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回眸 第一章(策瑜)

现代校园背景,主策瑜,文风多变,有奉孝文和等作者喜爱的角色不时出没。 @晓霍  投喂一发w

楔子

他似乎记得,那一年的初春很美。艳丽的桃花瓣洒落在青石板上,如同这诗意的江南一般,被柔和的春雨浸润。
斜阳映古桥,暖雨送细风。温酒入喉,留得几人醉;伊人回眸,眼含万种情。
他伸出手,想要触碰眼前这幅由水墨渲染而成的画卷,却是什么也抓不住。刺目的战火撕碎了旖旎的画面,兵戈交击之声不绝于耳。他身处战场中央,眼见天堑如练,火光冲天;闻杀声四起,凛风悲鸣。
最后,只余残船断索,孤月寒江,罢了……

第一章

“咳咳咳……”几声断断续续的咳嗽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躺在上铺的贾诩翻了个身,睁开眼看向对面。“奉孝你没事吧?是不是又病了?”
裹在棉被中睡得正香的郭嘉被人吵醒,略带不满地揉了揉朦胧的双眼,一副极其无辜的模样。“文和你……说什么呢?”
“还装傻?刚才不是你在咳?”“咳咳咳……”
这次,贾诩和郭嘉一同往咳嗽声传来的方向看去,顿时了然。贾诩笑了笑,用幸灾乐祸的语气道:“周公瑾啊,你也有今天。”
“没想到啊,今年冬天第一个生病的人居然不是我。”郭嘉用怜(huo)悯(gai)的眼神看了周瑜一眼。“让你耍帅穿风衣,感冒了吧?”
“吃药了吗?”贾诩十分配合地接话。
“病毒热毒,你知……”
“闭嘴。”周瑜没好气地回了两人一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细长的眉也微微颦起,看起来状态不佳。昨夜他从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估计是受凉了,如今也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周瑜忆起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境,陷入了沉思。
总觉得梦中的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公瑾,你行不行啊?”郭嘉披上了外套准备出门,看见周瑜一副昏昏沉沉的模样,劝说道:“要不你就留在宿舍休息。看在你经常帮我签到的份上,我可以掩护你旷课,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刚被贾诩叫醒的陆逊匆匆换好了衣服,洗了个冷水脸清醒一下。他知道周瑜不想旷课,于是提议请假:“我帮你向老师请个假,事后再补假条吧。”
在他们学校,请假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请假不仅需要经过班主任的批示,还可能会影响该科的分数——请假两次等于旷课一次,旷课两次就会被取消考试资格,只能重修课程。
而更坑爹的是,周瑜在这节课上已经请过一次假了……
三好学生周公瑾,自然是不愿意留下旷课记录的。于是,他在室友们无奈的目光中背上了书包,顶着寒风走出宿舍,随后细心地锁好了屋门。

“音节是最自然的语音单位,音素是最小的语音单位。它包括10个元音,22个辅音……”
周瑜一手握笔,一手支着下颚,在老师的讲课声中昏昏欲睡。
在他终于支撑不住倒下以后,坐在旁边的郭嘉翻开了周瑜的课本,将它竖着放在桌上,借此遮挡老师的视线。
贾诩故作认真地抄着笔记,趁着老师转过身去的间隙,低声和陆逊他们商量,中午是在外面吃饭,还是打包回宿舍吃。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各大食堂及校内餐厅便成为了同学们的必争之地。
考虑到让病号去挤食堂有点不人道,贾诩和陆逊主动承担了买饭的任务,让郭嘉陪着周瑜先回宿舍休息。

由于刚下课不久,宽阔的校道上还没有多少学生,这为骑车出行的学生提供了良好的发挥空间。
“仲谋,你也太慢了!”孙策骑着单车从校道上飞驰而过,留下一道炫目而嚣张的红色残影。
他得意地笑着,回头对身后的弟弟道:“怎么样,追不上你哥吧?”
孙权不甘示弱地赶了上来,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忽然睁大了双眼——
“哥!小心前面!”
“砰!”
……

周瑜觉得,自己今天真是非常倒霉。生病也就算了,好端端走在校道上,也要被车撞。
撞倒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生,相貌十分英俊,笑颜中洋溢着阳光的味道。
对方发现自己闯了祸,连忙下车将他扶起,急急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周瑜从地上站起,仔细拭去衣上沾染的尘土,摇了摇头。“我没事。”
他的声音很好听,尽管略带沙哑,却依旧如暖玉温润,似春风拂面。
孙策盯着他看了一会,确认对方真的没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我叫孙策,今年大二,是市场营销专业的。现在下课了,路上人多,我载你回去吧。”
周瑜没有答话,只是看了身旁的郭嘉一眼。接收到兄长眼神示意的孙权立刻上前,拍了拍自己身后的自行车。“这好办,我载这位同学回去就行了。”
“那就麻烦你们了。”周瑜于是欣然应允,与孙策等人一道离开了。

东汉大学共有三间食堂,北魏食堂最为豪华,食物非常美味,价格也是最贵的;东吴食堂价格适中,饭菜的味道也不错;西蜀食堂的饭菜最难吃,而且价格还不便宜,据说食材中还有地沟油。
郭嘉偏爱北魏食堂,周瑜则较常去东吴食堂。贾诩总是打趣二人,说他们是不懂人间疾苦的公子哥。
郭嘉对此嗤之以鼻:“贾文和,有本事你去西蜀食堂吃饭啊,反正我不去。”

在东汉大学,如果选择在西蜀食堂请人吃饭,是要被打的。孙策不想被打,所以他选择了条件最好的北魏食堂。
“这顿饭我请客,就当是赔礼道歉了。”孙策慷慨地拿出饭卡,招呼道:“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别客气。”
反正卡里有的是钱。
周瑜随意扫了食堂窗口的菜牌一眼,心道最贵的套餐也不过二十来块,他们两人又能吃得了多少?
话说回来……他们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知道当陆逊和贾诩拿着四人份的饭菜,从东吴食堂回来时,面对空无一人的宿舍,会作何感想?

评论 ( 13 )
热度 ( 56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