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番外·沉香 (策轩)

“山虽有此树,而非香所出。新会高凉土人斫之,经年,肉烂尽心,则为沉香。”

 

                                                       ——竺法真《登罗山疏》

 

话说那李轩将虚空首领之位传予盖才捷后,便和吴羽策一同游历山水去了。两人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留下了不少佳话。

而其中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异闻趣事,皆因李轩那双独一无二的“鬼眼”所起。传说在深山老林,精怪颇多。若有草木集天地之灵气,修炼数十年,便可化为人形……

“羽策,你可曾察觉一股奇异的气息?”行走在山林中的蓝衣男子环顾四周,道:“要不,我们四处看看?”

“好。”吴羽策对妖物气息不甚灵敏,自是更信任李轩的判断。他心知以己方两人实力,即使不敌山中精怪也大可安然撤离,便没有阻止对方。

李轩细细搜寻了一番,最终将视线定在了一株苍翠的沉香树上。借着鬼眼之力,他可以看见这棵树隐含的灵力,以及一道模糊的白影。

看那白影身形比一般少年高不了多少,估计也是刚修炼成形的树妖,没什么威胁。

“怎么了?”吴羽策见李轩在沉香树前驻足,开口问道。

“无妨,只是一小小树妖罢了。”李轩笑道,“何况我身上还带着才捷的符纸,不必紧张。”

吴羽策点了点头,正要和李轩一同离开,却霍然听见身后传来了少年清亮的嗓音:“你是何人?竟能察觉我是树妖?”

李轩看着那株高耸的沉香树转瞬就化成了一名青衣少年,也不甚惊讶。他颇为自豪地指了指自己的双眼,道:“因为我是‘鬼眼’李轩。”

 

因盖才捷是驱灵师,虚空众人对幽魂鬼怪不算陌生,但很少接触灵气所化的妖物精怪。吴羽策初次见到能够化作人形的树妖,心中也略觉新奇。

“李轩?”青衣少年思索良久,恍然道:“我想起来了,你在鬼界很有名……前一阵子,你助十几名驱灵师将许多滞留人间的阴魂送回了鬼界。你身旁的这位,就是吴羽策对吧?”

“不错。”李轩对此有些意外,“你知道我们?”

青衣少年咧嘴一笑,得意道:“当然知道,我们妖界的消息可是很灵通的。”

“据我所知,深山树妖很少贸然在人前现身。”李轩脸上带了一点疑惑之色,“即使难得遇见一个能看到你的人,也不应如此莽撞。”

“他是有事相求罢。”吴羽策一眼便看穿了青衣少年的心思,淡淡道。

少年被吴羽策一语道破心事,讪笑道:“此地人烟罕至,也只有你们能帮我这个忙了。其他人要么对灵力、符咒一窍不通,要么对沉香木虎视眈眈……”

“上回有人为了采香,用大刀砍伤我的树干,疼死我了。据说他们过段日子还要再来,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折腾死的。”少年苦苦哀求道,“我修为尚浅,仅靠自身之力,不能挪动太远。求你们带我离开这里,到别的林子去吧!”

倘若草木有灵,此等取香之法确实过于残忍。李轩看了吴羽策一眼,见对方也有相助之意,便同意了少年的请求。

 

“这位小兄弟,不知我们要如何助你离开?”李轩从行囊中取出一叠黄符,看向那名少年。

“多谢两位大侠仗义相助!你们叫我沉香就行。”少年没料到他们答应得如此干脆,顿时喜出望外。“只须将我的精魄收入符中,找一片远离村庄的林子,再把我放出来,我自会在那扎根生长。”

若草木已修炼成妖,取其精魄便等于移其本体。这倒是方便了吴羽策与李轩二人,不须费力搬动这粗重树木。

“那就用封魂符罢。”吴羽策拈起一张写有“封魂”二字的黄符,交给李轩。李轩用唐刀刺破了灵符,忆起盖才捷先前教过他的符咒,在心中默念了三遍。

一丝月白的灵力从符纸中溢出,在李轩足下凝成一圈八卦法阵。清风骤起,拂过李轩身上的苍蓝衣衫,吹动他墨黑的长发。柔和的金光将他笼在其中,衬得那修长的身影飘然若仙。

少年任由符咒之力禁锢他的精魄,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他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一时竟是看得有些痴了。

吴羽策发觉少年一直盯着李轩,朝他投去了冷冷的一瞥。少年不清楚两人关系,遂不知吴羽策为何作此反应,懵懵懂懂就被收入了封魂符中。

“走吧。”李轩伸手接住从半空飘落的黄符,将它放入行囊。“我们走远一些,看有没有适合沉香生长的树林。”

“嗯。”吴羽策低低应了一声,搂住李轩的肩向前走去。

 

两人离开了这座山,寻觅多时,总算找到了一片静谧的树林。李轩取出符纸,口中念念有词,顷刻间就把树妖的精魄放了出来。

透过鬼眼,他看见一抹白光轻轻落到了地上。不过片刻,土中便冒出了一簇碧色,随后拔地而起,化为一株婆娑沉香,枝繁叶茂。

“这里怎么样?”李轩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应该适合沉香生长吧?”

“很合适!”少年愉悦的声音从树身中透出,“李轩大哥,吴羽策大哥,谢谢你们!”

吴羽策抚了抚树干上若隐若现的伤痕,摇首道:“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李轩大哥,你长得真好看……”沉香树抖动着叶片,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你本领高强,又如此仗义,若能娶到你真是三生有幸。”

李轩闻言顿觉尴尬,解释道:“我是男子,不能嫁人的……虽说我与男子相恋,但这嫁娶之说,通常只用于男女之间。”

“是么?可在我们妖界,男子亦能嫁给男子。”沉香半是调侃,半是认真道:“要不是我年纪太小,真想把李轩大哥娶回妖界啊。”

此语一出,吴羽策眼中的笑意立刻暗了下去。他扬起剑眉,上前两步,握住李轩的手,将他护在了自己身后。即使始终不发一言,也能明显看出他对李轩的独占欲之强。

“原来你们是恋人。”沉香叹了一声,而后笑言:“那不如,吴羽策大哥你嫁给我吧?他是你的,你是我的,那么他就是我的了。”

红莲剑出鞘,在半空划出一道银弧,剑光如霜。李轩及时拦住了吴羽策,劝道:“沉香少不更事,你就别与他计较了吧?”

“……时辰不早了,走罢。”吴羽策方才拔剑也只是做做样子,想要震慑对方。他见沉香不再说话,便收剑入鞘,示意李轩与自己离开此处。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你多保重。”李轩眼见天色渐暗,遂与沉香道别,转身离去。

沉香依依不舍地看了他们一眼,颔首道:“有缘再见。”

“李轩大哥——”两人刚走了一段路,又听身后的沉香遥遥喊道:“等我长大后再来娶你!”

李轩忍不住笑出声来,朝那株挺拔的沉香树挥了挥手。吴羽策则是微微沉下了脸色,拉着李轩快步走远。

“羽策……”李轩知道吴羽策此举是因为在意他,语气中带了几分无奈与纵容。“草木至少修炼数十年才可化为人形,待他长大,你我二人早就不在世间了。”

吴羽策沉默不语,只是一路牵着李轩的手,向前走去。李轩也任由对方牵着自己,在这山水之间并肩而行。

在两人从一棵桃花树下经过时,吴羽策忽然侧过身子,强硬地将李轩按在了树干上。

有风徐徐拂过山间,吹落几片粉嫩的花瓣,落在李轩发间。那妖娆的桃红衬着乌黑的长发,竟是分外柔美,令人迷醉。

李轩惊愕的神色还未褪去,吴羽策便欺身压了上来,扣住李轩的后颈,狠狠吻上了他的唇。吴羽策这次的吻异常霸道,仿佛不耗尽李轩的气息便誓不罢休。李轩起先时还挣扎了一下,后来也逐渐开始配合吴羽策的动作,互相索取着对方的炽热。

清风飒飒,落英簌簌,漫天飞舞的桃花掩去了树下两道缠绵的人影。

 

若干年后,昔日的少年沉香终于长大,然而一切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在这百年间,他经历过数次刻骨铭心的苦恋,时常往来于六界之间,踏遍了千山万水。历尽沧桑后,沉香最终找回了毕生的所爱,与一名桃花树妖长相厮守。

每每闲暇之时,他们就会伪装一番,然后到人间游玩。他们最喜欢在茶馆喝上一盏香浓的西湖龙井,一边闲谈,一边听那说书人讲述江湖趣事。

“即便过了数十载,这虚空双鬼的名气仍是不减当年。上一回说到啊,那李轩双眼复明后,竟是不曾走漏半点风声,几乎瞒过了所有人……”

沉香津津有味地听着说书人抑扬顿挫的声音,听对方说到“李轩”二字时,神情略一恍惚。他想起那年春天,在山中遇见的那名英姿飒爽的蓝衣男子,和那冷峻沉稳的黑衣男子,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夫君,你怎么了?”坐在沉香身旁的红衣女子见他出神,柔声问道。

“没什么。”沉香释然一笑,“只是突然想起,当年我曾遇见过那样美好的人……也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

“那剑圣黄少天恍然大悟,笑骂:‘好哇!原来你先前那些举动都是为了诈我们!’”说书人讲到精彩之处,不禁眉飞色舞,茶馆众客都听得入了神。

红衣女子静静听着说书人讲完了这段,盈盈笑道:“既然是那样美好的人,一定过得非常幸福吧。”

“是啊。”沉香忆起旧事甚是感慨,不由在这茶馆多坐了一会。待到众客散去,他才放下一点打赏说书人的碎银,留下桌上的半盏冷茶,悠悠离去。

 

(完)


之前说过本子完售以后会把番外发到网上,之前一直没留意,今天一看才发现已经下架了……原谅我的拖延症ORZ

评论
热度 ( 30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