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十九章(策轩)

正文完结倒计时~

 

“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但这虎身边可还跟着好几只虎啊。区区小犬就敢冲着虎群狂吠,不是找死么?”黄少天见那人偷鸡不成蚀把米,忍不住放声大笑。

“乘人之危,非君子所为。”负责举办冬至筵宴的王杰希出来打圆场,“难得大家齐聚京城,也不好因此坏了兴致。不如这位侠士给李轩首领赔个不是,就此揭过?”

方才想用石子袭击李轩的人脸色铁青,显然是极不情愿的。挨了打还要给人道歉,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道出他心中郁闷。

无奈技不如人,又属于理亏一方,那人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拉下脸向李轩等人道了歉,请求他们原谅。而李轩也不屑与此等宵小计较,只是警告他莫要再生是非。

冬至筵宴继续和乐融融地进行着,微草堂准备的美味佳肴也让他们大饱口福一番。李轩心知他们在此停留越久,露出破绽的可能就越大,于是待筵宴散去后,他便带着虚空几人退场,不再久留。

许是因为心虚,或是心存疑虑,庭南派一直不曾前来试探虚实,只是暗暗观察着李轩等人的一举一动。李轩将一切看在眼里,只觉好笑又讽刺,心中的厌恶和警惕也多了几分。

“多谢微草堂的招待。”吴羽策扶着李轩起身,对王杰希道:“那我们就先回房休息了。”

“路上小心。”王杰希意有所指地回了一句,背手而立,目送着几人离去。

 

客房位于微草堂二、三楼,考虑到李轩行动不便,微草特意将虚空的住处安排在了二楼。

在上楼前,李轩下意识想要低头去看台阶,却猛然想起自己此时应是“看不见”的,低头的动作定然会引人怀疑。

“走吧。”李轩平视前方,被吴羽策握着的手稍微紧了紧。在外人看来,李轩是因为看不到台阶而有些紧张。只有他自己清楚,那其实是险些被敌方识破伪装的后怕。

直至虚空众人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他们对李轩失明之事的议论亦未停止。方才那一幕,几乎将在场的所有人都骗过去了——只有少数知晓真相的人除外。

“真令人难过。”戴妍琦叹息道,“失去了引以为傲的鬼眼,李轩前辈受到的打击恐怕不小。”

“嗯……”雷霆堡主肖时钦凝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庭南派那边始终留意着虚空的动静,见状总算是放下心来。纪昭然面上故作遗憾,心下却暗喜不已,悄悄朝庭南掌门安锦世使了个眼色。

安锦世会意,低声笑道:“如此,凝心诀便得以施展……我庭南派一统武林,指日可待了。”

一想到日后光景,他便感觉异常愉悦。纪昭然再有手段又如何,还不是为他所用,果然有些人是注定要成为上位者的。

反正他只管出点银子,壮大门派势力,招揽弟子便好。至于出谋划策之事,就让纪昭然费心思去罢,毕竟能者多劳。

而另外一边,百花门于锋与邹远对视了一眼,随后也一同走上了二楼。

 

虚空几人一一走进了李轩与吴羽策的房间,紧紧阖上房门后,不由相视而笑。

李轩松了口气,随意地坐在了榻上,轻声问道:“我方才的举动没什么不妥之处吧?”

“没有。”吴羽策拍了拍李轩的肩,示意他尽管放心。“至少庭南派是被瞒过去了,我看那掌门高兴得很。”

“纪昭然想必也是如此,不过加以掩饰罢了。”李迅恨恨道,“卑鄙小人,两面三刀,净会使些下作手段,看我到时怎么收拾他。”

盖才捷点了点头。“此人甚是危险,可能留有后招。幸亏我们不会在此久留,以后只须密切留意庭南派动向即可。”

“下雪了。”站在木窗前的杨昊轩感觉到了一丝凉意,这才发现屋外已经飘起了细细的雪。他想起上回李轩看不见霜秋花的那种遗憾,顿时无比庆幸。

至少这一次,李轩不会再错过这难得的京城雪景。

“很美。”吴羽策也有所感慨,握着李轩的手和他一起走到了窗前。他望着漫天纷飞的白雪,呢喃道:“能够看见,实在是世间最大的幸事。”

李轩静静赏了一会雪景,随后掩了掩敞开的木窗,笑道:“飞雪虽美,寒冬无情。在这站久了要受凉的,羽策你不冷么?”

吴羽策不觉得冷,倒是察觉自己握住的手确实有些凉了,便关上了木窗,生起屋内的火盆,让李轩取暖。

李轩为吴羽策的举动心中一暖,也拉过他的手靠近了火盆,两人一起感受这明亮的暖意。

 

不知何时,与他们呆在一个房间的李迅等人已经悄然离开,独留下这一室温暖。

李轩垂首看着木炭上闪动的零星火花,刚想和吴羽策说些什么,却忽然听见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他本以为是虚空其他人去而复返,仔细一听,又觉得不大对劲。

其他人的房间位于右侧,而这脚步声却是从左侧传来的。难道庭南派终于按捺不住,前来试探他们了?

“有两人正在靠近。”吴羽策警觉道,“听起来不像虚空的人。”

脚步声在他们房前停下,敲门的声音随之响起。李轩清了清嗓子,扬声道:“请进。”

“李轩前辈,吴羽策前辈。”屋外之人推门而入,用熟稔的语气与他们打了声招呼。

“原来是你们,好久不见。”李轩未曾抬头,便分辨出了于锋和邹远的声音。他听着吴羽策关上房门的声响,微微笑道:“找我们有事么?”

“百花门善于用毒,亦懂得解毒……”邹远犹豫了一阵,压低声音道:“百花有一秘方,乃是张佳乐前辈所留,可解多种奇毒,或许能帮上点忙。”

吴羽策、李轩看了于锋递过来的药方,发觉和王杰希写的方子大同小异,皆是一阵讶然。

 

世人常道:“毒者百花,医者微草”,却不曾想到医毒本是一家,不过触类旁通而已。医者以毒杀人,何其之易;反之,使毒之人想解毒,又有何难?

既然微草和百花都能解除此毒,便意味着——这半路杀出的庭南派,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般可怕,难以对付。

“你们将这秘方送来,我很感激。”李轩的声音带了一点笑意,但并未收下他们的药方。“可惜我不能……”

“前辈何必客气。”于锋见李轩推辞,以为对方不愿收下,正要劝说,却在对上李轩的目光时蓦然怔住。

那双清透的眸子神采流转,哪有半分先前的空洞漠然?简直与方才判若两人!

再看站在他身旁的吴羽策,注视着李轩的眼神柔情依旧,却不见一丝凝重的哀伤,只有无尽的坚定与宠溺。

至此,于锋和邹远才惊觉,他们好像在无意中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秘密。

他们本着助人之心将百花门的秘方带来,不料秘方没送出去,倒有其他的意外收获。如此看来,这场江湖博弈的结局究竟如何,还是难以预料的。

评论 ( 9 )
热度 ( 39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