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番外·逍遥意 (策轩)

楔子

“救命啊——”一阵惊慌的呼救声蓦然响起,打破了山林间的幽静。一名身著华衣的男子跌跌撞撞地沿着山路奔下,淌过溪流,躲避着一众山贼的追杀。

“他往那边去了!”手持砍刀的山贼来势汹汹,紧追着那名男子不放。男子张皇失措,一路逃到了山麓。他看见不远处有一间小屋在林间若隐若现,于是立刻上前求救……

 

 

“午膳做好了。”吴羽策将两盘小菜端到了桌上,正要开始用膳,却听见屋外似乎传来了异样的声响。“李轩,你听到外面的声音没?”

李轩凝神细听,果真察觉有人在外头呼喊,其间还夹杂着凌乱的脚步声。他放下手中木筷,拿起唐刀,起身道:“我们出去看看罢。”

吴羽策和李轩走出小屋,见一名男子正被山贼追杀,颇为狼狈,于是出手相救。天舞、红莲出鞘,攻势凌厉,顷刻间便击杀了几名山贼。其余人见状,心知自己不是这两人的对手,立刻作鸟兽散。

“多谢二位!”华衣男子见山贼离去,庆幸自己化险为夷,连忙向两人道谢,想将身上钱财赠与他们,作为报酬。

李轩初时见那男子衣裳华丽,便猜测是富家公子,如今看来,果不其然。他推辞了那名男子的好意,劝道:“若是再遇见强盗,交出财物应该能保命。钱财乃身外之物,比不得性命重要。”

“那伙山贼要的不仅是财物,还有我身上这家传玉佩。”男子无奈道,“这玉佩乃是先父所留,万万不能让他们抢了去……”

男子见他们两人不愿收下钱财,再三道谢后便独自离去了。李轩与吴羽策一同转身回屋,笑道:“这倒是个重情之人。也幸亏他不是江湖中人,认不出天舞和红莲,不然估计少不了一番纠缠。”

吴羽策想起他们在外的这些年,因为被兵器暴露身份引来过一些崇拜者,也甚是赞同。“看他模样应是商贾,不涉江湖纷争。”

说罢,他夹了一块烤乳鸽放到李轩碗中,温声道:“趁热吃吧。”

“嗯。”李轩眉眼弯弯,也给吴羽策夹了一条烤鱼。

 

夏日的午后,天气总是异常炎热。而这山中却是清凉舒适,树荫环绕,微风阵阵。

躺在榻上的李轩午睡醒来,望见屋外有些转阴的天空,忽然想起了他们尚在虚空时的那个雨夜——

那只被他起名为“阿雪”的白猫,就是在那一场雨中来到虚空的。因为李轩和吴羽策离开时并未将它带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阿雪了。

“喵……”一阵纤细的鸣叫声隐约从窗外飘来,在这静谧的深山之中,显得有些不真实。李轩略一恍神,失笑:看来自己是太过想念阿雪,产生错觉了。

“轩哥,策哥!”与此同时,小屋的门被敲响了。李迅兴奋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隐隐带着故人重逢的愉悦感。

“羽策,是李迅他们来了。”李轩惊喜道,正欲前去开门,坐在桌前的吴羽策已经上前拉开了门。

不出两人所料,站在门外的果然是虚空众人。大家手中都提着礼品,盖才捷怀中还卧着一只雪白的猫,赫然是李轩方才正在思念的阿雪。

“喵!”阿雪看到了许久未见的主人,瞬间便从盖才捷怀中挣出,激动地扑向了李轩。吴羽策见状,即刻拦下了阿雪,将它抱在怀里。

看见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大家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当年之事历历在目,虽已过去数年,但回想起来仍令人倍感亲切。

“策哥的独占欲还是这么强啊。”唐礼升调侃了一句,随后将手中的礼品递给了李轩,正色道:“轩哥,祝你二十七岁生辰快乐。”

李轩怔了一怔,才反应过来,原来今天竟是自己的生辰。他对此事不大上心,吴羽策的生辰倒是记得清清楚楚。

“谢谢大家。”李轩粲然笑道,“都进来坐吧,别在外面站着了。”

 

李轩每一年的生辰,吴羽策都会事先准备好礼品,出其不意地为他送上一份惊喜。不料今年虚空众人都来为李轩庆生,他的惊喜也就随之泡汤了。

吴羽策思及此,笑着摇了摇头。能与故友重逢,便是天大的惊喜了,此时哪里还有什么闲心思去计较这些。

“其实我们去年夏天也来过这里,可惜你们不在。” 盖才捷叹息,“策哥的生辰也是这样。”

“去年初夏,我和羽策在西湖观荷。”李轩解释道,“冬日我们去了北地赏雪,所以不在家,抱歉让你们白跑了一趟。”

李迅嘿嘿一笑。“没关系,今年腊月我们还会再来的,到时候可别不欢迎我们啊。”

“尽管来罢,我们一定欢迎。”吴羽策说着,眼中带了一点笑意。

杨昊轩看了看小屋附近的竹林和湖水,道:“这里风景不错,要是我哪天累了想退隐江湖,说不定也会来这里定居。”

“这主意好。”李迅点头道,“大家天天都能见面,就不会经常想念了。”

吴羽策闻言,抱着双臂凉凉插了一句:“行啊,你们自己在旁边盖个房子罢。”

“从此,策哥和轩哥用于谈情说爱的竹林和湖畔,不时就会有故友出没。”李迅笑言,“约个会都能遭到聚众围观,啧啧啧。”

“哈哈哈哈!”众人笑得前仰后合,光是想象那个场面就觉得十分滑稽。想来也是,他们两人的小木屋可挤不下这么多人,日后还真可能会有这样一番光景。

 

当晚,李轩和吴羽策亲自下厨,招待了虚空众人用膳。虚空这两位首领以前从不下厨,如今却是厨艺一绝,真教人大开眼界。李迅更是感慨道:“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吃到轩哥和策哥亲手做的菜。”

“喜欢就多吃点吧。”李轩给他们夹了点菜,也为盯着桌上的清蒸鱼虎视眈眈的阿雪夹了一块鱼肉。阿雪看见碗里的鱼肉,高兴得喵喵直叫,越发粘着李轩不肯走了。

吴羽策伸手摸了摸阿雪身上的毛,轻声道:“你想留下来么?”

“喵!”阿雪仿佛听懂了吴羽策的话,在他的掌心蹭了几下,像是正在央求对方留下自己。

“好,那就跟我们做个伴。”吴羽策知道李轩也挺舍不得阿雪,而且此地依山傍水,鲜有人烟,比虚空总部更适合阿雪居住。

晚膳过后,眼看天色不早,盖才捷等人便先行告辞,打算在山下的一间客栈留宿一夜。

李轩本想出言留他们一宿,却意识到小屋内只有他和吴羽策的那张大床,并无其余床榻,于是只好作罢。后来仔细想想,他也庆幸自己没有开口,不然肯定免不了被大家调侃一番。

“路上小心。”李轩和吴羽策将他们一路送到了客栈,这才挥手道别。执意跟来的阿雪也朝大家挥了挥爪子,随后迈着懒洋洋的步伐往小木屋的方向去了。

来时日出东方,朝霞漫天;去时星河明灭,夜色迷人。今日的竹林小屋,依旧清幽雅致,却比平日更添了几分温情。

 

(全文完)

评论 ( 6 )
热度 ( 32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