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十五章(策轩)

爆字数的一章。后方高能,可能会是开虐的前奏,请谨慎食用

 

距离武林大会的结束已经过了一段日子,李轩等人也平安无事地回到了虚空组织的总部,继续过着平淡而温馨的生活。

可惜好景不长,大约半个月后,虚空的情报网便得到了一个坏消息——雷霆堡、呼啸崖以及三零一都陆续有几名下层弟子失踪,他们派人寻遍附近的城镇皆是一无所获。

李轩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中州地图,目光在这三个门派之间来回游移,不多时便察觉到了可疑之处。

雷霆、呼啸和三零一都离庭南派的总部地点较近,若是将这三个门派连起来,就会发现庭南派刚好处于被这三点包围的中央。

“我想应该是庭南派搞的鬼。”李轩对身旁的吴羽策道,“毕竟新门派根基不深,所以专门挑实力不算顶尖的势力下手。轮回、微草、蓝雨、霸图始终安然无恙,不是么?”

“唇亡齿寒。”吴羽策颔首道,“若是我们坐视不理,迟早会……”

“轩哥,策哥!”不待吴羽策说完,李轩的房门就被急促地敲开了。李迅匆匆走了进来,对两人道:“我们前些天派出去执行任务的人都没有再回来过,会不会是……”

李轩神色一凝,立即找出了用于记录任务的书册,翻到最后一页。

 

“赵沐,前往华光镇查探庭南派情报,十月十七。

宇文义,前往东晓林除妖,十月十八。

戚岚,前往华光镇刺杀张姓富商,十月廿一。”

华光镇位于东晓林的西面,是一座繁华小镇,离虚空的总部并不远,来回一趟不过五个时辰。今日已经十月廿五,即使算上完成任务需要耗费的时日,他们也早就应该回来了。

“华光镇上的客栈也没有消息?”李轩记得他们在那座小镇的多家客栈都设有眼线,除非那几人凭空失踪,否则不可能失去下落。

“据客栈那边的回报,最后见到他们的人当时都位于东晓林附近。”李迅思索道,“因此,他们很可能是在东晓林失踪的。”

李轩下意识地看了地图一眼,发现东晓林离庭南派也不算很远,大约需要一天的路程,这与他方才的猜想并不相悖。

“这算是在向我们示威么?”吴羽策发出了一声冷笑,“或者说是敌人的陷阱?”

“肖时钦他们也曾亲自去事发地点调查过,但是没有遇到危险,只是徒劳而返。”李轩轻轻用指尖敲击着桌面,“即使知道可能是陷阱,我们还是必须前去查看一番,否则置虚空众人的安危于何地?”

“那我和你一起去。”吴羽策早就料到李轩会作出如此决定,“你准备何时动身?”

“我也去。”李迅的脸上现出了罕见的凝重之色,“这次失踪的大多是我的部下,我必须对此负责。”

李轩点了点头,对两人道:“你们今晚先收拾好行囊,明日清晨就动身罢。组织事务暂时交由才捷和兆蓝处理,我这就去和他们交待一声。”

 

为了避免敌人乘着夜色的掩蔽偷袭他们,李轩特意选在了白日前往东晓林。当他们抵达此地时,秋阳还未落山,日光沿着树杈稀疏地洒落下来,与树叶的阴影交织成片。

他们是第一次进入这片林子,对林中的一切都不熟悉,只能尽量小心提防。安全起见,三人并没有分开搜寻线索,尽管东晓林的范围比较广。

“好香,这是什么味道?”李迅远远就闻到了一阵奇异的花香,这种香味是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过的。

“可能是东晓林特有的花。”李轩循着香味看去,只见一丛妖冶的绯色花朵随风摇曳,那幽幽的花香正是从此处飘散而出的。

李轩也从未见过这种花,但那股神秘而诱人的花香令他不由得心生警惕。他示意吴羽策和李迅先屏息后退,以防敌人在香气中掺入迷药或是毒药。

三人在林中等待了许久,期间不时吸入一些花香,见始终没有出现异常,才放下心来,开始四处搜寻线索。

“这好像是戚岚常常佩戴的香囊。”李迅在树林的一角发现了自己属下身上的配饰,“可见他的确来过东晓林。”

“他很可能是尾随刺杀目标来到此地的。”李轩推测道,“也就是说,那名张姓富商应该只是敌方的诱饵,难怪那个任务的酬金如此之高。”

吴羽策仔细观察着李迅手上的香囊,发现了一个疑点。“香囊上有一丝被划破的痕迹,他们一定在这里正面交手过,但是地面却没有血迹。”

“说明戚岚是被击昏或者下毒带走的,对方暂时不想伤及他的性命。”李轩也认同了吴羽策的看法,“我们继续找找有没有其他的线索,再到镇上打探那名富商的消息罢。”

 

三人搜寻了半个时辰,除了那个香囊之外,并未在东晓林中发现别的线索,于是转身返回华光镇调查。

据镇上的一家客栈老板说,那名富商两日前就已经搬离了华光镇,好像是为了躲避讨债之人,不得不背井离乡。一些镇民曾经见过他从小镇的东门离开,但不清楚他的目的地。

线索就此中断,眼看天色已晚,倍感疲惫的李轩无奈之下也只好暂且放弃查探,打算在客栈中休息一宿,明日再作决定。

“李轩,你还好么?”吴羽策见他脸色不大对劲,想来可能是经历了一番舟车劳顿,太过疲乏,便叮嘱对方早点歇息。“是不是太累了?晚上早些睡罢。”

“嗯……”李轩揉了揉额角,只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听了吴羽策的话后也感觉自己大概只是累了,便没有多想。“那我先去休息了,晚安。”

“轩哥晚安。”李迅跟他们道了别,随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自从确定关系之后,吴羽策就常常和李轩同榻而眠,今天也不例外。

对此,李迅还笑着调侃道,这可是好事啊,每次出门都能省下一间上房的住店钱。

“李轩?”待吴羽策关上房门,想再关心一下李轩的身体状况,却看见他已经卧在床上昏昏欲睡。见状,他便不再出声打扰,只是静静地坐在床边欣赏李轩恬静的睡颜。

梦中的李轩似乎睡得不大安稳,不时颦眉翻身,像是被梦魇住了。吴羽策伸出手,将李轩的手握在掌心,慢慢将自身的温度传与对方。也许是吴羽策的体温带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李轩辗转了片刻之后便躺着不动了,握着吴羽策的手安然入眠。

“晚安,做个好梦。”吴羽策轻声在李轩耳边道,嗓音低沉而温柔。李轩的眼睫微微颤了颤,继而又沉寂下去,与这迷人的夜色一同沉睡。

 

次日李轩醒来之时,天色尚暗,屋内尽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用手支撑着从床上坐起身来,听见身旁传来吴羽策的声音,诧异道:“羽策你也醒得这么早?怎么不点灯?”

“……什么?”吴羽策直接怔在了原地,过了好半天才弄明白李轩话中的含义。他抬眸看了看窗外明艳的阳光,想要回话,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羽策?”等不到回应的李轩觉得莫名其妙,“你还在么?屋子里这么黑,还是先别出去了,小心摔倒。”

“李轩。”吴羽策深深吸了一口气,用痛心而悲哀的语气道:“现在是白天啊。”

“……”得到答案的李轩一时反应不过来,茫然的眼神直直看向前方,却始终无法对上吴羽策的视线。

难道终究还是被算计了?昨天的情形一一从李轩脑海中飞速掠过,但他依然想不到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如果花香有毒,那么吴羽策和李迅……

“早安。”李迅笑着走进来跟他们打招呼,发觉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不对劲,讪讪道:“呃,你们吵架了么?”

“李轩忽然看不见了。”吴羽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了这句话,“你快去找个大夫来帮忙看看,我留在这陪着他。”

“怎么可能!”李迅顿时震惊不已,连忙转头去看李轩的双眼。那双平时神采飞扬的眸子此刻显得黯淡了许多,迷惘与无措充斥其中,与平日相比迥然不同。

“……我这就去。”李迅不忍心再看自家首领这副模样,运起轻功便从窗台跃下,到最近的药堂找大夫去了。

坐在床上的李轩缓缓合上了双眼,再次睁开,眼前依旧是无尽的黑暗。他几乎要以为这是一场梦了,如果他醒来后就能马上迎接光明的话。

“没事,有我在。”吴羽策紧紧地拥住了他,强自镇定道:“不用怕,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这位大侠是由于中毒导致的失明。”李迅请来的大夫给李轩诊过了脉,捊了捊长长的胡须,道:“此毒名为‘日月’,毒发缓慢,不易及时察觉。老朽医术浅薄,恐不能根治此疾,还请几位前去微草堂,王堂主或许会有办法。”

“可是……”李迅急道,“我们也不知他为何会中毒。昨日我们曾经去过东晓林,难道这毒和林子里的血色花有关?”

若真是这样,为何失明的只有李轩,而他和吴羽策都毫发无损?

“那花名为‘灼日’,飘香百里,本身并无毒性。”大夫了然道,“如若将它的香气与‘隐月’混合,哪怕只有一点点,也会产生令人失明的剧毒。隐月乃是一味草药,其汁液无色无味,可治风寒。依老朽所见,怕是有人取了隐月汁液,抹于大侠随身佩刀或衣物之上,待其汁液化为气息散去,便会逐渐被吸入体内……再与这灼日花香混合,遂为剧毒。”

李轩听见此言,心中立时凉了半截。他想起了武林大会上纪昭然凛冽的眼神,想起他向自己和吴羽策借刀剑的情景,想起吴羽策答应纪昭然以后,对方那仿佛阴谋得逞的笑意……


纪昭然一开始的目标其实就是自己,却假意锲而不舍地攻向吴羽策,好让自己产生怀疑。他利用了自己较为多疑的性格,以及对吴羽策的担忧和在意,笃定自己一定会中计。

真是好算计啊。李轩低低苦笑着,眼前闪过那一瞬间脱手的唐刀,心道:庭南派,就是在那时候将隐月的汁液抹上去的吧。即便只有两三滴,也足以让自己失明了。

现在想来,当时纪昭然杯中装的恐怕就是隐月汁液,而不是清酒。可叹他们当时只顾排查毒药,没想到敌人还留了这么一手,太大意了。

“有劳大夫了。”李轩低声道了一句谢,随后道:“羽策,将诊金付给他罢。”

吴羽策从行囊中取了一些碎银交给大夫,此时心里满是痛楚与悔恨。他真恨自己当初没有坚持将红莲借给纪昭然,否则就不至于造成这样的后果。

我宁愿瞎的是我自己。吴羽策叹息着,默默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羽策,李迅,能让我独处一会么?”李轩倚在床头坐了一阵,忽然开口道。

李迅虽然有些担心李轩,但也知道他需要一段接受事实的时间,于是点头。“好,那我先出去了。”

吴羽策沉默了片刻,哑声道:“我就在外面……你有事可以随时叫我。”

“羽策。”李轩朝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微微笑道,“你不用自责,他们的目标是鬼眼。”

就算这次被吴羽策阻止了,他们还是会另外寻找机会下手的。而且比起吴羽策中计的结果来说,李轩倒是更愿意让自己承受这一切。

或许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

吴羽策的脚步声响起,伴随着房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消失在李轩身前。他似是松了口气,却又比之前感觉更难受了几分。

屋内安静得几乎令人窒息,就连再寻常不过的阳光都变得遥不可及。李轩摸索着走到了木桌边,想倒杯茶喝,却不小心碰翻茶壶,被茶水烫了一下。

堂堂虚空首领,居然连给自己倒杯茶都做不到。李轩在心中自嘲着,又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墙边,取下自己昨夜挂上去的唐刀,将它抽了出来。

他温柔地抚摸着冰凉的刀身,想象着刀刃上熠熠闪动的银光,假装自己还能看得见天舞的英姿。

倘若身处一片黑暗的世界,人的内心会是怎样地绝望无助?或许只有置身其中的人,才能体会个中滋味吧。

评论 ( 16 )
热度 ( 39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