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第五章(策瑜)

例行艾特 @晓霍  @曜印  @云逸风汐。

孙权赶到巴丘时,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雪白。素白的灵堂上,那肃穆庄严的“奠”字,仿佛令时间就此静止。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沉重的灵柩,似是不敢置信。
居然……就这样离开了么?明明在前些日子,他还对自己说,要攻下西蜀,以图北方。
“公瑾……”他阖目不语,良久才找回了神智。再开口时,连声音都带上了几分颤抖:“公瑾哥——”

周瑜感觉自己的身体浮在空中,任他如何努力,也踏不到地面。环顾四周,同僚们都为他的逝去而泣,却没有人看得见他。
他已经许久不曾见过孙权如此慌乱的模样了。曾经青涩的少年,自从兄长故去后,便逐渐成长,直至变得杀伐果断,心思缜密。
唯独这一声“公瑾哥”,让他与记忆中那名跟在兄长身后,脆生生地叫着他“公瑾哥”的少年,再次重合起来。

我承诺过,要让他看到这个天下。如今战火未平,二人却先后离江东而去。
周瑜听着灵堂中传出的阵阵哭声,眼眶涌上了一股淡淡的涩意。
我不甘心。然命数已定,又能如何?
仲谋……今后瑜不能伴随左右,你自己多保重罢。
时隔多年,不知伯符可好。若他已不在黄泉,我自随他去便是。
他遥望着扶棺痛哭的孙权,心中大恸,几乎也要落下泪来。
——如果灵魂也会流泪的话。

午睡醒来的郭嘉伸了个懒腰,缓缓从床上坐起。他不经意地瞥了对面的下铺一眼,正好看见周瑜坐在床头,神情哀伤。
郭嘉反应极快,趁周瑜还没注意到自己,又立刻躺了回去。
过了一会,郭嘉悄悄睁开双眼,看到周瑜将脸埋进了被子里,身体微微颤抖着。
郭嘉犹豫片刻,蹑手蹑脚地爬下了床铺,悄然走到周瑜身侧。
他什么也没有问,只是伸出手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周瑜。他觉得,此刻对方需要的,应该只是一个拥抱而已。

周瑜沉浸在自己的梦境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郭嘉的接近。
突然的触碰,令周瑜不由一惊,继而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
他咬着牙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任凭不可遏止的泪淹没在棉被中。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无法控制自身的情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梦,罢了。
冬日午后的阳光很暖,温柔地洒落在他们身上。寝室内的贾诩和陆逊还在安静地睡着,享受周末这份惬意的清闲。

周瑜很快就平复了少有波动的情绪,抬眼示意郭嘉放开自己。
郭嘉松开了手,对上周瑜微微泛红的双眸,低声调侃道:“美人垂泪,我见犹怜啊。”
“滚。”周瑜闻言,白了他一眼。他知道,这次要是不给郭嘉一点封口费的话,这家伙很可能会在其他人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一番,到时他的形象可就彻底毁了。
周瑜如是想着,随手拿起桌上的一颗糖,递给了郭嘉。“给,封口费。”
“这么一点,你打发叫花子呢。”郭嘉接过糖,剥开放入口中,蹙眉道:“真难吃。”
“早知道就加点老鼠药进去,毒死你算了。”周瑜失笑,原本郁闷的心情也一扫而空。

“不跟你扯皮了,文若下午回来,我要去找他。”郭嘉刚说完,放在桌上的手机就振动起来。他看着来电显示上的“文若”二字,嘴角上挑,走出宿舍接起了电话。
“奉孝,我到宿舍了。”荀彧温和的嗓音透过手机传来,“我放好行李就去找你们。”
“好,那我下楼等你。”郭嘉心情愉悦地挂了电话,随后回头看了看宿舍的门,思考要不要叫文和一起下去。他们三人好久没有聚过餐了。
不过,扰人清梦,感觉不太厚道啊……

就在郭嘉盯着门看的时候,它突然“嘎吱”一声打开了。贾诩穿着早已换好的衣服走了出来,对郭嘉道:“文若到了?那我们一起下去吧。”
“文和……”郭嘉愣了几秒,随即恍然大悟:“原来你没睡着啊?”
“我早就醒了。”贾诩嗤笑,“只是不想让公瑾觉得尴尬,才假装在睡而已。”
贾诩在蚊帐外面裹了一层黑色的帘子,据说可以遮光。同时,这层帘子也为贾诩增添了一分神秘感,因为大家看不到他在里面做什么。
至于怎么判断贾诩是否在里面,郭嘉提出了一个方法:“很简单啊,看文和的拖鞋在不在床下,就知道了。”
殊不知,日后这个方法恰好帮周瑜解决了一个难题。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周瑜站在墙上的镜子前,打量着自己那双略显红肿的眼睛,颇为苦恼。
结束了午睡的陆逊走到周瑜身侧,关切地看了他一眼。周瑜随意地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
“戴上这个吧。”陆逊将一顶帽子借给周瑜,“这样可以稍微遮挡一下。”
“谢谢。”周瑜接过帽子戴上,调整好角度,将帽檐压低了一些。
“奉孝和文和去找文若了,他们今天应该会出去聚餐。”周瑜说着,穿上了外套。“我打算下楼买点吃的,再带上来。要一起去吗?”
“旁边有一家新开的店,卖牛腩河粉。”陆逊提议道,“我们可以去试试。”

“公瑾?你也来买晚餐啊,真巧。”这个月第十一次与周瑜偶遇的孙策笑着和周瑜打了声招呼。
虽然周瑜戴着帽子,孙策还是能够很快就认出他来。就算只有一个侧影,那线条优美的轮廓,也实在是太显眼了。
“晚上好。”周瑜看到孙策,不由想起之前那个悲伤的梦,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在梦中,他不仅认识孙策和孙权,还和他们感情很好。梦中的自己,即便身死,依然放不下他们。
就连对此一无所知的他,都会为此感到心痛。
“你怎么了?”孙策察觉周瑜今天有点不对劲,又注意到对方微红的双眸,不悦道:“谁欺负你了?”

陆逊在餐厅的窗口取了两份打包的河粉,回头正好看见孙策和周瑜。
“没有人能欺负我。”周瑜浅笑,“我只是做了一个不愉快的梦。”
梦见自己死了,也确实是挺不愉快的。
“我们先回去了,有空再聊。”周瑜从陆逊手中接过自己的那份晚餐,与孙策道别。
孙策见状,只好安慰地拍了拍周瑜的肩,目送他们两人离开。

“伯符,你认识周瑜?”付完饭钱的吕蒙拿着单子走了过来,好奇地问孙策。
“怎么,你也认识他?”孙策心道,我才不会告诉你,下个学期我要选修周瑜班上的课。
吕蒙耸了耸肩。“不认识。他现在可是名人呢,据说我们系花想追他,可惜人家跟校花小乔走得比较近。”
“……”孙策一言不发,拿过打包的河粉就走。
吕蒙对此疑惑不解——孙策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黑了脸呢?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