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九章(策轩)

清晨的日晖映入窗格,照进了静谧的小屋。吴羽策不一会便睁开了眼,披上衣衫起身洗漱束发,走到后院练剑。

或许是最近事务繁忙的缘故,李轩今天睡得格外地沉。练完剑的吴羽策从他房前经过时,他也没有因此被惊醒。

吴羽策透过木窗的间隙看去,发现了一团白色的身影——那不是昨夜来到虚空的白猫么?他记得自己明明将猫交给了杨昊轩,它怎么又跑到李轩房里去了?

阿雪轻轻跃上了李轩的床榻,一步步挪到枕边。睡意朦胧的李轩撑开眼看了看,见是阿雪,便又合上了眼。

“喵~”阿雪的声音很细,像是柔软的棉花,在太阳底下晒得暖洋洋的。它钻进了李轩的被窝里,舒服地打了个盹。

“唔……”李轩无意识地低吟一声,伸手抱住了窝在他身侧的白猫。温暖的日光洒落在他墨色的长发上,泛着点点细碎的光。


吴羽策觉得,这样的李轩看上去很温柔。如果能和他在一起,退隐以后的日子想必也是像这般闲适惬意的吧。

他无声地推开了李轩的房门,走到榻前,细细端详着眼前这一幅美好的场景。有那么一瞬间,吴羽策甚至希望自己是那只与李轩同榻而眠的白猫。

李轩能感觉到有人正在接近他,但那熟悉的气息很快就令他放下了戒心。这里是虚空的本部,走进屋内的人是吴羽策,他并不需要提防些什么。

“你继续休息罢,我只是进来拿点东西。”吴羽策温声道。李轩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李轩的呼吸声逐渐放缓,吴羽策才离开了他的房间。临走之前,他稍稍俯下身,在李轩浅色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

温软的触感,像是一盏清香的热茶,暖人心脾,余香缭绕。

待吴羽策关上房门后,李轩缓缓张开了双眸。他用指尖触碰着方才被吴羽策吻过的唇,眼神中带了一点迷惘。

 

“你们有没有感觉轩哥最近很不对劲?”李迅悄声对盖才捷等人道,“自从阿雪来了以后,他经常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昊轩想了一阵,猜测道:“会不会是跟下个月的武林大会有关?”

“我看不大可能。”唐礼升摆了摆手,“武林大会的请帖早就送过来了,之前我们也一起商量过对策,没必要过于担心。”

盖才捷忆起李轩近日的举动,道:“我记得,轩哥出神的时候好像总是在看着策哥。”

“小盖说得是。”李迅以手托腮,开始了漫无边际的想象:“既然轩哥是从阿雪来了以后才开始变得不对劲的,而且还牵涉到了策哥,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阿雪其实不是真正的猫,而是一只猫妖。它使用了某种咒术,令轩哥突然爱上了策哥,于是他就陷入了相思之中……”

唐礼升没好气地拿着折扇在李迅脑袋上拍了一下。“你想得太多了。轩哥有鬼眼,若真是猫妖他还会看不出来?”

“是啊,而且轩哥跟策哥都认识那么久了,要是喜欢的话早就……”葛兆蓝瞥见吴羽策正朝着这边走来,立刻示意他们噤声。

吴羽策似乎没听见他们的交谈,只是简单交待了武林大会的一些事宜。“你们早点收拾好行装,过几天就要启程了。”

“好的。”李迅应了一句,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策哥,你知不知道轩哥最近发生什么事了?”

吴羽策眸色一凝,随后摇首道:“我也不清楚,他不愿讲。”

起初时他以为李轩这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是因为身体不适,后来发觉他能吃能睡,也照常练武、处理事务,便知道对方是有心事。

思来想去,吴羽策也只能想到是那天清晨的时候出了岔子。他不知是应该后悔自己的冲动,还是庆幸自己迈出了这一步。

僵持的背后,究竟是死局,还是生机,还未曾得知。他目前需要做的,便是等待时机。

 

本次的武林大会将在楚庭举办,是蓝雨楼的主场。虚空的总部离楚庭千里迢迢,因而他们必须提前多日动身,以免耽误时辰。尽管已经入秋,但午后的骄阳依然猛烈,容易晒得人头晕目眩。

顶着烈日赶路的滋味真不好受……李轩骑着一匹白马走在队首,感觉身上的衣衫都快被汗水浸透了。他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回头道:“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歇一会?”

“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家客栈都没有。”李迅抱怨道,“早知道就坐马车好了。”

“马车太慢了。”吴羽策道,“赶路还是需要快马,回来的时候再坐马车罢。”

李轩刚想接话,却突然感觉眼前的场景摇晃了一下,下意识地勒住了手中的马缰。白马发出了一声嘶鸣,便停在原地不动了。

“怎么了?”吴羽策警觉道,“有敌袭?”

“不是。”李轩抹了眼睛一把,“刚才忽然有点晕,现在没事了。”


吴羽策见他脸色发红,便过去探了探他的前额,察觉烫手。他皱了皱眉,微愠道:“你再赶路,万一中暑了怎么办?先到对面的林子里休息。”

“嗯。”李轩也没再打算逞能,正准备调转马头,却看到吴羽策下了马,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羽策?”

吴羽策面不改色地踏上了李轩身下的马镫,借力一跃,便坐在了对方身后。他一手握住了缰绳,一手虚虚地环着李轩的腰,淡淡道:“我怕你会摔下去。”

李轩猛然想起几天前吴羽策的那个吻,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他犹豫了片刻,问道:“那,你的马怎么办?”

“这个不用费心。”吴羽策说着,朝自己骑乘的黑马吹了一声口哨。黑马闻声奔来,忠诚地跟在了吴羽策身后,仿佛对他们同乘一马的情景颇感兴趣。

李轩无话可说了,只能任由吴羽策坐在他身后,两人一同前往远处的小树林。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耳根隐隐泛起了粉色。

“我收回前几天对你说过的话。”唐礼升对李迅道,“现在看来,你当时的猜测并不是全无道理啊……”

评论 ( 9 )
热度 ( 46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