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十三章(策轩)

“唐昊这是要和于锋对决么?”李轩朝台上一看,见于锋提着那柄玄铁制成的葬花剑走上了比武台,心下便猜到了七八分。
“不错。”吴羽策颔首道,“庭南派那边暂时没什么动静,估计这次只是小试牛刀。”
李迅抓了一把瓜子递给他们,含糊不清地道:“我猜这回是唐昊赢。”
“于锋前辈虽然厉害,但唐昊前辈锋芒更盛。”盖才捷回忆起上次唐昊与林敬言比武的情景,感慨道:“敢说出‘以下克上’这种话并身体力行的,大约也只有唐昊前辈了罢。”
“论实力,于锋目前的确不如唐昊。”李轩尝了点瓜子,随后为身旁几人一一沏了杯茶。“就算于锋能赢,他也是不会赢的。”
前些日子发生的阎罗香一事,在座的江湖中人即便不是有目共睹,也是略有耳闻的。纵然百花可能遭人陷害,但明面上来说确实属于理亏的一方。这场比试,于锋恐怕是不想输给唐昊也不行了。

“动手吧!”唐昊性子骄矜直率,也不拘泥于比武之前拱手行礼的那一套规矩,扬声喊了一句,便直接带着武器攻了上来。
戴在唐昊手上的铁爪名为血祭绝魂,在江湖神兵榜上排行第七,而于锋手中的葬花则是排名第四。不过许多人认为,葬花的排名实际上是依仗了它的前任主人,孙哲平的实力。
血祭绝魂如同它的名字一般,似是已经饮了无数鲜血,冰冷的铁刃上犹自留着一股淡淡的猩红。铁爪随唐昊的动作挥出,在半空中划下三道慑人的残影。
换作平时,唐昊的武器上总会泛着幽幽的绿光,今天却只余下这一抹血色——利爪、暗器一类的兵器往往是淬毒的,只是唐昊不想在比武台上以此取胜,便除去了其中毒性。

葬花沉重的剑身重重劈落,在台上扬起一阵细尘,其摧山毁石之势令人观之心惊。
唐昊闪身避过了于锋的崩山击,足尖踏上重剑葬花,借力一跃,迎面便是狠狠一爪,毫不留情。于锋抬剑挡下,手中宽阔的巨剑被铁爪的尖端用力勾住,着实有些狼狈。
“呿。”唐昊嗤笑,松开了与重剑纠缠在一处的铁爪,随即急退几步,躲过一记攻势猛烈的怒血狂涛。
纹在葬花剑上的桃花明丽而绚烂,花瓣仿佛随着重剑的挥舞缓缓绽开,散落风中,如絮飘零,美不胜收。
战至第八十七回合,于锋终不敌唐昊,面上也并无难堪之色。他乐于享受战斗的快感,紧张的压迫感只会促使他变得更强。

“比起孙哲平前辈来说,于锋现在还是欠了点火候。”李轩轻声说着,瞥了坐在他们右边的邹远一眼。“不过……假以时日,我们或许能再见到繁花血景的重现。”
可能是由于先前那几场比武过于激烈,接下来的比试反而显得没什么看头了,大都是后辈请前辈指教,前辈用心指点后辈的情景,一派无不和谐的气氛。
“太无趣了,我真想回去睡觉。”李迅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倚在靠背上昏昏欲睡。
天时燥热,李轩、吴羽策等人脸上虽不曾露出难耐之色,心里也有些烦闷,暗暗盼望着武林大会能够早点结束。
及至未时,几年一度的武林大会终于进入尾声。喻文州在邀请各派侠士今晚到逸仙楼赴宴之后,便宣布了武林大会的结束,让大家先回客栈休息一下。
在本次武林大会上崭露头角的庭南派引来了不少瞩目,他们也趁机广招人才,收了一大批新弟子入门。

“逸仙楼离我们住的客栈很近,傍晚再出门也不迟。”唐礼升道,“如今时辰尚早,还来得及睡个午觉。”
“我们酉时三刻在客栈大堂会合。”李轩见众人都散了,便和虚空几人约定了出门的时间,随后一同返回客栈。
楚庭的午后甚是炎热,即使房中有竹帘遮挡日光,依然感觉异常闷热。李轩和衣卧在榻上,热得难以入睡,频频翻身。被汗水打湿的发丝贴在他的颊边,凌乱中带着一丝性感的味道。
“睡不着么?”吴羽策拿过放在桌上的折扇,在二人中间扇起了风。这扇子是他早上在一间书画店买的,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好凉快……羽策你真有远见。”李轩合眼小憩了一阵,然后接过了吴羽策手中的折扇。“你也睡一会吧,我来帮你扇风。”
“好。”吴羽策笑了笑,缓缓在李轩身侧躺下,沐浴着清凉的微风渐渐入睡。
李轩坐在吴羽策旁边扇了许久的风,手腕都感觉有些酸疼,却不忍心停下来,生怕对方会就此热醒。
他想,吴羽策方才帮他扇扇子时,大概也是这样的心情罢。

“我睡了很久?”吴羽策张开眼时,太阳已经下山。夕日的余晖透过竹帘的间隙映在李轩身上,将他的眼眸染上了浅浅的橘黄色,俨然一幅日落河山图。
“也不是很久,半个时辰罢了。”李轩笑着合上了折扇,“离酉时三刻还早着呢。”
吴羽策坐起身来,伸出五指轻轻揉按着李轩的手腕。“你就不知道歇一会?扇了这么久,手不酸么?”
“还好。”李轩稍稍伸展了一下双手,道:“累了,就换一只手接着扇。”
吴羽策没有再开口,只是安静地帮李轩揉着手腕,适中的力道让人感觉非常舒适。夕阳洒落在他的肩头,为深沉的墨色衣衫镀上了淡淡的金辉,霸气而不显张扬。
李轩抬眼看了吴羽策许久,忽然出言打破了这一室寂静:“羽策。”
“嗯?”吴羽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若有所察地看向了身旁的人。“怎么了?”

“前些天你跟我说的事情,我已经想好了。”李轩说罢,看见吴羽策的神情罕见地带上了几分紧张,微微笑道:“我仔细考虑了几天,觉得我也挺喜欢你的……”
“我以前从没想过会和一名男子交往,但如果那人是你,就感觉顺理成章了。”李轩想象着未来的生活,憧憬道:“若是每天都能在你身旁醒来,两人一同饮酒、切磋、看日出日落,这样的日子好像很不错。”
“我喜欢看到你的笑容,而且不忍心看你难过。和你一起入睡会让我安心,我似乎也只有在你面前才能完全放松下来。”
“所以,你愿意和我……”李轩未完的话语被吴羽策用一个吻打断了。他伸手搂住了李轩的腰,缓缓亲上了对方的双唇,动作不似上次那般小心翼翼的轻柔,却十分深情。
“我喜欢你四年了,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一天。”吴羽策低低的笑声在李轩耳边响起,一如那天晚上他告白时清冷的嗓音,却又多了一点喜悦,带着斜阳般的温暖。

评论 ( 10 )
热度 ( 43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