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当叶修穿成索克萨尔 14(ALL叶)

一写高潮就爆字数……下章完结~

 

听见叶修和大漠孤烟他们的交谈,沿路找来的索克萨尔顿时产生了一种危机感。他没有现身,只是藏身于阴影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索克萨尔意识到,大漠孤烟正在试探性地帮韩文清向叶修表白。不过他的话语比较隐晦,叶修又不怎么关注这方面的事情,便没有听出弦外之音。

看来自己也需要帮主人做一点事了……索克萨尔如是想着,借用苏沐橙的手机给喻文州发了一条短信。

“主人,叶修还不知道你对他的感情吧?我帮你试探一下怎么样?”

收到索克萨尔的短信时,喻文州已经准备熄灯就寝了。他寻思良久,回道:“我不打算强求,还是随缘吧。你想试探的话也行,但不要太直白。”

短信发出去后,喻文州本想立刻关机,犹豫片刻又追加了一句:“早点睡吧,晚安。”

这不仅是对叶修身体健康的关心,也是他作为主人对索克萨尔表达的关切之情。

“主人,晚安。”索克萨尔那边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还是给喻文州回了一条信息。可惜喻文州已经关掉了手机,于是错过了这句问候。

索克萨尔知道,天亮以后账号卡们便要跟着主人一起训练,那时叶修的身边就只剩下了君莫笑,或许还有秋木苏。如果想要试探叶修的态度,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

夜晚的时光在不知不觉间流逝,东方逐渐亮起了温暖的晨辉。索克萨尔看着其他游戏角色都陆续回到了各自的战队训练,又耐心地等待了一会,才去暗黑殿堂找叶修。

 

“叶修,早上好。”索克萨尔跟叶修打招呼,“距离我上次使用禁术已经过去了9天……明天下午你就能回到现实世界了。”

“是吗?时间过得还真快啊。”叶修轻轻叹了一声,感觉有些舍不得。虽然他以后还能在半夜开小号来找君莫笑他们玩,但毕竟隔了一道数据墙,跟现在这种面对面接触的体验大不相同。

此刻,君莫笑正坐在殿堂中央捣鼓着千机伞,不时朝他们这边张望。索克萨尔见他没有过来打断的意思,便压低了声音对叶修道:“呃……叶修,你觉得我们战队怎么样?”

“蓝雨啊,挺好。”叶修悠悠点燃了昨天找到的一根烟斗,眉眼间尽是久旱逢甘霖的笑意。“不过,兴欣战队会变得更加出色。”

索克萨尔顿了顿,又问道:“那,你觉得我主人怎么样?”

“文州是个好队长。”叶修不假思索地答道,“尽管他手残,但这并不是重点。”

对感情方面一窍不通的索克萨尔这下犯了难。喻文州之前说过不能太直白,可叶修这偏题的能力实在太出众了,这样问下去不知道会扯上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嗯……那么,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我的主人吧?”索克萨尔再三斟酌,最终选择了一个看上去不明显的角度来切入主题。

叶修点了点头。“是啊,文州每年都会入选全明星。话说,你问这些干什么?他是你的主人,你肯定比我更清楚才对。”

索克萨尔一时被叶修问住了,支支吾吾地答不上话来。叶修打量着他不自在的神色,心头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其实你是喜欢文州的吧?你知道他有很多粉丝,所以担心他会被抢走?”

“不不不——”索克萨尔连忙否认,然而叶修认为那只是害羞的表现。他笑着拍了拍索克萨尔的肩,鼓励道:“有喜欢的人就要勇敢地去争取啊。至少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你永远都是无可替代的那一个。”

这下真是越描越黑了。索克萨尔听着君莫笑早已压抑不住的笑声,懊恼地捶了一下键盘。

 

对于叶修即将离开荣耀世界的事,各大战队的账号卡们都表示了不舍,大家打算在最后一天的凌晨为他举办一个欢送会。聚会的地点定在了空积城的一家餐馆,那是叶修与兴欣战队的账号卡经常聚餐的地方。

沐雨橙风等人提前布置了一番,说是要给叶修一个惊喜。收到他们的千里传音之后,君莫笑和索克萨尔准备陪同叶修一起前往餐馆。

“索克萨尔,你是不是有话要说?”叶修注意到了索克萨尔的心不在焉,“你看起来心事重重。”

“其实也没什么。”索克萨尔沉默了许久,道:“叶修,我很羡慕你。”

在君莫笑的印象中,索克萨尔并不是一个容易接近的人。他跟蓝雨战队的夜雨声烦、流云等人关系都比较亲密,但唯独这位队长给他的感觉有点孤僻,让人猜不透。

他有时很冷静,有时又很疯狂。他会想到很多一般的账号卡不会考虑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对他来说更像是自寻烦恼。

“羡慕我?为什么?”叶修走路的速度稍稍慢了下来,大有与索克萨尔好好谈心的打算。“难道是因为我拿的总冠军最多吗?”

“不。”索克萨尔被他的话逗笑了,眼中却掩着一丝寂寥的神色。“你在现实世界有很好的伙伴,而且因为散人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君莫笑至少在几年之内都不会离开你。”

“我的第一个主人是魏琛,我最初时并不是很喜欢他。”索克萨尔回忆道,“以前我不知道职业选手的年龄限制,还以为我会跟着他一辈子……等到我发现了他身上的优点,开始喜欢这个主人的时候,他却把我交给了方世镜。”

叶修和君莫笑都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听着索克萨尔的倾诉,或者说是宣泄。叶修的目光很温暖,索克萨尔在他的眼里看不到任何怜悯的情绪,这让他感觉好受了很多。

“现在,我的主人是喻文州,但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索克萨尔说着,苦笑起来。“反正再过个两三年,他依然会离开我,与其到时候痛苦不堪,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投入太多感情。”

“我跟队友的关系很好,那又怎样呢?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可能会被迫转会……再次在比赛场上相遇时,我们就不再是队友。再火爆的网络游戏,也迟早会面临关服的那一天。到时候,我们又该何去何从?就这样湮灭在无形的数据当中吗?”

 

“索克萨尔……”叶修听完索克萨尔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比起荣耀世界的角色来说,人类的许多东西确实更加稳定持久,比如寿命,再比如感情。“你说得的确很有道理,不过我更建议你换个角度看待问题,太过悲观并不是好事。”

“主人小心!”君莫笑察觉到了周围的异常,猛地撑开了千机伞,警惕地守在了叶修身侧。

一名隐匿在暗处的刺客蓦然现身,握着手中的双刀正要对叶修发动舍命一击,却落入了一道诡异的黑光之中——

术士的技能,黑暗之爪。

“这点伎俩就别拿出来卖弄了。”叶修不慌不忙地对他施放了一记鬼影缠身,笑道:“哥玩荣耀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索克萨尔你少得意!”被叶修嘲讽得恼羞成怒的刺客不甘地挣扎着,“我们这次带了足够的人,你别想再逃!”

哦,原来是上一次的人马。叶修和君莫笑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朝主城的方向退去。他们这回要面临的对手少说也有五十个,硬拼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君莫笑马上用密语给沐雨橙风等人传达了消息,他们正在全速朝这边赶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到达。

“轰!轰!轰!”对面的枪炮师火力全开,对着三人一通狂轰滥炸。君莫笑想要应付这些攻击完全是游刃有余的,叶修也不算费劲,但索克萨尔就觉得有些吃力了。

在激烈的战斗中,他紧张得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完全只能靠着叶修身体的本能来判断下一步的应对方法。再加上他用的是小号,装备和等级都处于劣势,在满级对手的打压之下实在很难发挥出原本的实力。

索克萨尔稍不留神,就被对面的剑客捕捉到了攻击的空当。对方借着剑影步逼近了索克萨尔,出手就是一记流星式——

 

“唔……”一声闷哼在索克萨尔耳边响起,他回过神来,难以置信地看向了那个替自己挡下攻击的人。“叶修!”

承载着黑暗的冥河摆渡人啊,请你放下船篙,静静等待死亡之门的开启——

一扇散发着亡灵气息的大门出现在那名剑客身后,无数可怖的黑色触手从中伸出,将附近的敌人都抓进了门内。

成功吟唱完死亡之门的叶修舒了口气,捂着肩上隐隐作痛的伤处,欣然道:“幸好没被打断。”

“主人,你怎么能……”君莫笑完全没有料到叶修会贸然接下剑客的攻击,心疼地责备道:“这样太危险了!”

碍于死亡之门的威胁,前来围堵他们的人暂时不敢上前,只好无可奈何地等着死亡之门的效果消失。这正好称了叶修的心意,方便他们拖延更多的时间。

索克萨尔的等级太低,装备又差,被那剑客一击得手之后,很可能就会扛不住接下来的攻击,被送回复活点。叶修想,与其只剩下他和君莫笑两人,还不如上前替索克萨尔挡几下,反正豪门战队的账号没这么容易被杀死。

索克萨尔看着拦在自己前方的叶修,突然一阵恍惚——在比赛场上,夜雨声烦也曾经这样护在他的身前,为他挡下神枪手的子弹,像个披甲持盾的骑士。

“我没事。”叶修犹自带着血迹的嘴角微微勾起,“索克萨尔,看见我这样,你是不是想起了自己的队友?比起主人来说,他们才是能够陪你走到最后的人。就算角色转会,游戏关服,那又如何?也曾并肩作战,也曾短兵相接,最后互相陪伴着走向毁灭,难道不是这世间最永恒的感情吗?”

“你不需要羡慕我。因为你所拥有的,其实并不比我少。”

一道耀眼的光柱横扫而下,索克萨尔下意识地操作着游戏人物闪避,却听见了叶修的笑声:“不用担心,是他们来了。”

因为是沐雨橙风的炮火声,所以叶修甚至不需要回头去看,就能根据对方行动的声音分辨出来。

索克萨尔感觉有凉凉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带着甘甜而苦涩的味道。

这就是……人的眼泪吗?

评论 ( 19 )
热度 ( 12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