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十二章(策轩)

“请赐教。”纪昭然朝李轩稍一拱手,紧接着便抽出了腰间的软剑,蓄势待发。

李轩将唐刀天舞横在身前,缓缓运转着周身的真力,动作看似轻松,实际上却像极了一根紧绷的弓弦,时机一到便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只是切磋而已,李轩前辈何必如此认真……”台下有人对此表示不解,但很快就被二人随后展开的比武吸引了注意力。

一道白虹骤然划过,剑光割裂了朝暾明朗的光辉,冲着李轩破风袭来。比起他方才与卢瀚文交手时的速度,竟是快了一倍有余!

“铮!铮!”刀剑交击,动若雷霆。台上二人急速闪掠的身影早已难以看清,只余两道凌厉的银芒纵意飞扬,闪烁着零星火花。

“好快!”坐在角落的戴妍琦低呼道,“看来这人也是位高手,刚才保留实力难道是为了此时的爆发?”

“此人名不经传,却能在轩哥手下走过几十招,不容小觑。”盖才捷依然保持着冷静,显然不认为李轩会败给纪昭然。

吴羽策担心这来历不明的剑客会对李轩不利,便仔细观察着他出招的动作,见对方始终没出暗招,却也不敢放松警惕。

两人交战百余回合,节奏渐渐也慢了下来,多次占据上风的李轩终于出手。他虚晃一刀,乘着纪昭然闪避之时,冲着对方下盘就是一记扫堂腿。

纪昭然面色从容,后跃避过了凛凛风劲,却只听得衣衫翻动之声,随即感觉背后一凉——

雪亮的刀锋已然抵在了他的后心,只须使力一刺,就能取他性命。

“阁下好轻功。”纪昭然微微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李轩是趁着他翻身后跃的空当,运起轻功游移至他身后的,其速度之快自是令他望尘莫及。

“过奖了,论起轻功还是杨聪和李华更胜一筹。”李轩将唐刀收入鞘内,话中颇有含义,似乎带了几分警告的意味。

武林中高手众多,某些新兴势力若是不怀好意,可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没事吧?”吴羽策看着李轩从比武台上走下,关切地问道。

“就他那两下子,还奈何不了我。”李轩洒然一笑,“不过打了那么久,倒真是有些乏累。”

说罢,他便在自己的位子上盘腿坐下,闭目调息。不知下一位对手会是何方神圣,还是赶紧恢复气力,准备迎战的好。

“看来,这虚空首领也不过如此嘛。”一名陌生少年在台下叫嚣道,“只是他刚才的对手太弱,所以才显得他很强罢了。要是换了我……”

那少年声音洪亮,李轩自是听见了他的话,却不予理睬,继续阖眼打坐。李迅觉得好笑,忍不住插话道:“少侠莫不是不懂武林大会的规矩?胜者可以休息一刻钟再接受挑战,还请耐心等候。”

“我看他毫发无损,用得着歇息一刻钟么?”少年嗤笑道,“你倒是快点啊。该不会是怕了吧,真是胆若鼷鼠。”

“你这人好不讲理,方才打得那般激烈,还不让人歇歇?”坐在观战场地中央的黄少天出言反驳,“靠车轮战取胜,算什么好汉!”

少年不置可否,足尖一点便轻轻跃上了比武台,高声道:“那我就在此恭候大驾,就是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虚空的人也是瞎了狗眼,竟然跟了这么一个窝囊废首领。”


李轩不在意别人的张狂挑衅,虚空的其他人却无法容忍这种事。就连身为医者的唐礼升脸上都带了一丝愠色,只恨自己不擅武艺,否则定要让对方好看。

“哪来的黄毛小子,简直嚣张至极。”李迅看不过眼,回头对吴羽策和李轩道:“要不我上去教训教训他?”

吴羽策看了正在专心调息的李轩一眼,起身道:“不必了,还是我去罢。”

李迅是一名刺客,擅长攻其不备,这种占不到先机的比武对他来说较为不利。而吴羽策走的一向是刚猛的路子,正面强攻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虚空吴羽策,代首领前来领教。”吴羽策不急不缓地走上了比武台,亮了亮手中的红莲剑,借此表明身份。

“你就是吴羽策?看起来不怎么样。”少年面露轻蔑之色,“但愿你的实力能够配得上手中那把红莲。”

被他讥讽的吴羽策也不恼怒,只是用指尖轻轻弹了一下红莲的剑身。清亮的剑音鸣响悠长,可见这确实是一把好剑。

 

“请这位少侠先报上门派姓名。”蓝雨楼主喻文州微微笑道,“这是比武的规矩。”

少年转了转手中的长枪,昂首道:“无门无派,季晨风是也。”

“不过是一无名小卒,也敢如此张狂。”唐昊在台下冷哼一声。他本就心情不畅,正打算借这武林大会发泄一通,却屡屡被人抢先,别提多郁闷了。

方才李轩与纪昭然的比试,季晨风是从头看到尾的。他初入江湖,虽闻双鬼之名,但始终不得一战,之前又未见李轩使出全力,遂越发自恃,不知天高地厚。

季晨风提枪上前,直直刺向了站在比武台一侧的吴羽策,带起凛凛风声。透过风劲,不难猜出这一击蕴含的内力深厚,不宜正面迎战。若是换了李轩,多半会旋身避过,或是从中寻找破绽,再一举击破。

吴羽策却不然,他将绵长的真气注入剑中,随即挥剑迎面一击。剑影暴起,生生将季晨风手里的长枪震落在地,力道之大令他的手腕不住发麻。

“好!”黄少天喝彩道,“一招定胜负,太爽快了!”


季晨风呆呆地看着掉在地上的长枪,似乎还没缓过神来。吴羽策敛起了周身的真力,俯视着眼前的少年,淡淡道:“还要继续么?我可以让你三招。”

上一刻还飞扬跋扈的少年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他脸色灰败地拾起自己的长枪,讪讪走下了比武台。

忍耐多时的唐昊总算找到了机会,匆匆戴上他的铁爪——血祭绝魂,然后翻身上台。他直接对吴羽策说明来意,想与百花门主于锋对决,询问对方能否暂时让出比武台。

吴羽策本就是为了替李轩出气才参与比武的,当下便同意了唐昊的要求。他走下台时,正好看见李轩睁开双眸,上前低声问道:“你真的没受伤?为何要调息这么久?”

“与他交手时,我特意拖延了几十回合,想试探他的招数。”李轩迎上吴羽策的目光,回了他一个安抚的笑容。“那人身上阴气颇重,我刚才将自身沾染的气息尽数驱除,便耗费了一些时间。”

评论 ( 13 )
热度 ( 38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