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五章(策轩)

———这是画风崩坏的植物大战僵尸小剧场———

具体设定请看这里

 

李轩:向日葵(为队友提供信心和力量的队长,擅长辅助团队,但攻击力较弱)

吴羽策:高坚果(性格坚忍,作风强硬的副队长,耐力很强,在战队遇到危险时会果断挺身而出)

李迅:窝瓜(喜欢舍命一击的快感,带走对手的同时往往也会牺牲自己)

 

高坚果吴羽策有事要暂时离开,他叮嘱窝瓜李迅要保护好向日葵李轩,别让他被僵尸吃了。李迅满口答应,尽职地守在了李轩身前。

过了不久,开始有僵尸靠近他们的土地。李迅看了看身后的李轩,又看了看逼近的僵尸,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冒险因子,用了舍命一击。然后……

一大波僵尸正在接近!

李轩:……

李迅(冷却中):卧槽快住手啊!不要吃我们队长QAQ完了副队会打死我的T-T

——————————————————————

 

就在那些行尸从土中钻出之时,李轩敏锐地察觉到了周遭的灵力流动。他的目光迅速扫过为数不多的行尸和乱葬岗附近的古藤树,立时作出了判断。

“行尸的身上没有魂魄。”李轩那双被称为“鬼眼”的眸子里闪动着神秘莫测的幽蓝,“古藤树中的灵力已经尽数转到了行尸身上。”

吴羽策紧握着手中的剑,与李轩背靠而立。“现下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消灭眼前的行尸再去寻找烟雨阁需要的草药,二是直接闯入其中,找到草药后即刻撤离此地。”

依照虚空一贯的行事手段,自然是选第一种最为稳妥。但若是敌我实力悬殊,便只能尽快撤退,以免造成伤亡。

李轩思及此处,对盖才捷道:“才捷,你且去试探一下行尸的实力。”

盖才捷点了点头,抬手将一张黄符掷向半空,吟道:“火咒!”

几缕鲜红的火焰毫无预兆地从靠近他们的行尸身上燃起,愈烧愈旺。行尸似是毫无所觉一般,动作僵硬地继续前行着,还不曾碰到吴羽策的剑尖,便被烧成了灰烬。

借助“鬼眼”,李轩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些存于行尸中的灵力化作一抹白光,消失在天际。

“看来他们比我想象中的要弱。”李轩的心情略微放松下来,“那就先将这些行尸消灭罢,途中要是感觉不妥,便不可再恋战。”

“嗯。”吴羽策一剑砍倒了想要攻击他们的行尸,发觉它们还会再站起来,便干脆斩断了行尸的双腿。

它们早已死去多时,即使腿脚被斩断也不会流出鲜血,只会发出阵阵“喀啦”的脆响。好在李轩、吴羽策和盖才捷都不是胆小之人,否则恐怕会被吓昏过去。

古藤林中不时划过火焰和紫雷的光亮,伴随着刀剑挥舞的熠熠银光,与这片幽静的夜显得格格不入。大约过了一刻钟,林中的行尸终于全数倒下,一直与之作战的三人也松了口气。

 

“我看到月灵草了。”李轩走近了残破的墓碑,很快就凭借过人的目力找到了烟雨阁委托他们寻找的药物。

这株碧绿的草药生长在墓碑与古藤树的夹缝间,若不细看还真的难以察觉。

李轩谨慎地确认附近没有危险之后,才过去采起了那株月灵草。正当他准备站起身时,几根纤细的银针骤然从古藤树上射出,袭向了李轩的后背——

“轩哥小心!”盖才捷只来得及出言提醒,手上的反应却是慢了一瞬。在盖才捷喊出声的同时,吴羽策的身影已经如风而至,将李轩扑倒在地。

“唔……羽策?”李轩莫名被吴羽策压在了身下,听见盖才捷的声音后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触发了某种机关。“你没事吧?”

“没事。”吴羽策示意李轩看看插在旁边草地上的几根淬毒银针,道:“这个机关非常隐秘,是在你采完月灵草后才发动的。”

“是我太大意了。”李轩歉然道,“我没料到机关会藏在树上。”

许是因为没有回过神来,吴羽策还保持着压在李轩身上的姿势不曾改变。他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李轩的颈间,令他没来由地一阵紧张。

两人的距离从未如此接近,近到吴羽策只需要稍稍低头便能亲上李轩的唇。

“呃,羽策你可以起来了么?”李轩瞥见了默默站在一旁的盖才捷,赧然道:“才捷还在等我们……”

“抱歉,我刚刚出神了。”吴羽策微微笑了笑,支撑着站起身来,随后又伸出手将李轩从地上拉起。“你没受伤就好。”

李轩平复了一下紊乱的心绪,笑道:“多亏你救了我。事不宜迟,既然找到了月灵草,那就快去把它交给云秀罢。”

盖才捷一脸淡然地跟在了李轩和吴羽策身后,心中想的却是:我以后再也不想跟策哥和轩哥一起出任务了……

 

烟雨阁地处江南,每逢梅雨时节,这座精致典雅的楼阁便终日为霏霏烟雨笼罩,如梦如画,故得名“烟雨阁”。

可惜此时正值深秋,他们此行多半是看不到烟雨阁的传世美景了。

“这是你们阁主要的东西。”李轩将包裹中的月灵草交给了一名烟雨阁弟子,“月灵草不可见光,切记妥善保存。”

“多谢几位相助。”那名弟子接过了月灵草,欣然道:“这下副阁主可算是有救了。”

“副阁主?”吴羽策讶异地扬起了眉,“李华身手了得,怎会中此剧毒?”

“此事说来话长,还请阁下稍待片刻,我先将草药送与阁主。”烟雨阁弟子说罢,将他们请进了阁楼,吩咐侍女招待贵客。

李轩坐在吴羽策和盖才捷中间,心不在焉地品着一杯刚沏好的清茶,脑海中闪过千百种念头,随即逐一消散。

“月灵草能解百毒,但须用此物解毒之人却是少之又少。”盖才捷沉思道,“世间善用毒者,非百花与微草莫属。”

李轩浅浅抿了一口茶水,开口道:“两者相较之下,百花善用毒,而微草更善解毒。既然如此,烟雨阁应去求助微草才是,何苦大费周章委托我们去古藤林?”

“微草与烟雨阁素来无怨无仇,不可能见死不救。”吴羽策顺着李轩的话道,“由此可知,微草亦对此束手无策。而百花之毒,微草皆可破解,由此可断,此事不是微草或百花所为。”

“那便意味着,江湖中出现了一位用毒的高人,或是新兴势力。”李轩微微颦眉,“不知他们是否会继续下手。”

吴羽策思量了一阵,也颇感棘手。用毒之人最为武林正道所不齿,却亦是最令人畏惧的。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遇上使毒的高手,他还真难以护李轩周全。

评论 ( 15 )
热度 ( 4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