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提刀画焰(策轩)

1412粉点文第四弹  @河镜知浅  你要的西幻策轩~ 第一次写这种背景和情节的策轩,可能会OOC

 

“愿以光明之名,净化我所爱的这片荣耀大陆。神说,要有光……”

“若世间真有光明,又怎会有诸多不平之事?惟一永恒的,只有黑暗而已。”

                                                                                                 ——题记

 

荣耀历十一年,光明与黑暗两大阵营的战火燃遍了整片荣耀大陆。许多身处其中的人被迫参战,即使他们并不愿介入因信仰不同而爆发的无意义战争。

“真是愚蠢至极。”吴羽策如是说着,手上的攻击却不曾停止。他握着红莲天舞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凛冽的弧光,一记鬼斩直接将他身前的光明祭司击飞。

“但我们也在干着愚蠢的事情,不是么?”吴羽策的同伴吹了个口哨,利落地斩杀了一名接近他们的圣殿骑士。“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保留实力。你不杀人,就等着被光明阵营干掉吧。”

吴羽策不置可否,攻击的力道依旧控制在自己的分寸之内。他既不会轻易取人性命,也不会让对方再有还击的能力。

“报告副队长,前方森林发现光明神殿残余兵力!”一名盗贼前来通报,“他们企图穿行一线峡谷,我方是否需要追击?”

吴羽策在本次战斗中被任命为黑暗阵营右翼二队的副队长,但因为队长已经阵亡,他有权指挥队伍的一切行动。

“追。”吴羽策挥刀开路,言简意赅地下达了指令。随着暗紫色的光芒从红莲天舞的刀刃上滑落,一道暗阵缓缓降下,黑暗顿时笼罩了他周围的土地。

“杀——”奉命围剿光明阵营的其他人得令,疯狂地向着森林的方向冲了过去。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已经杀红了眼,兵器上尽是敌人的鲜血。

尽管战斗持续的时间很长,却没有任何人喊累。他们不知疲倦地厮杀着,只有死亡才能让其中一些人彻底倒下,终止这场荒唐的战斗。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吗?吴羽策抬眼望向恢复了光亮的天空,若有所思。明艳的阳光令他忆起了一个人的笑容,清澈而纯粹,如同每个人童年的梦境一般。

 

“队长,黑暗阵营的人追上来了。”匆匆赶上光明阵营左翼一队的牧师气喘吁吁,身上的白袍沾染了不少血污。他简略地向队长报告了情况,随后归队为伤员进行治疗。

光明阵营的职业大多以辅助型为主,队长李轩也不例外。作为荣耀大陆第一阵鬼,他曾经数次率领自己麾下的成员完成奇袭,凭借出色的大局观和作战意识一战成名。

像吴羽策那样的斩鬼,可以随意地单独行动;但是像李轩这样的阵鬼,却很难脱离队伍。同样地,一个出色的队伍往往也需要有李轩这样的人。

可惜……李轩回过头看了看自己所剩无几的部下,叹息道:“居然只剩下这么点人了……”

黑暗阵营那边,想必也是损失惨重吧。经过了长期的战乱,没有任何一方会是胜利者。

“大家加快速度,进入一线峡谷准备伏击。”李轩刚下达指令,便听见后方传来了黑暗阵营军队的呐喊声——

“杀了他们!”“胜利属于黑暗!”“承受地狱之火的裁决吧!”

杀声渐近,现在想要布下埋伏已经为时太晚。李轩简单嘱咐了他们几句,便拔出了挂在腰间的四轮天舞,正面迎敌。浮动的鬼神之力附着在太刀之上,泛起了一丝银色的波澜。

随着黑暗阵营的逼近,李轩逐渐也看清了站在他们对面的领队者——对方身披布甲,墨黑的披风在一片纷乱之中肆意飞扬。

枪炮师的火力倾泻而下,热浪摧毁了一旁的草木。那人镇定自若地站在远处,额前的刘海被微微掀起,露出一双平静的黑眸。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李轩的视线,目光也缓缓转向了这边。在看清李轩的模样后,他原本波澜不惊的眼神顿时掺杂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羽策?怎么是你?”李轩怔怔地看着离他不远的敌方首领,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三年前的荣耀大陆,光明与黑暗阵营尚能和平共处,并不像现在这般水火不容。

在李轩就读于荣耀魔武学院时,就已经展示了过人的职业天赋和战斗判断力,被誉为“第一阵鬼”。而在学院中与他齐名的,正是有“第一斩鬼”之称的吴羽策。

他们原先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后来听别人议论得多了,便渐渐产生了好奇心。李轩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结识了吴羽策,意外地发现对方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孤傲冷淡。

尽管吴羽策信仰黑暗之神,李轩信仰光明之神,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好朋友。两人熟识之后,李轩发现吴羽策霸气磊落的战斗风格与一般的黑暗信仰者截然相反,反倒有些像圣骑士的作风,更是惋惜不已。

“羽策你这么优秀,不来我们光明阵营真是太可惜了。”他犹自记得自己说出那句话时,心中难以言明的失落感。

“不在一个阵营也没关系。”吴羽策当时是这样回答的,“反正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此去一别三年,当初临别之言,竟是一语成谶。只是谁也没想到,两人再一次的会面,竟然是在纷飞的战火之中。

自从新的教皇上台,下令围剿黑暗阵营成员,两大阵营便陷入了不死不休的斗争中。新任的黑暗君主更是残暴嗜血,以虐杀光明信仰者为乐。

由于两大阵营都颁布了新的法令,规定退出阵营者将被判处绞刑,而阵营中人又必须为信仰而战,于是避免战争成为了不可能。

也许从战争开始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光明与黑暗,两者注定只能存其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李轩很喜欢看到吴羽策施展鬼神盛宴的情景。每当缭乱的光影瞬间爆破,独留他笔挺的身影伫立在苍茫的天地间。即便是气吞山河的鬼神之力,也掩不去他坚毅的眼神。

一如握着淌血的红莲天舞,一步步将自己逼到了墙角的他。坚韧不拔,永不退却。

“咳咳。”李轩倚在神殿残败的墙壁上,望着远处倒塌的光明神像,轻轻咳了两声。暗红的血色沿着他的唇瓣滑落,与他肩上涌出的血迹一同将白色的布甲染红。

反正迟早都是死,能够死在羽策手上,也算是幸运了吧……

李轩如是想着,最后抬头望了吴羽策一眼,仿佛想要将他的容颜刻在心中。他合上眼,感觉耳畔的厮杀之声逐渐离他远去,惟有温柔的风声依旧,像是在悼念着什么。

吴羽策见状,手上的动作稍稍放缓了一些。他将红莲天舞横在了两人中间,随后将它一点一点地贴近了李轩的脖颈,自己的身体也慢慢靠了过去。

他认真地凝视着李轩的脸庞,眸中罕见地带了一丝温柔而哀伤的情绪。他离李轩越来越近,手中的红莲天舞却是始终不曾放下过。

李轩依然紧闭着双眼,唇色开始变得越发苍白,大约是失血过多所导致的,又或者是因为最终无法摆脱宿命的不甘。

最后迎接他的,是一个带着血腥气息的吻。仿若梦神的恩泽,赐予人们美丽的梦境,与安详的死亡。

 

(完)

评论 ( 11 )
热度 ( 57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