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十六章(策轩)

李轩等人此番外出,本是为了调查虚空弟子失踪之事,不料中途突然遭此变故,只得改变计划,准备赶往微草堂求医。

吴羽策给盖才捷等人写了封信,遣人快马加鞭送到虚空总部。不出一日,得到消息的其余几人便匆匆赶到了华光镇,陪同李轩前去微草堂。

自从失明以后,李轩就变得比较沉默,昔日温暖的笑颜不再,也很少再与李迅他们聊天说笑了。平时就不多话的吴羽策更是变得寡言少语,只有在与李轩说话时才会稍稍活跃一些。

对于李轩的变化,虚空众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也无济于事,只能期盼着微草堂能有办法治好他们首领的双眼。

鉴于李轩目前的状况,骑马实在太过危险,因此他只能乘马车赶路。为了不让李轩感到孤单,吴羽策特意向驿站借了一辆大马车,车内足以坐下六人。他们轮流负责赶车,路上偶有劫道之人,均被迅速击退,无一得逞。

“轩哥你知道么,我第一次出任务时差点闹出笑话。”李迅正在给李轩讲述一些趣事,想办法逗他开心。“我当时没经验,查探情报时表现过于鬼祟,结果被人当成小偷,追了我整整三条街。”

“哈哈。”李轩知道对方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心里好受一点,便配合地笑了两声。然而无论李迅如何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大千世界,都改变不了他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的事实。

从虚空总部去往微草堂的路途不算遥远,但面对始终兴致缺缺的李轩和吴羽策,想要令气氛变得轻松一些的李迅渐渐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马车匆匆前行着,他们离微草堂的路程变得越来越近。不远处,几丛白色的霜秋花透过马车窗格若隐若现,如雪一般纯洁无瑕。

 

“外面的霜秋好美啊!”李迅忍不住惊叹道,“想不到已经快要入冬了,还能看到……”

话音未落,李迅惊讶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他猛然意识到,如今的李轩根本无法看见马车窗外的霜秋。再秀美动人的景色,对现在的李轩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反而可能会刺痛他骄傲的自尊心。

“……轩哥,对不起。”李迅挠了挠头,低声对身旁的人道歉。

“无妨。”李轩勉强笑了笑,脸色变得有点苍白。他叹息着闭上了眼,道:“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

闻言,车上的人都沉默下来,惟有死一般的寂静无声蔓延。吴羽策从行囊中拿出了一张薄棉被,盖在了李轩身上。

“停车。”先前一言不发的吴羽策忽然开口,坐在前方赶车的葛兆蓝立刻将马车停了下来。他回过身来,拨开了马车的布帘,问道:“策哥,怎么了?”

“我出去一阵,你们照顾好李轩。”吴羽策简单吩咐了一句,随后走出马车,回到了他们方才经过的霜秋花前。

他看着面前一丛丛开得正烂漫的白花,阖上双目,凭着自己的感觉从中挑选了一朵,摘下来嗅了嗅。霜秋的花香清新自然,他想李轩应该会喜欢的。

过了不久,吴羽策回到马车上,将采来的霜秋花交到了李轩手里。“雪白的霜秋,闻起来很舒服,你拿着罢。”

“谢谢。”李轩接过霜秋,轻轻抚摸着柔软的花瓣,心中流淌着一丝暖意。淡雅的幽香缭绕在李轩身边,虽然悄无声息,却始终陪伴着他。

“等你的眼睛好了,就会看见的。”吴羽策揽过了李轩的肩,用坚定的声音道:“一定可以治好的。就算微草堂不能解除毒性,我也会另外再想办法。”

“嗯。”李轩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眼眸却不由自主地凝起了淡淡的水雾。他别过头去,神色平静地看向了对他而言并不存在的车窗。

君既如此,夫复何求?

 

车水马龙的帝都,甚是繁华昌盛。由于天色不早,夜间行路不便,虚空一行人便决定先在客栈中留宿一夜,明日再去微草堂找王杰希医治。

马车缓缓在客栈外停下,吴羽策掀起了前面的布帘,小心地扶着李轩走下了马车。李迅、盖才捷等人跟在他们身后,一路上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为了避免横生事端,虚空众人在到达帝都之前都易了容,因而并没有人发觉他们的真实身份。客栈中的其他人纷纷猜测这是哪位大人物出行,还带了这么多的随从。

“几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客栈小二热情地迎了上来,“我们这里是帝都最大的客栈,有的是好酒好菜……”

“住店。”李轩听音辨位,很快便察觉到了小二所在的方位。他抬头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又道:“要四间上房。”

“好嘞,客官稍等。”小二觉得眼前这名蓝衫侠客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是朝这边投来了淡淡的一瞥,但又不曾正视自己。不过江湖侠士大多心高气傲,久居高位之人尤甚,他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小二,待会送些饭菜上来罢。”吴羽策说着,将住店与酒菜钱一并付给了客栈小二。对方连连点头,马上便转身去了厨房。

盖才捷看了看小二交给他们的房牌,对李轩道:“轩哥,你们的房间在楼上左侧第二间,和我们的房间是连在一起的。”

“这样很好,有事也方便互相照应。”李轩微微颔首,“羽策,我们上楼罢。”

吴羽策依言扶着李轩走到了楼梯前,轻声提醒道:“小心台阶。”

李轩会意,提步时稍稍往上抬了一些,加上有吴羽策的搀扶,倒也顺利地走上了二楼。他身后的几人看得心惊胆战,生怕李轩不小心踩空了一步,从楼梯上摔下去。

还好,一路上总算是平安无事。

 

“你们先回去休息罢。”李轩缓缓走到了他和吴羽策的房前,对其他人道。

唐礼升拿出了一包茶叶,歉然道:“轩哥,上次的事是我疏忽了,没有考虑到他们会用这种方式下毒……这种药茶有抑制毒性的作用,希望能帮上一点忙。”

“这事不怪你,我也完全没料到。”李轩摊开了手掌,让唐礼升将茶叶包放到自己手中。其他人关心了李轩几句,就在吴羽策的催促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片刻之后,客栈小二敲响了他们的房门。他端着饭菜和茶水走进了房间,整齐地将它们摆放在桌上。待小二离去后,吴羽策为李轩泡了杯药茶,又夹了点菜放到饭碗里,让李轩拿着勺子慢慢吃。

“今天的菜闻起来有点酸,不过很香。”李轩舀起一勺菜尝了尝,又喝了点汤,道:“是糖醋排骨么?小菜是笋片和木耳对吧,汤里放了点姜和蒜。”

“不错,姜汤驱寒暖身。”吴羽策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意,“看来你的嗅觉和味觉都变得更加灵敏了。”

李轩拍了拍身旁的木椅,示意吴羽策坐下来和他一起吃。“据说失明之人都有这样的本事,不过我还是更怀念那个有阳光的世界。”

“放心吧。”吴羽策凝望着李轩失去了神采的双眸,温声道:“我不会允许你的世界只充满黑暗。”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