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第九章(策瑜)

本章有权逊倾向,请避雷。例行艾特 @晓霍  @曜印  @云逸风汐。

“咦,怎么又不疼了?”孙策放下了捂着脸的手,疑惑道:“真是太奇怪了。”
“伯符,你就装吧。”吕蒙露出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对甘宁和孙权说道:“看吧,一旦没人配合他,他就没兴趣再玩了。”
孙策闻声,仰天长叹。“我真没开玩笑啊——”
“行了老大,我信你还不成吗。”甘宁敷衍了事,“话说,你们谁写了昨天的课后作业?借我抄抄呗。”
孙权摇了摇头。“别看我,我没写……我哥也没写。”
仲谋果然懂我。孙策暗戳戳地给自家弟弟点了一万个赞。
吕蒙迎上甘宁期待的目光,认命地拿出了作业,交到对方手里。“唉,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

与此同时,周瑜也觉得肋下的痛感被逐渐抽离了身体,一点一点地消失无踪。他一脸惊讶地从床上坐起,对室友道:“我……我好像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郭嘉不太相信,“刚才还看你疼得要死要活的。”
陆逊仔细观察了周瑜的脸色,见他是真的不疼了,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刚才吓死我们了。”
“如果你不想超越奉孝,成为我们宿舍的第一病号,就多加锻炼,别这么宅。”贾诩淡淡嘲讽了一句。
“我没生病。”周瑜无力的辩解没能坚持多久,就被室友们怀疑的眼神击溃了。

=============

午夜时分,出现在这片空间内的,依旧是无边的暗夜,寥寥星辰,与一名披着斗篷的年轻男子。
“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吗?看来,我很快就能完成任务了。”那人漫不经心地翻动着身侧星牌,视线最终停在了周瑜所属的那张牌上。红色的牌身已然翻转大半,流光溢彩,衬得画上那人越发俊朗。
而另一侧,画有讨逆将军孙策的那张星牌,也已倾斜过来。牌上的江东小霸王横枪立马,意气风发,恰好与周瑜四目相对。

“啧,你们这样都要秀恩爱,真是闪瞎我的狗眼了。”黑袍人揉了揉眼,抬手拨开孙策和周瑜的星牌,然后将目光转向一旁。
他眯起双眼,盯着牌上的“陆逊”二字看了半晌,冷冷笑道:“陆伯言啊,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想起来比较好。”
毕竟,这对谁都没有好处。到头来,最痛苦的人依然是你自己。
你为江东,忍辱负重,殚精竭虑,最后竟落得如此结局。你说心中没有丝毫怨恨,又有谁会信呢?
说罢,他伸手将那张翻起的星牌再度压下,任由牌上光芒黯淡下去,自言自语——
“千年不曾见过如此盛景了。江东少年尽英才,不知当今又如何?”

=============

第二天中午,周瑜刚吃完饭,就接到了小乔的慰问电话。
“公瑾,你今天身体好点了吗?”小乔柔婉的声音透过手机话筒传来,话语中带着几分关切之意。
“我已经没事了。之前没有参加排练,真是抱歉。”周瑜致歉道,“下次我一定准时过去。”
“公瑾真是的,何必跟朋友这么客气。”小乔玩笑般抱怨了几句,又和周瑜约定了下次排演话剧的时候,便结束了通话。
“伯言。”周瑜挂了电话,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试探着问陆逊:“你前天晚上,对我说的‘都督'……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陆逊听了之后,一头雾水:“哪个du?首都的都?”
周瑜一阵愕然。“你那天夜里不是被我锁在了门外吗?后来你……”
“我从来都不曾被你锁在门外。”陆逊毫不犹豫地反驳道,“根本没有这回事啊。公瑾,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奇怪的梦?”
周瑜认真地盯着陆逊的表情,企图从他脸上找到一丝破绽,然而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他仔细回想着前天晚上的情景,感觉发生的一切都无比真实,完全不像是梦境。
真的是我在做梦吗……还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
又或者说,是伯言的记忆出了问题?

舞台之上,两军交战,刀光剑影,气氛肃杀。虽然只是话剧,大家依然演得十分投入,用心还原那一场面。
激战过后,灯光稍暗,场景转换至室内。一众配角退场,台上只余孙策和周瑜两人。
“此番父仇得报,众将功不可没。吾欲取其首级,祭故将军,设宴劳军。”孙策说罢,看向周瑜,面带笑意,全然不似方才那浴血而战,杀气腾腾之人。“卿以为如何?”
“遵将军令。”周瑜朝人一揖,朗目含笑,瞳若秋水。

“这哪里是话剧,分明是屠狗大会啊。”孙权坐在台下,听着孙策和周瑜的对话,打了个呵欠。
陆逊坐在孙权后排,对他散漫的态度有些不满,但是没有吭声。
“演得不错嘛。”贾诩和郭嘉坐在陆逊身旁,啧啧感叹道。
孙权感觉睡意越来越浓,看着看着,就倚在靠背上睡了过去。入梦之前,似乎有两道人声在他耳畔响起,似梦非梦——
“我叫陆逊,字伯言。”这是陆逊昨天对他说过的话。
“是孤对不住他……”这是一道苍凉的男声,仿佛阅尽世间百态,心中早已冷透。

“仲谋快醒醒,该回去了。”孙策在孙权脑袋上敲了一记,“我演得那么精彩,你都能睡着,真是没有艺术细胞。”
“好痛。”孙权揉了揉额头,睁开眼时下意识看了旁边的陆逊一眼——
还好,那人还在。
“我总觉得,东郡这名字听起来有些奇怪。”周瑜指着剧本上的地名,对孙策道:“就是男二号战死的这一段。”
“公瑾觉得东郡不好听,那就改成南郡怎么样?”孙策笑道,“反正只是一个虚拟的地名,改掉也不要紧吧。”
“南郡……”周瑜略一抿唇,思索良久,还是摇了摇头:“算了,东郡就东郡吧。”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