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正雨枫

全职ALL叶/策轩/莫橙/高乔/卢刘
游戏王海暗
三国荀郭/策瑜
阴阳师狗博/晴博/茨酒

夜行歌 第四章(策轩)

“……没什么。”吴羽策冷不防对上了李轩氤氲着雾气的双眸,只觉喉头一紧,连忙别过头去。“我先出去了,有事再叫我。”

“好。”李轩莫名其妙地看着吴羽策迅速退出了浴房,摇了摇头,继续专心洗浴。

羽策方才的神情好像有些奇怪……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

吴羽策关上了浴房的门,阖眼倚在房中的榻上,努力平复着躁动的心绪。他与李轩相处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这样的姿态,不由得被扰乱了心神。

吴羽策最初遇见李轩的那年,他还只是个初涉江湖的武林新秀。而对方仅比他年长一岁,就已经是遐迩闻名的“鬼眼”李轩,轻功一绝,还亲自建立了虚空组织。

记忆中那名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已成长为一代杰出首领,昔日的青涩也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沉淀为一壶醇酒。惟一不变的,只有他眉间那抹坚毅的神采,吸引着身边的人与他一同追随自己执着的信念。

吴羽策早已不记得,他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对李轩产生好感的。对于自己心底若隐若现的情愫,他始终隐藏得很好,没有让任何人察觉。

然而,与李轩相处的日子愈长,他心中的渴望就愈盛,犹如河塘中疯长的水藻,一发不可收拾。

吴羽策听见屋内传来的淅沥水声,知道李轩很快便会换上便服,从满是水雾的浴房中走出。

吴羽策漫不经心地看着手上的古书,眼前仿佛浮现出了这样的画面——李轩用他那双修长笔直的腿缓缓跨出浴桶,踏在湿滑的地面上。他身上披着白色的布巾,只露出胸前线条分明的锁骨……

“羽策,我洗好了。”李轩推开了浴房的门,身上犹自笼着一股水汽。他一边擦着被水打湿的黑发,一边走到吴羽策身前。“等你洗完,我们就该动身了。”

“嗯。”吴羽策自然地伸手拿过了李轩手中的布巾,帮他擦拭着半干的长发。他的指尖无意间触碰到李轩颈后的肌肤,感受到上面的热度,微微一颤,随后又若无其事地移开。

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吴羽策如是想着,眸中掠过一丝暗色。

 

及至子时,他们才离开了客栈,前往洛城郊外的古藤林。

深夜的城郊寂静无比,路上不见行人的踪影,也没有马车疾驶而过的轱辘声。李轩、吴羽策和盖才捷三人步过蜿蜒的小径,踏碎了林间枯黄的落叶,引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云秀要的东西在古藤林东边。”李轩低声道,“羽策你负责殿后,才捷走中间。”

盖才捷的武功是他们当中最弱的,因此李轩特意让他走在自己和吴羽策中间,以免遭遇不测。若是遇上危险,他们两人也能暂时抵挡,为盖才捷争取时机施展咒术。

三人依次走进了城郊的古藤林,小心留意着四周的动静。这片枯死了大半的古藤林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阴森可怕,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

李轩的方向感并不算差,纵使身处黑夜之中,他也很少迷失方向。但这一次,李轩才走了没多久就察觉到了异样——

“我们现在……是正朝着东方走么?”李轩蓦然顿住了脚步,转过头问身后的两人。

吴羽策闻言,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我不确定。今夜无月,难以辨认方向,林中也没有用于辨位的花草。”

“我也不清楚。”盖才捷道,“但我有种一直在某处徘徊的感觉。”

李轩拔出唐刀,在身旁的古藤树上刻下了一道明显的痕迹。他利落地收起刀,对吴羽策和盖才捷道:“我们继续前行罢。究竟迷路与否,待会自有定论。”

他们往前走了一段路,途中仔细打量着周围的古藤树,并未发现李轩方才刻下的刀痕。三人都暗自庆幸,至少他们暂时没有被困在原处。

深入古藤林之后,越来越浓的瘴气成为了阻挡他们前行的难关。远远望去,那些瘴气如同一团团淡红色的烟雾凝结在林中,即便是狂风骤雨亦无法令其消散。

李轩摸了摸怀中的白瓷瓶,估摸着若是盖才捷驱不去这瘴气,他们也能借用辟毒丸的药效抵挡两个时辰。

 

盖才捷从行囊中取出一张黄符,猛地掷向了那片诡秘莫测的瘴气,曼声道:“落雷!”

几道紫雷伴随着盖才捷的话语轰然落下,烧焦了他们身前的几棵古藤树。阵阵尖锐的鸣叫声从林中爆发而出,仿若魂魄之音,令人不寒而栗。

“是古藤树的灵力。”李轩望见从树中逸出的几抹白光,了然道:“这些瘴气,想必也是由它们凝集而成。”

像是应了李轩所说的话一般,原本凝聚不散的瘴气渐渐飘入风中,开始四处流动。盖才捷见状,又抛出一张咒符,握着桃木剑往符身挑去——

“巽来!”清风疾然拂过林间,将徘徊在上空的瘴气尽数吹去,消失无踪。

李轩赞赏地点了点头,对身后的两人道:“我们进去罢。一旦感觉难以招架,记得及时抽身。”

吴羽策回了李轩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然后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走进了林中深处。挂在他腰畔的红莲剑轻轻摆动着,不时碰上吴羽策的右臂,发出细微的声响。

古藤林内有一处乱葬岗,阴气颇重,故而鲜有人至。偶有人前去拜祭,皆被林中诡异之事吓退,古藤林之名也愈发教人忌惮。

“传闻此地有无魂行尸出没,不知是真是假。”李轩轻声道,“还是小心为上。”

“且慢。”吴羽策突然上前几步,拉住了李轩的手腕。“我好像听见了什么。”

李轩怔了一瞬,闭目凝神细听,耳畔只有飒飒的风声。须臾间,远处传来了微不可察的动静,似是泥土翻动的声音。

几百尺外的石碑下,一块松动的土地不住地颤动着,像是有什么将要从里面破土而出。

“注意戒备!”李轩说罢,迅速抽出了腰间的唐刀,挡在他们身前。吴羽策也拔出了武器,随时准备迎战。

一只惨白的手掌霍然从墓碑下伸出,指间染着干涸的血迹。旁边的一棵古藤树枝桠弯曲,形状可怖,像极了濒死之前拼命呼救的人。

评论 ( 13 )
热度 ( 57 )

© 乐正雨枫 | Powered by LOFTER