言不熟。”
“确实是不熟,但是我想和他做朋友。”孙权说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孙权觉得,自己以前一定是认识陆逊的,而且两人的关系还非常要好。后来大概是出了某些意外,才令他们忘记了彼此。
尽管这听起来很荒谬,但他确实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评论 ( 7 )
热度 ( 28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