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十四章(策轩)

在前往逸仙楼赴宴的路上,李迅敏锐地察觉到李轩和吴羽策之间的相处氛围与先前相比,明显有所变化。他对此甚是好奇,忍不住拐弯抹角地向两人打听情况。

“我已经跟李轩在一起了。”吴羽策非常爽快地公布了他们的关系,说话间还情不自禁地握了握李轩的手。

“没错。”李轩听着吴羽策的话语,脸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细细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度,心中泛起了丝丝的甜。

此言一出,虚空众人都有几分惊讶,但又认为这的确是在大家意料之中的事。虽然来得迟了些,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毕竟是喜事一桩,值得庆贺。

“恭喜恭喜!”证实了自己猜测的李迅乐道,“轩哥,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吃到喜糖啊?”言下之意,就是问他们是否打算成亲。

“你想吃喜糖?”李轩瞥了李迅一眼,半开玩笑地道:“行啊,先给红包再说。”

“自己人还要给红包啊……”“无所谓,你们直接从我的工钱里扣好了。”“你们真的要成亲么?要是把各大门派的人都请过来,没准还可以小赚一笔。”

虚空一行人在热闹的氛围中踏入了逸仙楼。环顾四周,大堂中几乎座无虚席,可见其他人也来得很早。

“李轩,你们的位子在这边。”坐在大堂左侧的楚云秀朝他们招了招手,扬声道。

 

心细的喻文州早就为林林总总的门派或组织安排好了座位,虚空、烟雨等知名势力坐在左侧,而越云、轻裁、庭南等势力则是坐在右侧。

“谢了。”李轩等人走到烟雨旁边的位置上坐下,看见桌上摆放着精致的点心,便起筷尝了一点。白瓷盘中的凤爪酱香浓郁,口感软糯,配上甘润的清茶,别有一番风味。

“李轩前辈,上次的事有劳你们帮忙了。”楚云秀身旁的李华站起身来,向他们敬酒道:“之前一直没机会跟你们道谢,真是惭愧。”

“没事就好。”李轩仰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以后可要多加小心,别再被人暗算了。”

“下毒之人还没找到么?”吴羽策沉思间,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他们对面的庭南派。虽然他和李轩都怀疑庭南派就是最近引起诸多变故的新兴势力,但始终没有证据。

另外,庭南派在本次武林大会上如此惹人注目地登场,根本不符合那些人之前的行事风格。或许,这也是混淆视听的一种方式?

“小心庭南派。”最后,他只能如是提醒李华和楚云秀。

楚云秀微微颔首,神色郑重地回道:“其实我也在怀疑他们。而且从武林大会的情形来看,庭南派似乎很针对虚空,特别是李轩。”

“大概是我身上有某些令他们忌惮的东西?”李轩自然察觉到了纪昭然当时那绝非善意的眼神,却没有因此惊惶,只是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那样也不错,起码证明虚空对他们有一定的震慑力。”

见李轩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吴羽策在隐隐担忧的同时也下定了决心,必须尽力保护李轩的安全,不能让敌人有机可乘。

 

既然武林大会已经结束,那么他们接下来便可以好好放松,跟故人叙旧。喻文州今夜设宴款待众人,不仅是想给他们接风洗尘,也是为了让大家有再聚一堂的机会。

酒过三巡,庭南派那边终于有了动静。纪昭然端着酒盏笑意吟吟地走了过来,立刻引起了虚空众人的警惕。

“在下初涉江湖,不想今日竟得以观各路英豪济济一堂,真乃幸事。”他说罢,朝虚空几人拱了拱手,“在下先干为敬。”

尽管李轩等人都不大待见此人,但总不能失了礼数,于是也只好更进一杯酒。随后,李轩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开门见山道:“阁下此番前来,可是有事相谈?”

“请恕在下冒昧……不知在下能否借李轩首领的唐刀一看?”纪昭然彬彬有礼地问道。

未等李轩回应,吴羽策便冷冷开口:“你借他的唐刀作甚?比武时还没看够么?”


“李轩首领挥刀的动作实在太快,难以看清。”纪昭然神色自若,“据闻天舞是江湖神兵榜上排名第五的兵器,在下真心喜爱刀剑,在此恳请李轩首领暂借唐刀,一睹名兵风采。”

听见纪昭然的话后,李轩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按道理说,只是将兵器借给对方看一眼罢了,应该没有任何危险。自己周围全是虚空组织的人,难道他纪昭然独自一人还能翻了天不成?

“抱歉,我想还是不借为好。”李轩思索再三,最终还是回绝道:“刀剑无眼,天舞太过锋利,若是伤了阁下,我也过意不去。”

“真够吝啬的,借给人家看一眼也不行?”“就是,又没什么损失……”大堂右侧响起了不满的嘀咕声,随即又在吴羽策淡淡的扫视中戛然而止。

“那还真是可惜。”纪昭然遗憾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吴羽策。“听说阁下的红莲剑也是有名的神兵利器,不知能否……”

“不借。”吴羽策可不像李轩那样找了个委婉一点的借口,而是干脆地拒绝了,弄得纪昭然一时有点下不来台。

 

李轩在脑海中急速搜寻着庭南派向他们借兵器的理由,却始终得不到一个靠谱的答案。难道是为了仿造神兵?然锻造天舞、红莲的名匠早已归隐山林,又有何人能够模仿他的手艺?

或者,是为了趁机下毒?这个念头从李轩脑中一闪而过,顿时令他心头一凛。

但观纪昭然两手空空,酒杯也已经放到了桌上,下毒的器具从何而来?

“啧啧,大侠的刀剑真是宝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一名无门无派的江湖人士酸溜溜地说道,“谁让我们穷呢,请不起名匠锻造兵器。”

随着少数人的煽风点火,注意到此事的人越来越多,众人议论纷纷,莫衷一是。双方僵持了许久,吴羽策终于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法子:“那就把红莲给你看一眼,不准碰我的剑。”

不让对方接触剑身,谅是他有天大的能耐,也没办法造成威胁。纪昭然闻言,眼中亮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缓缓道:“那就多谢了……”

“等等!”李轩蓦地心中一慌,不由出言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他总觉得庭南派不怀好意,如今看纪昭然的眼神,这恐怕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也许他们想要针对的其实是吴羽策,只是假意针对自己,转移视线。吴羽策不想让李轩陷入危险,自然会挺身而出,将红莲借给他们,这便是中计了。

“还是我借给你看好了。”李轩言罢,“唰”地抽出了天舞的刀身,握着刀柄平举到纪昭然面前。微微弯曲的刀刃上流动着醉人的色泽,冷厉的美感透过刀身若隐若现。

 

纪昭然盯着天舞看了一阵,连连点头。“不愧是当世名刀,让人心服口服……”

李轩抬眼对上纪昭然幽黑的眼瞳,没来由地忽然一阵心悸,手中的唐刀不慎脱手,差点扎到自己的腿。

纪昭然稳稳接住了落下的唐刀,交还给李轩,笑道:“李轩首领可要小心些才好。”

“呃,谢谢。”李轩接过唐刀仔细看了看,发现并无异常,便将刀收入鞘内。纪昭然走后,吴羽策蹙眉道:“你刚才为什么要把天舞给他看?”

“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李轩对吴羽策和虚空的其他人细说了自己的猜测,“在我拒绝以后,他立刻就转移目标找上了你,我感觉非常不对劲。”

“你啊……”吴羽策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无奈与后怕,以及几分被在意的感动。“下次千万别这样了。”

唐礼升将随身携带的药粉洒在了天舞上,发现刀身和刀鞘都没有被下毒的迹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好笑。“大家不用紧张,看来他们没有下毒的意图。”

评论 ( 20 )
热度 ( 34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