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完结章(策轩)

对于各方弟子失踪之事,怀疑庭南派的人不在少数,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尽管庭南派后来也声明他们门下有人失踪,却没有多少人相信,反而认为他们有欲盖弥彰之嫌。

许是因为最近风声太紧,庭南派怕引起众怒,终于有所收敛。各大门派人数总算不再减少,但是大家都对此心知肚明——庭南派并未放弃此道,而是改为掳走江湖散人修炼了。

“换汤不换药,真把我们当瞎子了?”吴羽策冷哼道,“明日便是他们的死期。”

李轩已经与田森等人约定,明日召集武林众人杀入庭南派,还大家一个公道。无论庭南派作何反应,他们都不会改变决定。

“羽策,你看看这个。”李轩将一封书信递给对方,“看来他们已经等不及了。”

那是庭南派宴请天下英豪之书,意为澄清近日谣传,广招各路豪杰。然而众人皆知,这不过是对方的一场鸿门宴罢了。

吴羽策看着书信上写的“二月初四,午时一刻,商洛庭南派”,嘴角微微扬起。“今日就是初三对吧?”

“不错。虽说信使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日,但我们现在启程还来得及。”李轩道,“毕竟商洛离长安不远。”

庭南派既然主动送死,他们又岂能错过良机?只是没想到这鸿门宴与最终决战竟是在同一日,看来上天是注定要让庭南派在明日覆灭吧。

我绝不会放过他们……吴羽策想起李轩先前遭遇的暗算、经受的悲伤和痛楚,心道。

 

由于庭南派送到虚空的书信在途中有所耽误,待李轩等人抵达商洛时,其他门派的人都早已到齐。他们并没有选择在庭南派留宿,而是寻了附近的客栈落脚。

“虚空也到了?”坐在窗边饮茶的楚云秀正巧看见朝这边缓缓驶来的马车,扬声道:“李轩!我们在这!”

“停车吧。”李轩话音刚落,车夫便将马车停在了客栈外。他毕恭毕敬地掀开了车帘,看着吴羽策熟练地扶着李轩下车,暗暗为他们二人深厚的感情而赞叹。

除了烟雨阁之外,轮回门、雷霆堡的人也住在此处。李轩用目光四下搜寻了一圈,没有发现田森的身影,想来他们应该是住在对面那家客栈了。

客栈中人多眼杂,他暂时不能透露关于鬼眼的内情,也只好继续瞒着大家。

“李轩前辈,好久不见。”轮回副门主江波涛上前和李轩打招呼,“最近身体可好?”

“我很好,多谢关心。”李轩的视线慢慢转向了江波涛所在的方向,颔首笑道。

肖时钦正和戴妍琦低声谈论着什么,看到虚空众人走进客栈,也过去和他们寒暄了几句。

“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们就上楼商量一下作战计划吧。”楚云秀提议道,“楼下人多,不便议事。”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和江波涛一起跟着楚云秀等人上了客栈二楼。吴羽策简单和其他人交待几句,随后也扶着李轩走了上去。

李迅望着他们渐渐消失在二楼拐角处的身影,饶有兴致地道:“不知道他们得知真相以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总之,我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唐礼升说罢,拿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碧色药瓶,放在手中把玩了两下。

 

次日正午,武林众人准时聚集在庭南派门前,但没有一人愿意进去。想来也是,没准庭南派在里面设下了不少埋伏,要是他们贸然进入,便会落入对方的圈套。

“各位怎么不进来啊?”庭南派掌门安锦世走出前院,见所有人都立在门外,笑言。

即使离得不近,李轩依然可以感觉到安锦世身上的阴森戾气。他看着无数缠在那人周身的白色幽魂,握紧了天舞的刀柄,神色凛然。

“若我们现在进去,岂不是着了你的道?”孙翔握着战矛却邪直指对方,喝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跟在安锦世身旁的一名庭南派弟子闻言,辩解道:“掌门设宴邀你们前来,乃是为了自证清白,休要污蔑掌门!”

安锦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瞥见站在人群中的李轩,故作讶异。“李轩首领竟也来了?你行动不便,与废人无异,就不怕拖累虚空?”

“你大爷……”李迅见不得自家首领遭那罪魁祸首如此讥讽,大怒之下正欲动手,却是晚了一步——

吴羽策霍然出剑,锋刃直直刺向那人双目。安锦世举剑挡下,反手掷出袖中暗器。两枚带衣镖凌空掠过,被李迅逐一击落,淬了毒的镖身上犹自闪着青光。

“大家一起上,将他们一网打尽!”随着安锦世一声令下,双方开始了激烈的混战。

 

顷刻之间,一道白影蓦然加入了战场,赫然是庭南派副掌门纪昭然。他运起轻功在人群中落下,顺利与安锦世等人会合。

多日未见,他的功力比起上次又增进了不少……李轩心下思忖,如今的纪昭然至少能与自己战成平手了吧。

庭南派丝毫不曾怀疑李轩失明之事,安锦世、纪昭然也将李轩视作一处软肋,遂指使大量弟子攻往虚空这边。

“事到如今,不必再隐藏实力。羽策,我的身后就交给你了!”李轩言毕,手中刀光暴起,银白的刀身映着正午艳阳,光华四绽,锐不可当。

“尽管放心。”吴羽策手持红莲剑,与李轩背对而立。他看着那些对李轩不屑一顾、一拥而上的庭南弟子,心中杀意渐起。

两人同时出手,刀光剑影交织成片,宛若雪舞霜飞,刀剑之阵令众人难以近身。

“昭然,这是怎么回事?”安锦世见李轩行动自如,甚至和吴羽策刀剑合璧,杀得庭南派弟子纷纷不敢上前,惊异道:“那李轩不是瞎了么?”

“居然被他们摆了一道……”纪昭然不曾料到此等变故,然而现在寻求对策为时已晚,他们只能尽量速战速决,以修为压制多数武林中人。

纪昭然反应极快,眼见李轩这边难以突破,便命人撤退,转攻另一侧的蓝雨楼几人。

比起其他门派而言,蓝雨楼的弱点最为明显。众所周知,蓝雨楼主喻文州不识武,其后起之秀卢瀚文武学根基尚浅,的确容易自顾不暇。

 

“混账!快住手!”护在喻文州身前的黄少天见卢瀚文被一众庭南弟子围攻,连忙前去支援。冰雨剑迅疾挥过,划出几道凛冽寒光。“这么多人欺负一名少年,真不害臊!”

黄少天这一抽身,喻文州就陷入了危机当中。郑轩使的是暗器,不好应付近身之敌,宋晓则是不擅群战,而李远还须护着医者徐景熙,蓝雨楼的状况当真苦不堪言。

“机不可失,大家快上!”安锦世趁机带人上前攻击喻文州,却在半路被一柄重剑拦下。他们本以为是卢瀚文脱困而返,定睛一看,纹在剑上的桃花已经说明了来者身份——

“喻楼主,别来无恙?”于锋挥着重剑杀出了一条血路,看着自己昔日的楼主,朗朗笑道。在场许多人都是初次见到这名剑“葬花”,为其杀气所慑,当下便心生退意。

喻文州回之一笑,温声道:“承蒙记挂。许久未见,于门主依旧英勇不凡。”

“各位莫慌,看我拿下于锋!”安锦世张狂大笑,周身内力暴涨,震退了身侧几名弟子。“区区一人,有甚可怕?”

“哦?那么,再加上我呢?”伴随着熟悉嗓音的响起,一片阴影笼住了安锦世和纪昭然的半身。那人打着一把宽大的银伞,手腕一转,手上的银伞便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只见那伞骨猛然上翻,转瞬便齐齐拢在了伞顶,流动着银泽的尖刃锐利无比。仔细一看,那银伞竟是变作了一支战矛,所向披靡。

“千机百变,是为散人。”江湖上一直流传着散人叶修的传说,却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他。如今千机伞重现江湖,定然又要引起一番轰动。

“叶修前辈来得真及时啊。”李轩远远望见那立在树梢上的身影,感慨道。“就让庭南派见识见识,什么是传说中的散人吧。”

 

“阵法所需的符咒都贴好了么?”在战场的一角,田森正带着几名驱灵师暗中布下阵法,待时机一到便借此擒住庭南派众人。

“谷主,东南角的阵法已经布好。”一名皇风谷弟子赶来禀报,“散人重现江湖,打乱了庭南的计划,为我们争取了一些时间。”

田森听闻叶修出现,略感惊讶,但此时也无暇再分心了。过了约有一刻钟,他们才将所有阵法布置完善,然后匆匆赶往战场中央。

先前还气焰嚣张的安锦世被叶修用一记落花掌击退,随后被锋利的战矛挑起,在半空中遭遇轮番痛击,好不凄惨。

“哈哈哈,打得好!”黄少天看着那千机伞不断变换,自己也不时冲过去补上几剑,感觉甚是痛快。“只要他没有反击的机会,再深厚的功力也毫无用武之地。”

庭南派中下层弟子武学造诣不及其他门派,很快就被众人一举拿下,只余高层弟子还在战斗。其中武功能与李轩等人比肩的,也不过寥寥十几人。要论单打独斗,他们恐怕还欠点火候,毕竟是不常实战的速成者。

李轩与纪昭然缠斗了片刻,见对方快要气力不济,遂高声道:“才捷,准备施法!”

盖才捷得令,一手掷出黄符,一手持剑念咒,配合田森的阵法,将纪昭然、安锦世等人困在了阵中。以田森为首的驱灵师们开始施法,逐一驱去那些滞留人间的幽魂。

 

随着阵法运转,众人看见一缕缕白色的冤魂陆续脱离了安锦世等人的身体,样貌清晰可辨,而且数量越来越多。有人认出了自己门下的弟子,知其已被庭南派所害,悲愤难当。

“杀了庭南派掌门!”“杀了他们!”群情激奋,那些并不知情的庭南派中下层弟子也面如土色,庆幸自己没有修炼此等害人性命的邪术。

不多时,身上怨魂被彻底除净的许多庭南派高层便訇然倒地,七窍流血而亡。唯独安锦世与纪昭然还立在原地,想来是杀孽太多,身侧冤魂一时难以驱尽。

与此同时,韩文清等人一路攻入了庭南派,四处寻找被害弟子的尸首。

“唐昊上回来过一遍,没有任何收获,看来尸首应是被藏在暗道之中。”张新杰思索道,“你们随我去房中找找,看是否有机关。”

不出张新杰所料,他们果然在纪昭然房中的烛台上发现了机关。韩文清打开隐在木柜后的暗道,一股腥气顿时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暗道中白骨累累,许是那些失踪弟子被邪术吸干了血气,死去不久就化作了白骨。

众人见状更是义愤填膺,随后赶到的李轩等人见此情景,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安锦世已死,至于那纪昭然……”吴羽策冷冷道,“却是不能死的。只有让他生不如死,才对得起眼前这些尸骨。”

“那是自然。”李迅将奄奄一息的纪昭然押了上来,听候大家发落。“给我老实点,别想逃,否则打断你的腿!”

 

“这是虚空的一点心意,请纪副掌门收下。”唐礼升笑意温文,手上的动作却毫不留情,逼迫对方吞下了瓶中药物。“散功丹的滋味如何?”

纪昭然听见“散功丹”三字,脸色煞白,霎时有种前功尽弃之感。他机关算尽,得来这一身修为和数不清的金银财宝,恐怕都将在今日付诸东流。

“先别急着绝望,账还没算清呢。”吴羽策神色漠然,端过一碗刚煎好的药,狠狠给纪昭然灌了下去。

吴羽策这种时候还费心思煎药,想必这药里面大有文章。黄少天思及此,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药?”

“这是幽冥引。”李轩解释道,“此药可使人失明,但并不是完全失明……饮下幽冥引之人,佩戴灵符,便能看见游荡人间的孤魂野鬼。”

先前被驱尽身上幽魂的人都已死去,既然纪昭然能活到现在,就说明依然有怨灵在纠缠他。

“这主意好!天道轮回,报应不爽。”黄少天连连点头,“这样也算是给死去的弟子们一个交代了。”

“且让他的后半生与怨魂共处,时刻为死者赎罪吧。”叶修对此人厌恶之极,看他落得如此下场,也只是冷眼旁观,认为他罪有应得。

而对于此事,后世《武林纪事》中仅有短短几句记载:“二月初四,武林各派齐聚商洛,共伐庭南。掌门安锦世身死,主谋纪昭然被关入地牢。庭南派就此覆灭。”

 

次年春,李轩宣布将虚空首领之位传予盖才捷,就此隐退江湖。吴羽策也打算与他一同离开长安,游历四方。

“轩哥,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盖才捷看着即将离开虚空的二人,感觉有些不舍。

“今后?大概是和羽策一起游历山水,行侠仗义吧。”李轩背上了行囊,笑道:“不必挂念了,我们偶尔也会回来看看大家。”

“路上记得给我们写信啊。”李迅道,“沿途如果见到自家开的客栈,报上名字就可免去住店和酒菜钱,能省下不少银子。”

吴羽策仔细清点了路上用的盘缠和药物,又让人牵了两匹马过来,套上马具准备启程。“我们走了,大家保重。”

“珍重。”杨昊轩向他敬佩的两位前辈抱了抱拳,就像他们初次见面时所做的那样。

李轩回头看了看眼前的庭院,眸中满是留恋之情。他扬起嘴角,在李迅肩上拍了一把。“等你哪天不想干了,就来找我们吧。”

“别别别。”李迅摇了摇手,戏谑道:“策哥肯定迫不及待想和你独处,巴不得我们走呢。我就不去打扰你们了。”

一番惜别过后,两人大致决定了今日行程,便策马扬鞭,绝尘而去。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纵然大家心中不舍,但对李轩、吴羽策二人也甚是羡慕,只愿他们一切安好。

“走吧,我们也该回去干活了。”葛兆蓝望见庭院中开得正艳的垂枝碧桃,慨叹:“今年的桃花真美……”

 

(正文完)


终于写完正文了!好累,比我想象中的长好多……

敬请期待本子和番外~番外1已完工,番外2正准备写,弄好排版以后会发本宣w

评论 ( 27 )
热度 ( 55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