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十章(策轩)

终于写到了表白~

 

李迅见状嘿嘿一笑,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调侃道:“看来,我们虚空很快就要迎来一桩喜事了。不如我们来打赌,看策哥什么时候能成功?”

不待其他人回答,脸色微红的李轩就侧过头,朝李迅投去了略带警告意味的目光。吴羽策对此一副毫无所觉的模样,只是环着李轩腰身的手臂稍稍紧了一些,嘴角的弧度也更明显了。

“这鬼天气真热啊。”李迅也不想拂了自家首领的面子,就及时地岔开了话题:“下次的武林大会可千万不能再选在楚庭了,不然还没上台比武就得倒下几个,还全是中暑的。”

“我还是觉得临安一带的天气比较舒服。”葛兆蓝道,“幸好我们这次出门带了水囊。”

他们将马拴在了树上,随后坐在树荫下的一片草地乘凉。李轩喝了点水,又听着大家聊了会天,渐渐感觉不那么难受了。这时,一股清凉的风轻柔地从他的身边吹过,带来山涧流泉般的凉意——


“凉快么?”吴羽策手中握着唐礼升的折扇,正一下一下地给李轩扇着风。被借走了扇子的唐礼升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的方向,虽不言语,眼神中却透着暧昧的笑意。

“嗯,我没事了,你不用这样……”李轩此时满脑子尽是吴羽策在那个清晨的亲吻,思绪也变得有点纷乱。“扇久了容易手酸。”

吴羽策放缓了摇扇的速度,淡笑道:“我们离楚庭不远了,估计今天傍晚就能赶到。距离武林大会还有三日,到时候找家客栈好好休息。”

尽管吴羽策知道,李轩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心意,但他认为眼下并不是最好的告白时机。至少,要找一个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地方,比如说客栈的双人房。

“有人往这边来了。”盖才捷眺望着远方的几道人影,眯起了双眼。“似乎是百花的人,他们也来得挺早的。”

“既然来了,那就和他们打个招呼罢。”李轩道,“毕竟我们算是前辈。”

况且,最近百花的情况还是挺引人注目的。不知上任时间不长的于锋和邹远会如何处理这一系列的突发状况?

 

“那边的林子里好像有人。”正在骑马前行的邹远蓦地探上了腰间的暗器囊,继而又放松下来。“没事,是虚空。”

于锋往前方看了一眼,回头对其他人道:“要不我们也停下来歇歇,等会再和他们一起上路,总归安全些。”

虽说于锋喜欢迎难而上,不会被那些无妄之灾带来的压力击垮,但出门在外最好还是小心为上。一行人商议完毕,很快便朝着树林的方向继续前行了。

“李轩前辈,你们来得真早啊。”百花门的医者莫楚辰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待会要不要一起走?”

“好啊,反正也快到楚庭了。”李轩侧了侧身,给他们让出一片阴凉的空地。百花与虚空的实力不相上下,他们有时也算是竞争关系,不过私下倒是相处得不错,不至于像某些江湖势力之间一般,充满了勾心斗角的算计。

“你们最近还好么?”李迅半是关心半是好奇地问了一句。虚空作为情报组织,对百花遭遇的种种状况自然甚是了解,只是不方便插手而已。


“不怎么样。”邹远恹恹地回道,“对方做事不留痕迹,暂时还查不出来是谁的手笔。而且当务之急,是应对呼啸的怒火。”

李轩恢复了精神,接话道:“准确来说,应该是唐昊的怒火……对了,还有赵禹哲。其实呼啸不傻,冷静下来后,他们大约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但无论如何,这公道肯定是要讨回来的,否则可能会遭人耻笑。”

“我也是这么想的。”于锋笑道,“所以不必太过紧张,还是留着精力对付隐在暗处的敌人罢。”

在树林中休息了一刻钟,两队人马再度启程。或许是因为他们人数众多,看起来又不是好惹的主,一路上倒也没遇见不长眼的劫道之人,顺利抵达了楚庭。

百花门下榻的客栈与虚空不同,于是两伙人就此分别,约定在三日以后再会。正当李轩等人背着行囊准备上楼时,无意间听见了几人的闲聊——

“据说那雷霆堡的肖时钦,也在这家客栈下榻呢。”“肖时钦可是最有名的机关师,不知能否一睹尊容?”

看来都是熟人啊。李轩和吴羽策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隐隐笑意。

 

由于路途遥远,接连几日的赶路难免令人身心疲惫,虚空众人便早早地用过了晚膳,沐浴更衣,熄灯就寝。

按照惯例,吴羽策和李轩依旧住在同一间房。在分配房间时,李轩本来是有些犹豫的,可是察觉到吴羽策一派坦荡磊落的气概,他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便不再介意此事。

但是当他真正躺在床榻上,望着窗外漫天的星辰时,李轩却有点睡不着了。他翻了个身,对身旁的吴羽策道:“羽策,你还没睡吧?”

“没有。”吴羽策张开了眼,一双清冽的眸子在黑暗中显得尤为锋利,如同那把出鞘的红莲。

夜色总是神秘的,它慷慨地给予夜行者安全感,同时也会勾起人心中埋藏最深的渴望——正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便是如此。

李轩回忆起白日里灼热的艳阳,再对比夜间温柔的月华,心道:还是黑夜更适合我们这样的组织行动啊……

“我还是比较喜欢黑夜,你觉得呢?”李轩随口问了一句。在旁人听来,他的话语固然是莫名其妙的,因为别人并不知他心中所想之事。

然而吴羽策不是旁人,他懂得李轩的心思,而他自己也是这般认为的。只不过,眼下的环境造就了一个绝妙的机会,吴羽策想利用它完成一些更重要的事。

借着淡淡的月光,李轩看见吴羽策的神情突然变得无比认真,还往他这边靠近了一点,顿时一怔。他甚至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以致引来吴羽策如此反常的举动。

吴羽策的脸庞近在咫尺,眸中带笑,素来正气凛然的眉宇间平添了一分柔情。此刻的吴羽策,更像一位侠骨柔情的青年剑客,而不是外界传言中那淡漠寡言的鬼刻。

疑惑间,李轩就听见了吴羽策低沉的嗓音,犹如一块小石投入清冷的潭水中,发出阵阵空灵的回响——

“我想,我还是比较喜欢你。”

评论 ( 17 )
热度 ( 49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