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七章(策轩)

说话间,隔壁桌的两人也吃得差不多了,于是准备结账离开。小二将几枚铜板找给了付账的李迅,然后开始清点隔壁桌的酒菜钱。

“李迅,你待会出去跟着那名散布谣言的白衣男子,看他到底有什么目的。”李轩悄声对身旁的人嘱咐道。

作为虚空的首席刺客,李迅的轻功在江湖上也是名列前茅的。除了自家首领李轩、烟雨阁的李华和三零一的杨聪之外,鲜少有人能与他匹敌。

“那就交给我了。”李迅笑着应下,不引人注目地跟着前面那两人走出了酒楼,还不时借着路上的店铺遮掩自身,以免被发现。

“谁说生性开朗之人不适合当刺客?”李轩远远望着对方矫健的身影,道:“我可从未见过像他这般机灵的刺客。”

吴羽策饮尽了杯中的最后一点茶水,起身与李轩一同离去。“李迅也有他的优势。若论探听情报,谁能比得上他?连目标都寻不到,谈何刺杀?”

不多时,有所收获的李迅便匆匆归来。他在云起楼对面的一家字画店找到了其他人,低声道:“那人到驿站借了一匹快马,往临安的方向去了。”

“临安?”李轩若有所悟,“他们应该是被某个势力派到各地散布这些消息的,为的就是将众人集结到临安。”


如此明显的圈套,他们自是不会踏入。不过,世上从来不乏贪心之人……不知这次又会有多少人冒着被算计的风险赶往临安?

“不如我们也去凑凑热闹?”李迅终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我们不必参与争夺,只须易容前去,充当旁观者。这样既能拿到第一手情报,又不会中计。”

唐礼升摇了摇手中折扇,听见李迅此言,双眸微微眯起。“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应该让谁去呢?”

未待李迅自动请缨,吴羽策便粉碎了他的希望:“我和李轩去罢,你们负责留守虚空本部,有事传信即可。”

李轩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对盖才捷道:“才捷,我们外出的这些日子,虚空的事务就暂时交给你处理了。”

“尽管放心。”盖才捷对此并无怨言,而且他知道李轩的用意何在。

作为虚空的下一任首领,提前熟悉这些事务是很有必要的。他日李轩、吴羽策和李迅皆退隐江湖,虚空便该由他接手了。

 

秋日的临安,虽无盛夏时分的红荷莲叶,亦可观赏白堤上的平湖秋月。近日来临安聚集了不少外来人氏,却不是为了赏月,而是对传言中的神兵利器虎视眈眈。

这座古城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流汹涌,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便能泛起滔天巨浪。

“羽策,你还认得出我么?”李轩稍稍掀开了戴在头上的黑色斗笠,露出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原本俊逸的五官被逼真的人皮面具所覆,唯独留下一双清澈的眸子,浅浅地映出吴羽策易容后的模样。

“当然认得出。”吴羽策失笑。他想,不论李轩伪装成什么模样,他都能凭借双眼和身形判断出来。毕竟,这是他喜欢了很久的人啊。

“不过,大概也只有我能够辨认了。”看见李轩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吴羽策又补充道。他知道李轩为了准备这两份人皮面具花了许多心思,他不想让对方失望。

听了吴羽策的话,李轩忽然抬起了头,认真凝视着他的眉眼。吴羽策心下疑惑,不免有些紧张,面上却是不慌不忙,任由李轩打量。待他收回视线,才问道:“怎么了?”

“你说得不错。”李轩勾起了嘴角,“若是细看,我也能很快辨认出你的模样。但要是换了别人,可就难说了。”

吴羽策悦然一笑,自然地伸手替李轩拨去了落到肩上的一片枯叶。他知道自己对于李轩而言是特别的,他在李轩心中的地位以后也很难被其他人取代。虽然两人目前的关系还不是他想要的,但这样下去也仅仅只是时日的问题而已。


“城东传来消息,说是有一伙人发现了秘宝,结果因为贪婪而大打出手……两人被杀,余下几人正带着秘宝逃离。”李轩从马夫口中得知了不久之前发生的事,回头问吴羽策:“你信是不信?”

“恐怕是他们演的一场好戏。”吴羽策嗤笑,“意图挑拨人心,趁机削减其他门派的实力。”

“不尽然。”李轩凝神道,“光明正大前来临安的,都是些无名之辈。而其他人,也许都和我们一样——”

说着,他将目光投向了街角一名长相毫不起眼的男子。他觉得对方看上去似乎有点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曾经在何处见过此人。

 

一场秋雨一场寒,此话不假。两人出行之时都没料到临安会突然下起大雨,也就没带伞出门,被淋了个措手不及。

众人纷纷躲进附近的客栈或是茶馆避雨,见外头雨势滂沱,估计一时半会是走不得了。李轩和吴羽策便要了一间上房,上楼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浴,换下身上被打湿的衣衫。

“这是怎么了?”吴羽策从浴房中出来,听见楼下骚乱之声,便意识到可能是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有人中了毒。”李轩倚在楼上观望,回头对吴羽策道:“也多亏我们方才不在场。要是与他们接触过,怕是会被当成凶手。”

吴羽策与李轩商议了一阵,决定到围观的人群中打探打探。李轩找到了一名青衣书生,抱拳道:“请问这位先生可否告知在下,客栈究竟发生了何事?”

“大夫说,那江湖人被下了‘阎罗香’的毒。”书生用一把折扇指了指被围在大堂中间的侠客,“众所周知,阎罗香可是百花的独门秘药。”


又是百花?

李轩不由想起上回烟雨阁之事,乍看之下似乎也是百花弟子所为。但百花的新任门主于锋并非软弱无能之辈,怎会放任门下弟子做出这种事?

即便再有野心,也不可能在自身实力尚未稳定之前就对其他门派出手,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的同辈好友。

“看来百花是他们的首要栽赃目标。”吴羽策低声道,“就是不知,这把火能否烧得起来。”

大夫找了一些侠士帮忙搬动病人,将他送去微草解毒。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那名江湖人左臂上淡淡的刺青——那是呼啸崖特有的标志。

“完了。”李轩发出一声叹息,“他们还真会挑对象……就唐昊那火爆的脾气,万一消息传出去肯定不得了。”

“摊上这种事,百花很难撇清关系。”吴羽策道,“毕竟是独门秘药。”

“这下可要人人自危了。”李轩心念一转,忽然又道:“刚才接近那人的只有被请来的大夫对吧?我们怎能只凭大夫的一面之词,就断定他中的是阎罗香?说不定是其他毒药呢?”

吴羽策见客栈中的许多人都开始往外走了,便拉着李轩跟了上去。“去微草看看就知道了,王杰希总不可能被他们买通。”

评论 ( 11 )
热度 ( 3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