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第三章(策瑜)

@晓霍  @曜印    @云逸风汐。 例行艾特~

“要一起去吃个宵夜吗?”孙策见周瑜身上的曲裾非常单薄,于是很自然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裹在对方身上。
“好啊。”周瑜柔顺的黑色长发垂落在孙策鲜红的外套上,红与黑的交错,恍若暗夜中绽放的血色蔷薇,又似夜里燃烧的火焰,神秘而危险。
他本来想说“其实我带了外套过来”,犹豫了几秒,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两人身后的某个拐角处,取了外套正要给周瑜披上的小乔见状,眨了眨眼,随后嫣然一笑,取出手机悄悄给两人拍了张照片。
做完这一切后,她若无其事地离开了,任由没穿外套的孙策在寒风中冻成狗。

周瑜的三位室友都是聪明人,纷纷宣称自己有事要先回宿舍,很有默契地为他们二人留下了独处的机会。
相比之下,孙权就显得太没眼色了。他硬是要跟着孙策和周瑜一起去吃宵夜,任凭孙策怎么赶都赶不走。
孙权表示,其实他只是想收集大哥和公瑾哥的最新情(ba)报(gua)而已,毕竟现在能担任前线记者的也只有自己一人了。
远在江南高中的孙尚香表示,二哥干得漂亮。

“要喝点什么吗?我去买。”孙策随手将书包放在了餐厅的椅子上,笑眯眯地问周瑜。
“一杯蜂蜜柚子茶,谢谢。”周瑜正想把零钱递给孙策,却被对方拒绝了:“不用了,算我请你喝的。”
孙权仔细看过了菜单,连续报出一串名词:“哥,我要一杯柠檬抹茶,一碗海鲜酱拌面,一串咖喱鱼丸,一串热狗,一对奥尔良鸡翅,一……”
“太长了我记不住,自己去买!”孙策没好气地将钱包扔给孙权,顺手在他头上敲了一记。
孙权委屈地捂着脑袋,被大哥打发到前台点餐去了。
“你们兄弟感情真好。”周瑜望着孙权离去的背影,忍俊不禁道。
“我还有个在读高中的妹妹,天天耍刀弄剑的,还说长大了要去参军,拦都拦不住。”说起自家的弟弟妹妹,孙策的语气中顿时增添了一种自豪感。“仲谋也是个挺聪明的小子,高中那会参加物理竞赛拿过不少奖……不过你可别在他面前提这些,否则他要骄傲的。”

孙权端着一盘子食物往回走时,周瑜正和孙权说到那天晚上的梦。他上前帮孙权将盘中的东西一一放到桌上,思索道:“有人说过,梦境也许就是前世的记忆。如果此话不假,我以前应该也是江东人氏,还参与过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
“说来也巧,在认识你的前天晚上,我也做过一个奇怪的梦。”孙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道:“我梦见了一只白色的大老虎,有这么大。它疯狂地向我扑来,被我一拳打中,然后就“砰”地一声爆炸了。我这才发现原来它是气球做的,弄得我的拳头怪疼的。”
“……噗嗤。”周瑜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后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太礼貌,于是恢复了原先淡然的表情。“伯符,你的梦很有趣。”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点奇特的孙权听了,趴在桌上笑得死去活来:“为什么公瑾哥的梦那么大气,我哥的梦却这么逗比……”
孙策将自己的梦描述得绘声绘色,还附加了一些夸张的动作,本意就是想逗周瑜笑。虽然周瑜确实是笑了,还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
孙策看了完全不给大哥面子、笑得宛如智障的孙权一眼,恨铁不成钢地想道:这小子真是我的亲弟弟吗?

周瑜走出餐厅时,外面的小雪已经停了。他站在门外等候孙策和孙权,忽然觉得一阵晕眩,眼前依稀闪过“严白虎”、“破虏”、“讨逆”等字样。
“公瑾,你怎么了?”孙策催促着孙权回去拿遗漏物品,走到门边就看见周瑜扶着额头,关心道:“不舒服吗?”
“没事。”周瑜见两人出来,神色恢复如常。“十点了,回宿舍吧。”
“我们送你回去吧,反正这里离你住的地方很近。”孙策还是不大放心,坚持要送周瑜回宿舍。周瑜婉拒无果,便由着孙策送他回去了。

三人走到听风苑楼下时,正好碰见下楼拿外卖的陆逊。他朝周瑜笑了笑,在瞥见对方身旁的孙权时,嘴角的弧度减了半分。“公瑾,你的朋友?”
“嗯,这是孙策和孙权。”周瑜察觉室友的心情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于是不欲多言,简单对两人道了谢:“伯符,仲谋,谢谢你们送我回来。”
“举手之劳。”孙策拉着弟弟和陆逊打了个招呼,又和他们道了别,便往观雨苑的方向去了。
“伯言,你之前认识孙权么?”两人上楼的时候,周瑜问陆逊。
陆逊摇头否认。“不认识……我只是莫名地,不太想接近那个人。”
“这样啊。”周瑜思忖道,看来以后要尽量避免伯言与仲谋的见面了。

回到宿舍后,周瑜发觉陆逊的心情依然有些低落,便从琴囊中拿出了几个月不曾碰过的古琴,为他弹奏一曲《高山流水》。
虽然周瑜并不知道陆逊为何心情不佳,但总觉得这与他和孙权的相遇有关。
“喂喂喂!大晚上的弹什么琴啊?”过了不久,宿舍的门就被敲响了。
贾诩走过去开了门,懒洋洋地倚在门边。“怎么,打扰这位仁兄了?今天还是周六呢,没想到十点多就有人要睡觉了。”
“呃……”敲门的男生被贾诩噎了一下,继而恼道:“不是睡觉,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需要安静!”
周瑜闻言,将古琴收了起来,对那人歉意一笑。“真是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这便不弹了。”
那人被周瑜说得有点难为情,摆了摆手。“也没什么,不用这么客气……那我先回去了。”
“孟起,你好了没有?”那人话音刚落,隔壁宿舍就传来了室友的唤声。他匆匆与周瑜道了别,便回自己的寝室去了。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