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十七章(策轩)

先苦后甜的一章ww

 

杨昊轩驾着马车在微草堂外停下,随后伸手拨开了布帘,对车内几人道:“前面就是微草堂了,大家下车罢。”

“嗯。”李轩颔首回应,起身准备下车。坐在李轩身旁的吴羽策稳稳扶住了他,两人一同走下了马车。

“请几位先在大堂稍坐片刻,我这就去通报堂主。”守在门外的侍卫认出了虚空众人,将他们迎入屋内,然后便到东堂寻王杰希去了。

李轩端坐在大堂中央,感受着笼罩在他四周的黑暗,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微草堂精通医术,可以说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所在。若是连王杰希也束手无策,那他恐怕就真的难以痊愈了。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缓缓靠近了大堂的方向,在门槛的位置稍作停顿,又继续朝着他们这边走来。李轩知道是王杰希到了,遂抬眸道:“王堂主?”

王杰希见李轩眼神涣散,身边几人也面露担忧之色,便大致看出了端倪。他遣退了守在两侧的下属,阖上双目,仔细为李轩诊起脉来。

吴羽策默然站在李轩身侧,神情似乎有点紧张。李迅握紧了拳,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下一刻会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日月之毒。”王杰希张开眼时,道出了一个他们都曾听过的词。他提笔写了一张药方,对李轩道:“将这些草药汁液混合,浸入布条中,敷在眼上,七日即可痊愈。但治疗过程疼痛难耐,会有灼烧刀割之感。”

听见此语,李轩多日以来一直紧绷的心弦总算松开了。他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笑道:“能治好便已是万幸,纵是刀山火海又算得了什么。”

“多谢王堂主。”吴羽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由衷地为此感到高兴。

“太好了!”向来沉稳的盖才捷也不由得欢呼起来。对他们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王杰希配制的药汁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宁人心神。最初,吴羽策将药敷到李轩眼上时,他并没有任何不适感,只是觉得这药的味道挺好闻。

“感觉怎么样?”吴羽策帮李轩敷好了药,然后在床沿坐下。“疼不疼?”

“暂时没感觉。”李轩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等药效发挥作用再说罢。”

据王杰希所言,敷药治疗需要持续一个时辰。这时间虽说不算太长,但要是让李轩一人躺在榻上干等,未免也太无聊了。于是大家纷纷围坐在李轩身旁,谈起了一些有趣的回忆,想分散他的注意力,好让他待会没那么难受。

过了不久,李轩的双眼开始感觉有些不适,像是灼烧一般火辣辣地疼。这种程度的疼痛他暂且还能忍受,又不想令其他人担忧,便没有表现出异样。

“怎么了?”吴羽策察觉到李轩的呼吸声变重了一点,知道应该是药效发作了,低声道:“疼得厉害么?”

“还行。”李轩翻了个身,眉尖微微颦起,努力抵御着疼痛的入侵。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纠缠着他的痛感就已从火灼变成了针扎,最后化为一柄细长的匕首,用它薄而锋利的刀刃来回摩擦着,不断切割着李轩的双眼。

“再坚持一下,很快就结束了。”吴羽策紧紧握住李轩满是冷汗的手,不时吻去他额上滑落的汗珠,语气中带着安抚的意味。

其他人看着他们的首领在榻上辗转反侧,不时发出几声闷哼,也没心思假装聊天了。盖才捷倒了一杯热水,上前道:“轩哥,要喝点水么?”

“唔……不用了。”李轩咬牙忍耐了一阵,觉得时候应该差不多了,才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刚过申时。”李迅叹息道,“还要再等半个时辰呢。”

 

至此,李轩总算明白了王杰希所说的“治疗过程疼痛难耐”绝对不是夸大其词。

如今才过了半个时辰,他就已经有些受不住了。要不是有李迅他们在旁边陪着,他一定会忍不住呻吟出声,或是挥刀砍向身后的墙壁借此发泄。

看见李轩如此难受,而他们却帮不上什么忙,这令虚空众人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

吴羽策再一次后悔自己当初的退让。若他知道李轩当时并无对策,只是为了保护他才将天舞借给庭南派,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

“你们……先出去罢。”李轩不住地喘息着,说出的话也变得断断续续。他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何处,也许他下一刻就会被疼痛击溃。

他不愿让身边这些人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即使是与他朝夕相处的好友,也不能。

“轩哥?”葛兆蓝犹豫道,“可是我们想陪着你……”

“你们出去罢。”吴羽策瞬间读懂了李轩的心思,接过话道:“放心,有我在。”

李迅低头看了看疼得蜷缩起来的李轩,小心翼翼道:“策哥,那我们先出去了,这里就拜托你了。”

“好。”吴羽策看着他们关上房门,随后将视线转回了李轩身上。他隔着布条轻轻抚摸李轩的眼眸,想帮他减轻一些痛苦,却无能为力。

李轩觉得自己痛得几乎要失去理智了,一旦想到接下来的六天还要继续忍受这种折磨,他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动摇。然而只是过了一瞬,那个骄傲坚定的虚空首领就又回来了——

能治好便已是万幸,纵是刀山火海又算得了什么。

他感受着从吴羽策掌心传来的温暖,默默咬紧了牙,心中如是想道。

 

“羽策,我好疼……”当李轩觉得自己快要疼死时,他终于无法继续强撑,主动向自己最亲近的人寻求慰藉。

“还有一刻钟就好了,你再忍忍。”吴羽策柔声安抚着李轩,始终握着他的手不曾松开。他试图让李轩咬住他的手腕宣泄疼痛,但是被对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如果瞎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吴羽策看着李轩惨白的脸色,真恨自己不能替他疼。

也许是李轩的错觉,他似乎听见吴羽策的声音有些哽咽了。在他的印象中,吴羽策一向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从来没有在人前流过泪。

李轩一边抗拒着痛楚的蔓延,一边抬起了头,想看看吴羽策此刻的模样。可惜短暂的治疗并不能让他有所恢复,入目之处依然是无边的黑暗。

“羽策?”李轩低低唤了一声,却没得到吴羽策的回应。与此同时,一股更加剧烈的疼痛撕扯着李轩的双眼,压抑的呻吟止不住地从他口中溢出,一遍遍凌迟着吴羽策的心。

“我在。”吴羽策呢喃着应道,从李轩身后伸手抱住了他。李轩感觉有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在了他的后颈,犹如炙热的鲜血,从吴羽策心中缓缓淌下。

李轩的意识在接连的剧痛中变得模糊起来,连吴羽策近在耳畔的声音都逐渐听不清了。他想要开口对吴羽策说些什么,以免他过于担心,却先一步被痛楚的漩涡所吞噬。

再过六天,我就能重新看到这个世界,能再见到羽策……

这是最后停留在李轩脑海中的一句话。

 

虚空几人忧心忡忡地守在门外,听着偶尔从屋内传来的动静,感觉坐立不安。李迅估摸着时辰快到了,便轻轻推开了门,想进去瞄一眼。

李轩安静地躺在榻上,没有再因痛苦而挣扎,急促的气息也渐渐平复下来。坐在李轩身旁的吴羽策仔细为他梳顺了略显凌乱的发丝,轻柔地拭去他脸上残余的汗水。

他们不忍心打破这温馨美好的氛围,对视一眼,随后悄然阖上了房门。李迅压低了声音,感叹道:“原来策哥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他是心疼轩哥受苦吧。”唐礼升道,“接下来还有六天要熬。”

吴羽策帮李轩换上了一身干净衣衫,又为他盖好了棉被,这才走出房间。他和站在门外的李迅等人打了声招呼,让他们不必担心,转身就走向了厨房。

李轩刚恢复意识,就闻到了一阵鲜香的味道。他听见了勺子轻敲着瓷碗的声音,以及吴羽策渐近的脚步声。

“你醒了?”吴羽策端着熬好的鸡汤走了过来,在床榻边坐下。“起来喝点汤罢。”

李轩支撑着坐起身来,从吴羽策手中接过瓷碗,笑道:“这是你熬的汤么?好香啊。”

“嗯。”吴羽策想起李轩之前经历的那些痛苦,至今还心有余悸。“眼睛不疼了吧?”

“现在不疼了。”李轩尝了尝碗里的汤,对此赞不绝口。“真好喝,比逸仙楼的汤更美味。”

吴羽策微微扬起嘴角,眸中映出了李轩的身影。“喜欢的话,我明天再熬给你喝。”

 

李轩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七日,莫过于此。每天的那一个时辰,对他来说都是一种酷刑般的煎熬。要是没有吴羽策他们的陪伴和支持,他觉得自己也许会无法坚持下去。

每当熬过了一次敷药的疼痛,他心中的希望便会增加一分。在对光明的强烈渴望之下,李轩终于度过了第七天。如无意外,在他解下敷在眼上的布条之后,迎接他的便会是从前那个异彩纷呈的世界。

他无须再借助别人的力量去了解眼前事物,也不必再费心思猜想那些他原本可以一览无余的景象,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面貌。

李轩解下了那根宽大的布条,缓缓睁开双眼。眼前的场景有些朦胧,不算清晰,却是他渴求了许久的光明——

吴羽策的脸庞在一片模糊的轮廓中渐渐显现,那无比熟悉的眉目让李轩突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怎么,你还是看不见?”吴羽策见李轩蹙着眉头,顿时有些慌了。“李轩?”

李轩抬起了头,发现虚空众人正用关切的目光注视着他,眼中真挚的情感甚是清晰。他粲然一笑,用略微颤抖的嗓音道:“我回来了……”

能够重新回到拥有光明的世界,再次看到他身边的这些人,看到世间万物,何其有幸。

“欢迎回来。”吴羽策给了李轩一个紧紧的拥抱,心情激动不已。看见李轩重展笑颜,恢复先前的意气风发,是他最近惟一的心愿。

“轩哥,欢迎回来!”李迅闻言也扑上去抱住了李轩,接着便是盖才捷、葛兆蓝、杨昊轩和唐礼升,大家笑逐颜开。

“对了,关于轩哥失明之事,不知是何处走漏了风声……”欣喜过后,盖才捷忆起一事,连忙告知李轩:“现在应该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正好。”李轩挑了挑眉,“那我们便将计就计,引蛇出洞。”

评论 ( 18 )
热度 ( 44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