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暗影(喻叶)

1412粉点文第三弹, @雪晶~  你要的黑暗骑士和教主文~ 第一次写黑暗阵营的西幻文,我觉得两人好像都被我写OOC了,请见谅……

 

“嘎吱——”老旧的木门被用力推开,一股灰尘随之飘散飞扬,呛得打开门的那人不住地咳嗽。

“里面应该没人吧?”他的同伴不耐烦地问道,“他们怎么可能住在这么破旧的屋子里?我看附近那座荒废了不久的城堡倒是比较可疑。”

身穿白衣的圣殿士兵入屋仔细搜寻了一番,没有发现黑暗阵营留下的痕迹,这才不甘心地离开了小屋。临走之前,他心有余悸道:“那个叶修真是强得太可怕了,我可不想正面跟他扛上……他身边的那个骑士也很难对付,诡计多端。”

“要不是他们魔神教整天兴风作浪,我们用得着这样到处搜寻?”另一名士兵骂骂咧咧,“黑暗阵营能有什么好东西,等我抓到叶修一定会把他钉死在光明圣殿的十字架上,让魔神教的信徒都来看看他们的教主!”

两人话音刚落,眼前的虚空中便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周围充溢着浓郁的黑暗气息。

一抹高挑修长的人影从漩涡中幻化而出,渐渐化为实体。泛着火焰光泽的黑铁盔甲,冰冷锋利的佩剑,与那人脸上优雅的笑意毫不相称——

“真是见鬼了,居然是黑暗骑士喻文州!”方才扬言要钉死叶修的那名士兵反应过来,立刻转身就逃。“这年头,怕什么就来什么……”

阴森的黑气凝聚在黑暗骑士的佩剑上,飞窜而出,利箭一般洞穿了士兵的心脏。蜿蜒的鲜血顺着他身上的白衣淌下,染红了地上的石路。

余下那名士兵呆呆地看着对方,颤抖的双足已经丧失了逃跑的能力。他的牙齿因恐惧而打颤,脑海中满是那首关于“黑暗骑士”的歌谣——

“他的微笑如此温柔,

像是死神的亲吻。

他生于黑暗,行于黑暗,

不过是一抹影。

他无处不在,

而你永远寻觅不见他的踪迹……”

士兵无力地看着喻文州一步步逼近自己,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黑暗无处不在。”喻文州淡淡笑着回了一句。他纯黑的眼瞳蓦然融入了一丝深邃的蓝,像是大海的颜色。

“只要是威胁到叶修前辈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继续存在。”

语毕,大片柔和的蓝光瞬间笼罩住了士兵,将他身上的圣殿制服变为了普通的服装。身处蓝光中央的士兵感觉头痛欲裂,很快便昏厥过去。

待士兵醒来之后,先前对他施法的黑暗骑士已经消失无踪。他疑惑地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袋,自言自语道:“这是哪……我是谁?”

 

这是一座位于深山的城堡,因为外面有峡谷和峦嶂的掩蔽,一直不为人知。古朴的城堡风格简约而大气,不像某些贵族的城堡一般华丽炫目。低调总是没有坏处的,特别是当城堡的主人正处于风口浪尖的时刻——

话说回来,他似乎并没有不遭人非议的时候。毕竟他是黑暗阵营最大势力的教主,无时无刻不被光明神殿视为眼中钉。

“今天的早餐不错。”叶修悠悠啜饮着杯中的红茶,对身旁的侍卫道:“你要不要也来一点?我一个人吃着怪没意思的。”

“多谢教主,属下已经用过早餐了。”侍卫诚惶诚恐地推辞道。

被拒绝的叶修也不在意,不紧不慢地用完了早餐,然后望着窗户的方向出神。他已经不记得,这是荣耀大陆上第几次爆发光明与黑暗阵营的战争了。反正光明圣殿每隔两三年就会对魔神教宣战一次,又或者是三四年。

每到最后,光明圣殿与魔神教之间的战争,总会扩散为两大阵营之间的殊死搏斗。其实叶修一直都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被光明阵营称为邪教,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信仰黑暗之神吗?

他们从不滥杀无辜,也不会给民众洗脑灌输教义,更不曾以人的生命为代价进行祭祀或是使用魔法。要说他们杀得最多的,恐怕就是光明阵营的人了吧……

黑暗与光明本就缺一不可。没有黑暗,何来光明?又或者说,没有黑暗,何为光明?

“文州快要回来了。”叶修凝视着窗外飘落的红叶,过了半晌,忽然道出一句。一旁的侍卫知道叶修拥有感受别人气息的能力,脸上便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只是心中对他们教主的敬畏又加深了几分。

到了中午,负责守卫城堡的骑士果然前来通报,说是外出寻找魔法晶石的黑暗骑士喻文州已经回到了城堡。正靠在床头看书的叶修闻言,微微勾起嘴角,道:“让他进来吧。”

 

众所周知,喻文州是叶修身边最为忠诚,同时也是最强大的骑士。放眼整个魔神教甚至黑暗阵营,有千千万万位骑士,而有资格被称为“黑暗骑士”的却只有喻文州一人。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教主叶修和黑暗骑士喻文州其实也是恋人关系。并不是他们担心招来别人的非议所以隐瞒此事,只是叶修觉得恋爱这种私事没有必要大肆宣扬罢了。若是有人问起,他也会坦然承认两人之间的关系。

“文州回来了?看来这次的任务很顺利啊。”

喻文州一敲开房门,便看见穿着红白长袍的叶修慵懒地倚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黑魔法的起源》。几缕暗色的流苏从床顶自然垂下,随风轻轻晃动,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叶修虽然身为黑暗阵营中人,却不喜黑衣,偏爱这红白搭配的衣袍。喻文州想,要是把这暗色的流苏换为鲜艳的红色,眼前的情景应该会更添一丝暧昧的意味吧。

他卸下了身上沉重的盔甲,走到叶修床前,笑道:“的确很顺利,路上顺便解决了两个光明圣殿的士兵。”

“不错嘛。”叶修点了点头,眼里闪烁着赞赏的光芒。喻文州对上叶修的眼神,不由得想起了当初他宣誓追随对方的情景——

“你准备好迎接黑暗了吗?”教坛之上,少年叶修身穿宽大的暗紫长袍,手握黑暗权杖,目中含笑,带着期许的神情注视着他。

他单膝跪地,将右手按在左肩上,虔诚地回道:“我愿做一抹融入黑暗的影子,永远守护教主的安全。”

随后,他便看到了从叶修眸中绽放的喜悦神采,仿佛是世上最为绚丽的魔法,流淌着温暖的力量,令人难以自拔地为此沉醉。

“文州?”叶修见喻文州出神许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唤回了他的思绪。“既然完成了任务,就在城堡好好休息几天……”

“嗯?”回过神的喻文州察觉叶修的话语中似乎还有别的含义,于是问道:“叶修前辈,还有别的事吗?”

“没什么。”叶修阖上了那本用黑色封皮包裹的魔法书,以手托腮,唇角微扬,说出的话犹如恋人之间暧昧的邀请,又像是教主对骑士下达的命令。

“今晚,在我的房间睡吧。”

喻文州略略一怔,随后弯起了眼眸,眸色逐渐变得深沉起来。他执起了叶修垂在床上的另一只手,温柔而亲昵地在上面落下一吻。

“遵命,我的教主大人。”

 

(完)

评论 ( 3 )
热度 ( 5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