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来自未来的你(策轩)

“致年轻的虚空队长李轩:

     

     你好,我是24岁的李轩,来自遥远的未来时空。我不确定你能否收到这封信,因为这听起来实在是太荒谬了。但是,我依然打算尝试一下。如果你收到了我的信,就请给我回信吧,谢谢。

                                                                                           来自未来的你”

 

18岁的李轩读完了这封放在自己桌上的书信,对此半信半疑。比起所谓的穿越时空,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一起恶作剧。

他仔细检查了房间的门窗锁,没有发现任何被破坏的痕迹。于是,他前往虚空的保安室询问保安,并调出监控录像查看,得出的结论是——

在李轩离开期间,没有人进入过他的房间。那么,这封信到底是谁送来的?

 

虽然心中惊疑不定,但李轩并未将此事告诉别人,更不打算报警。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玩笑,不需要放在心上。

这一段插曲很快就被李轩抛之脑后。已经逐渐有了起色的虚空战队,是不会允许队长为这些琐碎小事分心的。

直到一年以后,他收到了来自“自己”的第二封来信。

这封信同样出现得毫无预兆,悄无声息。李轩不过是出门吃个饭,回到房间便看见了它——书信安安静静地躺在书桌中央,信封和上次的一模一样,看来又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李轩蹙了蹙眉,缓缓拿起桌上的书信,在确认它没有危险之后,才拆开阅读。

“明天,虚空训练营将会加入一名新成员。他叫吴羽策,是你以后的副队长。和你一样,他的职业也是鬼剑士。”

看到这里,李轩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假设信上说的都是真的,既然对方能够成为虚空副队长,那么实力想必也不会差……

尚未在队内站稳脚跟的自己,是否会受到这位副队长的威胁?虚空会因此放弃自己吗?

“你不需要担心,只要给予他充分的信任就好。”写信的那人仿佛看透了李轩的心思,就连字迹中也洋溢着满满的笑意:“李轩啊,有些事情,你不必想得太复杂。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还会不清楚自己的心思吗?”

李轩盯着信上的字看了良久,最终没将那封信丢进垃圾桶,而是放进了抽屉中。

 

次日早上,李轩果然收到了战队经理的通知,让他去训练营看看新成员。

李轩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虚空训练营,一眼就看见了那名伫立于人群中的少年——

坚如磐石,又淡若氤墨。那样的人,即便是处于茫茫人海之中,也能够被人一眼认出吧。

“队长。”少年的声线低沉而富有磁性,甚是好听。“我叫吴羽策,是新来的成员。”

“……你好,我是李轩。”李轩在听见“吴羽策”三个字时,脸色略微有点不自然。他想起了那封信,一种离奇的猜想顿时浮上心头。

“队长?”细心的吴羽策察觉李轩神色有异,低声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没事。”李轩摇了摇头,笑道:“吴羽策对吧?你的职业是……”

吴羽策与李轩视线交接,目中尽是志在必得的决心。他取出一张账号卡,答道:“鬼剑士,阵斩双修。”

阵斩双修……原来,如此。

当晚,独自坐在房中的李轩终于给25岁的自己回了一封信。他的回信很短,不到十分钟就写完了,然而李轩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寄。

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李轩自嘲地笑了笑,随意地将书信放在桌上,然后熄灯就寝。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李轩房中时,桌上的那封书信便化作了零星的光辉,无声地消散在空中。

 

此后,李轩依然能够陆续收到对方的来信,他不时也会给“未来的自己”写上几封回信。

和信上写的一样,新来的吴羽策不顾战队的反对,坚决要选鬼剑士作为职业,即使是坐冷板凳也在所不惜。

每每李轩看见他这般努力坚持,都会觉得有些不忍。他倒是知道虚空战队的前辈有一张遗留下来的鬼剑士账号卡,但那是女号啊。

“女号又如何?”当李轩试探着问吴羽策,让他玩女号会不会感觉有损男子汉的尊严时,他傲然回道:“我的尊严就在这里,只要我不允许,谁也拿不走。”

“烟雨的女队长,玩的不也是男号吗?女人玩男号,可以得到称赞;男人玩女号,却容易被蔑视。女人像男人就是好,男人像女人就是不好。难道女性就低人一等吗?”

少年的声音并不高亢,情绪也很冷静,却仿佛有种咄咄逼人之感。或许是对方的言辞实在过于犀利,李轩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不介意,那我就去跟经理说说,让你用鬼刻的账号卡上场吧。”

“真的?”少年原本沉静的眼眸蓦然亮起一丝光芒,就连眉梢也染上了淡淡的笑意。“谢谢队长。”

那一瞬间,看着吴羽策的笑容,李轩顿时为自己作出的决定感到无比庆幸。

 

李轩开始尝试让吴羽策上场比赛,而对方也没有令他失望,将自身的天赋与才华在比赛场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久以后,虚空高层决定由李轩和吴羽策搭档成为战队核心,“双鬼”组合就此出现。日益密切的接触让两人逐渐互相熟悉,最终成为了交心好友。

然而……

当最好的朋友变成了你最大的竞争对手,应该如何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即使有“前辈”的书信指点,李轩仍然不得不去面对这个难题。

“其实没什么好在意的。信赖你的副队,也相信自己的实力,就足够了。”未来的李轩在信中写道,“小子,用不了多久,你就没时间再纠结这种问题了。”

与此同时,吴羽策也察觉到了李轩的为难,不动声色地开始避嫌。在打比赛时,他的话比平时少了很多,队友们也很默契地从不提起双鬼的实力之争。

他用实际行动向李轩证明:我不会对你有所威胁,因此你不需要担心。

而就像26岁的李轩所说的一样,未来的荣耀职业联盟,竞争越发激烈——严峻的形势和紧张的比赛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哪里还有精力去想这种事。

他惟一的希望,就是虚空战队可以取得好成绩。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荣耀职业联盟第七赛季,蓝雨与虚空的战斗即将打响第一枪。这一战可能会影响他们争夺季后赛席位的结果,对虚空战队来说,至关重要。

此时,整装待发的李轩发现了放在桌上的一封信,刚读到一半,就愣在了原地。

“作为来自未来的你,我当然知道这场比赛的结果,也知道喻文州会采用什么战术。关于他的战术,我写进了另外一张密封的信里,如果你想看的话,就打开吧。”

李轩的视线缓缓往下移动,最后停在了信件末尾的两行字上——

“看或不看,由你自己选择。”

“我相信你。”

 

蓝雨将要采用的战术……吗?

李轩仔细检查了那个信封,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另一张稍小的白色信纸,开口处被双面胶封了起来。也许他只需要轻轻撕开一道口子,就能助虚空战队获得胜利。

对于虚空这样的前八强队伍而言,季后赛无疑是一道生死线。他们无法像豪门战队一样轻松夺得席位,只能用尽全力,拼命厮杀。

沉重的压力,已经或多或少地体现在每一个队友身上,更勿论责任最为重大的队长。

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拒绝的诱惑。

李轩抿了抿唇,猛地伸手拿起了那张密封的信纸,然后——

将它撕成了碎片。

他随手一扬,雪白的碎纸便从他手中纷纷洒落,四处飘扬。犹如长安冬日的落雪一般,纯净无瑕,不染一丝尘埃。

那不是荣耀。

如果自己真的那样做了,就不配当虚空队长,不配做职业选手。

“队长。”吴羽策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该出门了。”

“好。”李轩应了一声,随后拿上行李,踏着地上零落的碎片,毅然转身离开。

 

尽管后来虚空败给了蓝雨,但是李轩并不后悔他当初的决定。他想,要是重来一次,自己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吧。

由于积分比虚空要低的两个队伍未能成功反超,他们总算有惊无险地进入了季后赛。

乘飞机回到X市后,李轩走进自己的房间,被那散落一地的碎纸唤起了几天前的回忆。他坐在床上休息了一会,突然觉得有点好奇。

那个来自未来的他,写下的战术,是否真的和喻文州当天的安排完全一致?

抱着试探的心态,他拾起了地上的那些碎纸,将它们拼凑在一起——

最后,组成了一张完全空白的信纸。

李轩凝视着信纸上的那一片雪白,半晌,忽地笑出声来。明朗的笑意流转眸间,漆黑的瞳仁中隐着一抹柔和的光华。

“我相信你”,其实也是在信任他自己。因为他知道,年轻的自己一定不会打开来看,所以什么都没写。

无论是现在的李轩,还是将来的李轩,都始终坚守着职业道德的底线。

未来的我……好像是个不错的前辈呢。

 

自从虚空战队在李轩等人的努力之下发展得日益成熟,来自未来的李轩就很少给他写信了。偶尔有来信,也只是寥寥叮嘱几句,譬如“是时候为虚空双鬼培养接班人了,如果你不想让他们消失在比赛场上的话。”

李轩最后一次收到对方的信,是在他作为荣耀世界邀请赛的中国队成员,即将奔赴B市参与国家队集训的前夜。

信上只有短短的两句话:“知道你和虚空都很好,我就放心了。我以亲身经历告诉你,中国队必胜!”

与平时不同的是,这封信居然附上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没有出现任何人的面容,只有一双十指交握的手。其中一只手稍微大一些,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另一只手相较之下更显修长,肤色略白。

两只手的无名指上,都带着一枚相同的银色戒指。毫无疑问,未来的这位李轩前辈已经结婚了,而且正在丧心病狂地向他这只单身狗秀恩爱。

只是……李轩仔细看了看照片上紧紧相握的那一双手,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怎么感觉,这两只手看起来都这么眼熟呢?

 

后记

 

“队长。”吴羽策敲开了李轩的房门,端着一杯热牛奶走了进来。“睡觉前喝点热牛奶,有助睡眠。”

“嗯,谢谢。”李轩捧起温热的玻璃杯,浅浅抿了一口牛奶,心道:像羽策这样高情商又贴心的副队长,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吴羽策目不转睛地望着李轩,右手背在身后,似乎藏了些什么东西。

从李轩的角度看不见吴羽策到底拿着什么,他对此也不甚在意,只是笑道:“羽策你干嘛呢?搞得这么神秘,还不让人看。”

吴羽策的左臂垂在身侧,那极其熟悉的线条和肤色让李轩怔了一怔。

难道,照片上的另外一只手是……

“队长,李轩。”吴羽策终于开口,嗓音中隐含着热烈的深情。他眼中霎时亮起的星光,让李轩蓦地想起了当年那名初入虚空训练营的少年。

纵使经历数年,依然不改当初风华——坚如磐石,淡若氤墨。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在他身后,藏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完)

评论 ( 43 )
热度 ( 216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