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第四章(策瑜)

例行艾特 @晓霍  @曜印  @云逸风汐。

恶搞小剧场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哥,你拿错剧本了。”孙权提醒孙策,“这是三国剧场,不是红楼梦。”
“哦。”孙策改口道,“滚滚长江东逝水……”
室友吕蒙见状,问道:“蒙见伯符兄似有心事,不知能否为伯符兄分忧?”
孙策神情诚恳:“敢问子明,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吕蒙思索良久,摇了摇头。“请恕蒙爱莫能助。”
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这可真是每天困扰各大高校生的千古难题。

P.S. 我本来真的想写单纯的校园文,现在看来,应该会加入一些玄幻的成分?可能是因为太无聊了,我想玩一盘大的2333

正文

夜色茫茫,星影朦胧。一名身披暗色斗篷的男子站在黑暗的空间中央,宽大的斗篷掩去了他的容颜。
在他周围,悬浮着十几张画有神秘符咒的星牌。他在虚空中信手一划,星牌便随之迅速滑动,绕着他不断旋转起来。
“唉,凑齐你们这么多人,可真不容易……”他低声感叹着,目光停在了眼前的一张星牌上。
这张红色的牌上,画着一名儒雅俊逸的将军。他双眸含笑,眉目如画,周身仿佛带了一股淡淡的水墨气息。而那银白的软甲,与他眉宇间隐约的锐气,又彰显着对方武将的身份。
星牌的下方,龙飞凤舞地写着两个大字:“周瑜”。

这张写着“周瑜”的星牌,朝右边倾斜了几分,似乎有要翻过来的趋势。黑袍男子对此不予理会,又转向了另外几张牌。
他看到,旁边一张写着“陆逊”的星牌也正微微倾斜着。他伸出手,考虑着要不要将它扳回去,或是继续翻过来。
“当今已是太平盛世,过去种种恩怨纠葛……”他沉吟良久,淡淡一笑,看向了属于孙权的那张牌。
他握住星牌,指尖轻轻用力,那写有“孙权”二字的金色星牌,便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翻转过来——然而,它只是稍微倾斜了一点,就定格不动了。
“今天就这样吧,我暂时也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长夜漫漫……梦,还很长呢。

孙权在课堂上被老师叫起来提问的时候,头脑还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
他刚才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根本不知道老师问了些什么。他只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梦中的他,疾言厉色地诘问着一名青年,青年一一对答,不卑不亢。但孙权很清楚,自己根本不认识那个人,而且从来都没有见过他。
如果硬要追根究底的话……那人的五官,和公瑾哥的朋友倒是长得有些相似。
唉,管他呢,反正这次肯定要被扣分了。
挨完训的孙权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继续神游天外。

周瑜最近很疑惑,因为他总是经常遇见孙策。有时是在图书馆里,有时是在操场上,有时是在下课期间的校道上。
“好巧啊,一起回宿舍吧?”孙策推着他那辆红得耀眼的单车,粲然笑道。
周瑜本想说,我和你的宿舍根本不同路。但是话一拐到嘴边,却变成了:“好啊。”
两人并肩而行,同样帅气的外貌引得路上的同学不时回头打量他们。
“公瑾啊,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孙策对其他人投来的目光视若无睹,专心和周瑜聊着天。
“……你为什么问我这个?”周瑜怔了怔,随后反问一句。

孙策嘿嘿一笑,也不答话,自顾自地推着单车继续往前走。
一般人听到这种话,第一反应通常都会是:“你的搭讪方式也太老掉牙了吧?”
而周瑜的反应却如此特别,这说明了什么呢……
孙策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线索,可惜那道灵光只在他脑中一闪而逝,又消失不见。
反正,来日方长嘛。孙策看着一头雾水的周瑜,笑着搭上了他的肩,和对方商量元旦假期要去哪里玩。
不愧是公瑾,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啊。

郭嘉很喜欢茶语堂新推出的那款椰果烤奶,每逢周五下课后,都会去买一杯来喝。
“奉孝,你又来买奶茶啊?”准时来此蹲点的贾诩成功捕获了一只野生的郭嘉,“这玩意喝多了不好。”
“文和,你在别人的店里说这种话,真的好吗?”郭嘉不以为意,从店主手里接过打包的奶茶,转身就走。
贾诩拿起那杯还没喝完的金桔柠檬,也跟着走出了奶茶店。“文若明天就要回来了,你应该收到消息了吧?”
“嗯。”郭嘉点了点头,“真想知道西汉大学是怎么样的,明天一定要问问他。”

荀彧是行政管理专业的大二生,在今年开学后,以交换生的身份到西汉大学进行了几个月的学习,明天正式回校。
至于荀彧为什么要报名参加交换生的活动……大概是因为,他想去听听张良老师的课吧。
许多人都说,荀彧给人的感觉很像张良,就连曹操老师也这么认为。
“张良?怕是不见得吧。”周瑜当初听到这种说法时,摇头道:“我倒是感觉,他比较像萧何……奉孝、文和、公达三人,更加像张良。”
“知我者,公瑾也。”郭嘉笑着补充道,“结合出身与能力来看,公达应该是比较标准的‘张良’了。”

两人走到宿舍楼下的熟食店时,郭嘉又挪不动脚步了,说要买鸭脖和鸡翅当宵夜,这是属于“周末的狂欢”。
“你怎么老爱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贾诩啧了一声,“文若不在,你都要上天了。看他明天回来怎么收拾你。”
“就是因为文若明天回来,我才要多吃一些,否则就吃不到了。”郭嘉付了钱,远远看见周瑜他们朝这边走来,挥手道:“公瑾!”
“这是你‘最后的狂欢’?”周瑜看见郭嘉手上提着的一大堆食物,了然一笑。
“是‘周末的狂欢’。”郭嘉纠正道。
孙策和贾诩郭嘉两人不熟,但这并不妨碍他自来熟的能力发挥。“你们好,我叫孙策,是公瑾的朋友。”
“你好,我是郭嘉。”郭嘉觉得孙策这名字有点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说不定,他们在很久以前……曾经是朋友呢?

评论 ( 6 )
热度 ( 32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