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妖道(双叶年下)

1412粉点文第一弹~  @是本田葵不是小葵花☆   第一次写这样的题材,写得不好请多包涵^_^

 

叶秋的家在清虚宫山下,他从小就经常目睹一众仙人道士降妖伏魔的情景,久而久之便对他们的生活十分向往。恰逢一名云游四海的散仙路过此地,见叶秋颇有资质,于是收他为徒,将术法修为传授予他。

叶秋有一兄长,名为叶修。他们两人的容貌非常相似,只是气质不同。叶秋看上去温文有礼,而叶修则是更多地给人一种慵懒随性的感觉。

兄弟两人长相的接近程度,令叶秋一度以为叶修是自己的孪生哥哥。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听见了爹娘的对话——

“阿修已经到了弱冠之年,也是时候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罢……”

“昨天我还跟他谈起这事,他说不必着急,一切随缘就好。”

“虽然阿修并不是我们的孩子,但我们一直都把他当成亲儿子看待。不知不觉就已经二十几年了,这日子过得可真快啊。”

“说来也奇怪,他跟阿秋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像谁。”

……

原来,叶修不是自己的亲哥?

叶秋独自站在房门背后听了许久,原本惊讶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他想起叶修在不经意间对他露出的宠溺笑容,和他说话时那微微上扬的眼角,忽地一阵释然。

不是亲哥又如何呢,只要他是叶修就够了。

 

叶修不会武功,平日里最喜好坐在屋内喝茶看书,偶尔跟爹娘下下棋。他很少外出,对骑射之术、舞刀弄剑毫无兴趣,更勿论御剑除妖之类的事。

最近快要入秋,天气转凉,常在深夜读书的叶修一不小心便染了风寒,久久未能痊愈。叶秋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偏偏自家兄长却对此不甚在意,依旧我行我素,昼夜颠倒。直到叶家父母找大夫给叶修开了几味苦得不行的药,他才肯安分休息。

“哥,该喝药了。”身著青色道袍的叶秋端着一碗墨色的药汁走了过来,“你这要咳到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我能不喝这药么?”叶修闻见那股熟悉的味道,顿时皱了皱眉。他已经连续喝了三天的药,现在一看到煎药的炉子就忍不住发颤。

“不如你跟我学点法术,强身健体?”叶秋思索道,“也许这样会让你的风寒好得快一些。”

叶修摇了摇头。“道术可不是谁都能学的,我应该没那个天赋。再说,你擅自将术法教给别人,不怕你师父动怒?”

叶修本就是闲云野鹤的人,没有呼风唤雨的野心,只希望过上安稳闲适的生活。他知道江湖上正邪不两立,也知道许多修道之人的使命便是驱除妖魔,但他并不愿介入这些。

“你是我哥,又不是别人。”叶秋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便悄声对叶修道:“晚上你到我的房间来罢,我先教你几招看看有没有用。”

见叶修仍是摇头,叶秋不得已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要么喝药,要么跟我学法术,你在两者之间选一个罢。”

叶修看了看那碗苦涩的药,又想起叶秋的师父似乎并没有禁止他将道术外传,最终还是同意了弟弟的要求,跟他修习法术。

 

站在房间中央的叶秋手持木剑,口中念念有词,青色的广袖在他召来的清风中不住飘洒。不多时,他的脚下便显出了一个八卦状的法阵,焕发着隐隐金光。

“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嘛。”叶修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别磨蹭了,快试试跟着我做一遍。”叶秋止住了施法的动作,将手中的木剑交给叶修。“咒语你都记住了吧?”

叶修微微颔首,接过了叶秋递来的木剑,随后凝神屏息,开始默念方才叶秋教给他的咒语。

霎时间,叶修感觉有一股空灵明净的力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仿佛将他内心深处的所有欲望都尽数洗净,整个人都变得轻盈起来。

璀璨的金光在他的身侧浮现,就连修行了多年的叶秋都为之惊讶——这样纯粹的金光,他只在师父身上见到过。

“……好了。”叶修耐心地施完了法术,感觉没有任何异样,才放下心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身心确实舒畅了不少,笑道:“你说得没错,这个方法的确很有用。”

“你没事就好。”叶秋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催促兄长早点歇息。“哥,你今晚就在我这睡罢,不然肯定又要熬夜。”

“随你。”叶修也有些倦了,草草收拾了一下,就倒在榻上陷入了沉睡。叶秋躺在叶修的身旁,仔细打量着他俊朗的五官,忽然觉得哥哥其实长得比自己还要好看一点。

叶秋吹熄了桌上的烛火,静静地卧在叶修旁边,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他承认自己把叶修留下来是有私心的,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对方柔和的睡颜了。

在得知叶修并不是他的亲生兄长时,他的心底甚至有一丝庆幸。这究竟是出于弟弟对兄长的依恋,还是其他原因,他也说不清楚。

这一夜,叶秋睡得不大安稳。他做了一个离奇的梦,梦见哥哥变成了一只妖怪,被清虚宫的弟子们到处追杀。他想要阻止他们,却被道友斥责他不分是非,助纣为虐。

 

叶秋从噩梦中惊醒时,天色已经亮了大半。他翻了个身,感觉自己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立时一惊。

他偏过头一看,一只雪白的狐狸正躺在他的身边,长长的尾巴像被子一样盖在它的身上,柔软而蓬松。

“……哥?”叶秋惊魂未定地开口,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狐狸稍稍睁开了黝黑的双眸,懒懒地瞥了他一眼,随后继续返回了梦乡。

难道我哥竟然是一只狐妖?

叶秋如是想着,联系起自己爹娘曾经说过的话,就感觉一切都得以解释清楚了——

叶修不是他的亲生兄弟,却能够和他长得如此相像,应该是狐妖的能力使然。或许他就是因为昨夜接触了道术,才首次显出原形的。

可是,叶修好像也对自己的身份并不知情……而且他不仅不害怕道士的术法,还可以顺利驾驭它们。

如果叶修真的是妖,那一定是道行非常高深的狐妖。昨夜那纯粹的金光,也足以证明他的心中没有邪念,绝不可能是以害人为乐的妖怪。

叶秋的师父曾说,妖魔鬼怪也有善恶之分,与人无异。身为修道之人,理应分清善恶,不可滥杀生灵。幸而如此,叶秋并没有对眼前的狐妖感到憎恶,只是有些后怕。

万一其他的道士发现了哥哥的身份,那可如何是好?他会不会像那些兴风作浪的妖怪一样,被道士们收服?

叶秋忐忑不安地想了许久,等他回过神来,榻上的白狐已然变回了那名身形修长的青年男子。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起身道:“早啊,叶秋。”

“哥,你变回来了?”叶秋一脸震惊,“刚才我看你的时候,你还是一只白色的狐狸呢!”

叶修怔了一怔,随后乐道:“叶秋,你是不是昨夜没睡好啊?净说胡话。”

“我没有。”叶秋急了,从柜子里翻出师父留给自己的照妖镜,递到叶修面前。“你若是不信,可以照照这面镜子。”

 

叶修半信半疑地接过照妖镜看了一眼,察觉镜中的自己的确有所变化——他的头上长出了两只白色的毛绒耳朵,双眼也变得略为狭长,眸中流露着些许狡黠的神色。

他再往下照去,马上发现了更了不得的事情。一团松软的狐尾正轻轻在他身后摆动着,光滑柔顺的白毛看起来触感不错。

叶秋见状也有些好奇,不由伸出手摸了一把,却看到叶修像是怕痒似的瑟缩了一下。他毫不客气地拍开了叶秋的手,将照妖镜还给对方。“这下真是玄乎了,我怎么就变成狐妖了呢?该不会是你师父的法宝出问题了吧。”

“哥,也许你本来就是狐妖,只是你被爹娘捡回来的时候还小,所以不知情。”叶秋猜测道。

叶修其实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叶家父母的亲生孩子,但他也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的。他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又提了几个问题:“既然我是狐妖,为什么还能使用道术?清虚宫离我们家这么近,难道那些道士都没有发现我的身份?还有……”

他犹豫了一阵,认真地问道:“你是道士,能接受我这样的哥哥么?”

“我想,只要心存善念就能使用道术,这应该与种族无关。”叶秋一一解释道,“他们没有发现你,可能是因为你的道行太过高深,或者是他们只杀作恶多端的妖怪。”

说到最后,叶秋的眸色沉了沉。他慢慢抚摸着叶修头上的白色狐耳,似是想要安抚对方。“就算你是狐妖,也还是我哥。我可不是那种迂腐刻板的道士。”

“要是有一天,迂腐刻板的道士找上门来,那我只好浪迹天涯了。”叶修开玩笑道,“到时候爹娘就拜托你照顾了。”

“不会有这种事。”叶秋神色郑重,他可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哥,我会保护你的。”

叶秋说罢,又加上了一句:“这事先不要告诉爹娘。因为你是在入睡时显形的,所以以后必须跟我一起睡,否则被发现就不好了。”

“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哥陪你睡……”叶修无奈地叹了一声,对上叶秋坚持的眼神,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好了好了,随你罢。”

“那就这么定了。” 叶秋眼中的笑意逐渐化开,像是一汪荡漾的春水。

 

(完)

评论 ( 3 )
热度 ( 60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