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二十章(策轩)

下章正文完结,两篇番外会先放在本子里,等本子完售后再发上网w

 

距冬至筵宴两个月后,江湖各大势力开始了新一年的招贤纳士。在此期间,庭南派高层有意无意地展现了比先前增强不少的实力。

不过短短两月间,他们竟能取得如此突破,实在匪夷所思。

虚空曾派人前去打探,得到了如下消息:庭南派掌门有一秘籍,名为“凝心诀”。此武功惟有庭南高层方可修炼,而想进入高层则须上交大量金银财宝。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凡习武之人都懂得这个道理。然而也有一些好逸恶劳之人,意欲一步登天,于是争相拜入庭南派门下。

甚至有人为求秘籍,不惜抢掠民间奇珍异宝,就连三零一押送的镖车都被盯上过几次。一时间,搅得原本平静的江湖动荡不堪,人心惶惶。

“原来如此。”李轩大致明白了庭南派的意图,“既能敛财又可引起江湖动荡,纪昭然真是一如既往地狡诈。”

吴羽策微微颔首,将记录任务的书册放到了桌上。“你们还记得上次失踪的几名弟子么?”

“当然记得。”李迅叹道,“在轩哥治好双眼后,我曾带人到处搜寻,都没有他们的踪迹。现在看来,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据虚空所得情报,各门派皆有下层弟子陆续失踪,不论是霸图、微草还是轻裁、贺武,或是无门无派之士,都难逃毒手。

唐礼升轻轻摇着手中折扇,想到近来庭南派忽然增强的实力,心中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他见大家的脸色也有些变化,皱眉道:“难道他们是被庭南派抓去,吸取了功力……因此庭南派高层才会突然修为大进?”

“我想,并不是吸取功力这么简单。”李轩忆起初见纪昭然时,对方身上的阴冷气息,神色肃然。“应该是某种夺人性命的邪术。”

 

在众人眼中,李轩既是失明之人,就不便时常外出,因此李轩每次都是易容出门。加之有吴羽策、盖才捷等人掩护,谁也不曾察觉异样。

庭南派如此急切想要废掉李轩双目,想必是忌惮这鬼眼之力。思及此,李轩打算易容夜探庭南,以鬼眼看破敌方阴谋。

“此去小心。”吴羽策将一片黑色面巾交给了李轩,“戴上这个,万一被发现了,可以伪装成刺客。”

虽然有些担心李轩,但吴羽策清楚自己不能跟随对方前去。他的轻功比不上李轩,反而可能成为此行的破绽,到时李轩想抽身也会有所顾忌。

“放心吧,我一定全身而退。”李轩试着蒙上了黑色的面巾,只露出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眸。随后,他敛去了眸中的笑容,取出一张人皮面具,拿起桌上的唐刀佩在了腰间。

当李轩的笑意淡去时,墨黑的布巾掩盖了他的大半面容,那英气的剑眉和犀利的眼神,便透出一股漠然肃杀之意。

这就是虚空首领,即使只能窥见他的一道目光,也依然令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尽管在自己人面前,李轩总是现出随和、风趣、温柔的一面,但最初吸引大家追随他的,是他身上无法磨灭的骄傲与锋芒。

吴羽策觉得,这样的李轩实在是很好看,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似的。

“羽策,你一直看我作甚?”李轩感觉到了吴羽策的视线,抬头问道。

“我只是有点意外……”吴羽策认真地迎上了李轩的眼神,微微一笑。“没想到这么好看的人,竟是属于我的。”

“这……你……”李轩显然还未适应吴羽策这种一本正经的调情,一时不知所措,脸庞也泛起了一丝红晕。吴羽策低头在他唇上一吻,轻声道:“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

 

夜色,总能给予夜行者最好的掩护。对于聪明的夜行者而言,星月之光不仅不会暴露自身所在,还能为他们指引方向——

一抹苍蓝踏过几处房檐,悄然落到树上,正对着庭南派的院落。远远望去,庭院中空无一人。左侧的小屋窗内隐约有烛火闪动,应是有人居住。

李轩正欲挪动步伐,却见那摇曳的烛光忽地灭了。一名白衣人走出小屋,森冷的寒意顿时铺天盖地而来,比起李轩初见那人时更甚许多。

而李轩的鬼眼之力,也在经过那七日的淬炼后浴血重生,变得更加灵敏。他清晰地看见,十几道白色的幽魂缠绕在纪昭然身侧,形态可怖,面目狰狞。

不,好像不止十几道……待李轩再看之时,却是越数越多,教人心惊。

李轩震惊之下,差点隐藏不住自身气息。幸而对方功力不及自己,两人离得又远,这才没有横生枝节。

等纪昭然离开了片刻,李轩才低低舒了口气,施展轻功离去,如同来时一般不留痕迹。

毫无疑问,庭南派定是抓了那些失踪弟子,以其气血修炼,方能有此突破。那些无辜之人被耗尽气血而亡,冤魂不散,因而终日纠缠,已与纪昭然融为一体。

若是让驱灵师前来除去怨灵,纪昭然也会随之身亡。

虽说驱灵之术可令鬼魂暂时显形,但那些白影目前太过模糊,缺了鬼眼便不易辨认。要是他们急于出手,武林众人不曾看清怨灵,误以为驱灵师滥杀无辜,那就百口莫辩了。

为今之计,惟有一边搜寻证据,尝试救出其余失踪弟子;一边等待时机成熟,再召集众人揭露真相。

 

了解真相之后,虚空众人行事更为谨慎,嘱咐弟子尽量结伴出行,切忌落单。

同时,李轩也向各大门派渗透情报,提醒大家保护本门弟子,在追查失踪弟子下落时,密切留意庭南派。

据闻呼啸崖唐昊认定此事是庭南派所为,曾经带人强闯庭南派,可惜搜寻无果。此后,庭南派也加强了防守,使得查证难上加难。

“轩哥,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帮忙整理情报的杨昊轩道,“临安有一神秘侠客屡屡出手,阻止抢掠之事。那人武功高强,但面容陌生,不知何许人也。”

“临安?”李轩动作一顿,随即想起了他们当初在临安遇见的那名男子。那人目睹了阎罗香一事,多半也正提防庭南派。如今出手,并不算意外。

吴羽策放下了手中事务,问道:“那人可有什么特征?”

“据说那人从不随身携带兵器,每每动手之时,便随手抄过店铺或者行人的兵器使用。他曾使过刀、剑、枪、戟、棍……而且样样精通。”杨昊轩说罢也觉得不可思议,“这都是临安百姓所言,应该有所夸大。不过,那人肯定是一位高手。”

“不,这并不夸张。”李轩恍然大悟,笑言:“江湖中确有精通十八般武艺的奇才,只是你身为客栈掌柜,不曾亲身领教过他的本事。”

“莫非是……”杨昊轩眼睛一亮,还未道出心中猜测,便听见屋外有人敲门道:“首领,皇风谷主田森来访,敢问是否要见?”

李轩双眉一轩,起身道:“我这便去。羽策,扶我出去罢。”

“嗯。”吴羽策应了一声,随后用眼神示意盖才捷跟上他们。

 

“不知田谷主此番前来,所为何事?”李轩禀退了其余下属,只留吴羽策与盖才捷在身旁,才开口道。

“我就长话短说罢。”田森道,“我近日偶然经过庭南派,察觉一股阴气笼罩门派上空。而观其高层弟子,或多或少都带有阴森气息……”

继李轩夜探庭南派后,驱灵师盖才捷也曾前去确认,因此对那种气息十分熟悉。“的确如此,可见庭南派造下了不少杀孽。”

“他们在用邪术修炼。”田森言罢,发出一声叹息。“身为驱灵师,本应替天行道。但若时机未到,无异于惹火上身,予庭南派可乘之机。若鬼眼还在……”

如有鬼眼之力,驱灵师们便不必瞻前顾后,只须静候时机到来。可惜,庭南派早已对李轩下毒,他们为求稳妥只能一等再等。

等到庭南派积累的阴气足以让幽魂在驱灵之术下清晰显现,恐怕他们那时已杀了成百上千的江湖侠士。

是毅然歼灭庭南派高层,为此承担一世骂名、承受各种复仇,还是长久等待,任由那些无辜弟子接连死去?

李轩看见了田森眼底的挣扎,因为他的决定关系着整个皇风谷的命运,而不仅代表他自身。

“鬼眼还在。”李轩看着田森惊讶的神色,郑重其事地道:“按此进展,最多再过五日便可行动。到时还请田谷主上阵率领众位驱灵师,助我们一举歼灭庭南派。”

“好!”田森握拳道,“待我备好黄符、阵法,与庭南派决一死战!”

评论 ( 16 )
热度 ( 37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