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第八章(策瑜)

例行艾特 @晓霍  @曜印  @云逸风汐。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00:20。周瑜关了手机,起身下床,然后走出宿舍,阖上了门。
00:21。陆逊正在犹豫,睡前是否应该去一趟卫生间。他看到周瑜出门,便跟着起了床。等他打开门时,周瑜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00:26。周瑜回到宿舍,习惯性地反锁了门,回到床上躺下。
00:27。陆逊从卫生间回来,伸手一扭宿舍的门把——“咔嗒!”
门被锁住了。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打破了长夜的幽静。可能是因为陆逊敲得太轻了,屋里的人并没有听见。
冬夜寒冷,临时出门的陆逊也没穿多少衣服。他想用力敲门,又不愿吵醒还在睡觉的另外两人。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冻死的时候,宿舍的门开了,周瑜略带歉意地将他迎了进来。
“抱歉,我不知道你也出去了。”周瑜压低声音道,“我发现你的拖鞋不在床下,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拖鞋救了自己一命。
陆逊站在黑暗中,仰头往自己的床铺看去,只看得到厚重的棉被,完全不能分辨里面是否有人。
也幸亏周瑜细心,才察觉到了异样……

“多谢都督。”陆逊下意识地道了句谢,说完之后却当场愣住。
“……伯言,你刚才叫我什么?”黯淡的月光下,周瑜的眼神显得有些晦暗不明。
“公瑾。”陆逊回过神来,连忙改口。“不早了,公瑾快点睡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陆逊隐约觉得,刚才他对周瑜的称呼,并不像是习惯使然——
那一句“都督”,仿佛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
周瑜看着陆逊回到了上铺,在原地伫立良久,才缓缓躺到床上。他翻来覆去地想着陆逊刚才脱口而出的“都督”二字,夜不成寐。

周瑜从不知晓,原来晨曦的光辉,也可以这样刺眼——
“公瑾,该起床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去排练吗?”郭嘉毫不客气地掀开了周瑜的被子,催促道:“起床了!”
周瑜抬手挡了挡眼,慢慢从床上坐起身来。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眼下泛着淡淡青黑,看起来显然没睡好。
“怎么,失眠了吗?”郭嘉刚问了一句,就看见周瑜捂着右肋倒了下去,登时一惊:“喂,公瑾!你怎么了?”
“疼……”周瑜倒回床上,紧紧按着肋下,疼得蜷缩起来,不住喘息。

“公瑾,你是不是胃疼?”陆逊看他一副难受至极的模样,倒了杯水递过去。“喝点热水暖暖胃吧。”
“不是……”周瑜无力地摇了摇头,接过杯子喝了点水,颊边缓缓淌落冷汗。
那种尖锐的痛楚,就像被刀锋割开了皮肤,然后刺入肺腑之中。
他掀起睡衣看了看,疼痛不已的右肋并无异常,皮肤亦是光滑平整,没有任何伤口。
“怎么回事?”贾诩也凑过去看了看,“是昨晚睡觉时压到哪里了吗?”
“我不知道。”周瑜剧痛之下,实在站不起来,只好给小乔发了短信致歉,表示自己身体不适,今天不能参加排练了。

“公瑾生病了?”孙策听到这个消息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没道理啊,他昨天看起来还好好的……”
“男二号缺席了,这剧还真是不好排。”蔡琰颇为苦恼地看着剧本,“孙策,要不让你弟弟暂时客串一下周瑜的角色?”
“啊?我……吗?”孙权一脸懵逼地看了看自家大哥,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没公瑾哥那种气场,根本hold不住啊!”
大乔见状,直接将剧本翻到了后半部分。“那就跳过这一幕吧,先排练男二号战死之后的剧情。”
“也只能这样了。”小乔惋惜地叹了口气,“真想去探望公瑾啊,可惜男生宿舍不让我进去。”
没关系,我替你去探望公瑾就好。孙策在心底嘀咕了一句,随后一本正经地和大家开始了排练。

周瑜在床上躺了一个上午,才觉得好受了些,正打算起来吃点东西,就听见手机响了。
“喂?你好……”“喂?公瑾,我是孙策。听说你生病了,我和仲谋想去看看你。你在宿舍吗?”
周瑜隐约记得,自己没有把手机号码告诉过孙策。他在疼痛中艰难地思考了一阵,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小乔卖了。
“我在……”周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你们排练完了?”
“嗯,你住在302对吧?我们这就过去。”孙策说完就挂了电话,拉着孙权去买了一些吃的,随后匆匆赶往听风苑。

敲门声响起时,坐在门边的贾诩正用手机软件点着外卖,头也不回地应道:“进来吧,门没锁。”
“中午好,我们是来探望公瑾的。”孙策提着一袋食物走了进来,笑眯眯地跟他们打招呼。“顺便带了点吃的过来。”
“谢谢。”周瑜坐在床头,抬眼看向孙策,朝他微微一笑。
孙策对上周瑜苍白的笑容,想起刚才打电话时对方略带虚弱的声音,不由有些心疼。他端起一碗白粥递给周瑜,关心道:“怎么忽然生病了?”
“没有生病,就是感觉肋下有些疼。”周瑜接过白粥,拿起勺子小心地尝了一口。“现在好多了。”
“肋下疼痛吗……”孙策闻言,伸手帮周瑜盖好了被子,沉思不语。

孙权不好打扰兄长与周瑜的对话,和贾诩等人也不太熟,独自一人站在旁边,显得有点尴尬。
“坐吧,不用客气。”郭嘉搬了张凳子过来,招呼孙权坐下,然后自顾自地继续玩网游去了。
“好,谢了。”孙权在凳子上坐下,正好迎上陆逊打量的眼光。陆逊只是淡淡瞥了孙权一眼,随后就移开了视线,不再看他。
“这位同学……你好像很讨厌我?”孙权察觉陆逊有意避开自己,不由觉得奇怪。“我以前应该不认识你啊?”
陆逊对上孙权无辜的眼神,顿了一顿,否认道:“没有,我只是不擅长和陌生人相处。”
“我叫孙权,表字仲谋,是孙策的弟弟。”孙权自我介绍道,“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叫陆逊,字伯言。”陆逊本来不想搭理孙权,但是见孙策和周瑜关系越发亲近,又不太忍心冷落孙权,便回了他一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周瑜喝完了白粥,在孙策的注视中缓缓入睡,贾诩点的外卖也送到了楼下,孙策和孙权才起身告辞。
“呃啊!”两人刚走下楼梯,孙策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捂住了脸。
“哥,你怎么了?”孙权回过头去,莫名其妙地看了兄长一眼。
孙策一时有些喘不过气来,缓了一阵,才断断续续道:“我,我脸疼……”
“……啊?”如果此刻可以截图的话,孙权心想,自己的表情包一定会是:你在逗我吗.jpg

最初,孙策说他脸疼的时候,大家都是不相信的。他们还以为孙策是在开玩笑。
“老大,你怎么会突然脸疼?”甘宁戏谑道,“是被人扇了巴掌的那种疼,还是自打脸的那种疼啊?”
“不,像是被人拿东西戳了一下脸,怪难受的……”孙策捂着脸颊,痛得龇牙咧嘴,已经全然不顾帅气的形象了。
鉴于孙策前科太多,吕蒙也表示不相信。“真的假的?你脸上既没有淤青,也没有伤痕啊。该不会是玩大冒险输了吧?”
“我是真的疼啊,不信你们问仲谋!”孙策见两人都不信自己,登时怒了,猛地一拍桌子,中气十足地吼道。
“……哥,这下连我也不信你了。”孙权无语扶额,你好歹也装个病弱的样子啊。

评论 ( 11 )
热度 ( 35 )
  1. 豆沙と馅子乐正雨枫 转载了此文字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